動植物展
內容連載 頁數 2/3

在日本,不是每個投資者都誤解了珊瑚海和中途島海戰的意義。糧食供給不足,連皇居周圍的鐵欄杆也拆下來煉鋼了。1942年年中,野村家族及野村證券開始認為日本最終可能戰敗。儘管報紙和廣播只報導戰爭的好消息,但野村家族顯然從上流社會的精英聚會裡收到了傳聞。參加中途島與珊瑚海海戰的高階軍官和飛行員都有相熟的藝妓,當他們一去不返時,流言就傳了開來。野村家族感覺矛頭不對,開始逐漸出脫持股,甚至賣空。之後,他們開始買不動產,可能是覺得土地和房地產在戰敗國中是最好的財富保值工具。這些受到保護的資產,讓野村家族在戰後擁有足夠的資金,馬上資助野村證券迅速擴張,成為戰後日本數一數二的證券公司。
 
英美股市皆明瞭
 
美國作戰部在戰爭的最初幾個月,老是把敗仗說成勝仗,備受各界的批評,所以後來打完中途島海戰後,官方公報一開始並未把中途島之役列為勝仗。即便如此,美國股市幾乎是馬上領略到珊瑚海和中途島海戰的重要意義。1942年春天,美國股市仍處於低迷。在1941年暴跌之後,1942年的前幾個月,股價隨著戰爭消息的惡化而一路走跌。德國潛艇在東岸橫行,恣意摧毀美國船運航線,導致美國損失慘重。邱吉爾也擔心英國賴以維生的海上運輸線可能遭到掐斷。在世界的另一端,新加坡淪陷了,爪哇海海戰形同災難,日本占領了緬甸和荷屬東印度群島,連菲律賓最後的堡壘克里基多島都投降了。美國陷入苦戰,媒體也一再抨擊美軍管理不當。
 
1942年,英美兩國都有堅決作戰的決心,卻也充滿了絕望,對人類的未來感到幻滅。馬修.阿諾德(MathewArnold)的著名詩篇《多佛海灘》(DoverBeach)廣為傳誦:「啊,愛人,讓我們忠於彼此!因為眼前的世界沒有快樂、愛情、光明、確定、和平,也無法療鬱傷痛。我們身處在黑暗的荒野中,奮戰與空襲的混亂警訊頻傳,無知的軍隊在夜間混戰。」
 
戰爭期間,許多的戰士在海上、陸上和空中罹難。當時英國軍官集體用餐的地方,常貼著一首短詩:
 
古有名訓,
 
在遙遠彼岸,
 
毫無絕望悲傷,
 
老友將再聚一堂。
3上一頁 1 2 3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