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植物展
內容連載 頁數 3/3

1942年的冬末春初,日本威脅入侵澳洲及從海陸橫掃東南亞之際,英美股市大跌。盟軍屢戰屢敗,日軍看起來所向無敵。此外,德軍攻打蘇聯的最初成果,以及英軍在沙漠戰場上一再受挫,都令投資人感到不安。
 
杜立德突襲成功後,道瓊工業指數僅短暫回升,即使美方積極發動政治宣導,股市到4月底還是下跌了20%。整個戰爭期間,股市的最低點是發生於1942年4月30日,當天跌至92點,比1941年初的高點132點少了31%。
 
時序進入1942年後,傳出更多損失與戰敗的消息,英美股市都陷入蕭條,持續走跌。事實上,索柏在《紐約證交所:美國股市史》裡提到,1942年2月是紐約證交所自1915年以來,交易最清淡的月份。2月14日的交易量僅32萬股,其中還有一個小時的成交量僅3萬股。當時交易所席次的易主價格僅1萬7000美元,是1897年以來的最低價,比1929年的最高價62萬5000美元少了97%。
 
股市的低迷影響了房市。紐約一家旅館的售價還不到一年的年收益,華爾街辦公室的租金低到每平方英尺僅一美元。詹姆斯.格蘭特(JamesGrant)在精彩著作《繁榮的麻煩》(TheTroublewithProsperity)裡提到,有人把這種情況稱為「無謂的恐慌」,因為這些下跌是發生在軍事生產大增、預算出現鉅額赤字、企業獲利可觀的時候。
 
不過,當時股市還有其他的擔憂。美國財政部提議把企業的所得稅提升至60%,再加上重議委員會(RenegotiationBoard)即將回收超額的利潤,使公司難以預估盈餘和股利。此外,政府也對五萬美元以上的個人收入課徵85%的個人所得稅,羅斯福政府似乎決心透過法律來平衡收入與貧富差距。這些政策的推行,再加上戰場傳來的敗績,進一步挫傷了投資者的信心。
 
當時,任何理性思考的預言者都是看空股市。1939年,一位知名的哈佛教授(基於禮貌,這裡姑且不透露其姓名)發表了一篇頗具影響力的文章,他主張美國經濟注定會陷入大衰退,因為出生率太低,而且美國本土已經沒有無人居住的地區可供開發。此外,美國也缺乏新產業和新發明。不過,他撰寫文章之際,美國的出生率正在成長,而且戰爭也催生了上千個新產業和新科技。
 
3上一頁 1 2 3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