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植物展
畫句子

畫句子

  • 作者:馮傑
  • 出版日期:2020/05/21
內容連載 頁數 2/4

諸行事風格多為雲裡來霧裡去,你看過《西遊記》吧,答案多不靠譜也。或說看你修行如何?機鋒如何?慧根如何?
 
禪宗到六祖而衰落。雲深不知處,無童子也無松樹。近年大國崛起,我掐指一算至少有十億人一塊兒要做中國夢,禪宗開始又盛行,譬如外交部發言人所答記者提問,譬如各種官員主席臺上言行錄。那些各位大爺們多是王顧左右而言他言她言它,就是不說正題真話。善哉,吾輩有幸,我覺得此風深得六祖衣缽。活在這種道場裡也是一種自在活法。
 
這樣一來,不免出現曲解和誤讀,單純引出複雜。
 
給我印象,打禪就是「打岔」。北中原方言裡打岔又叫「打機慌」。打機慌本意又接近說相聲裡的「捧哏」。捧哏是為了逗笑。逗笑是為了大家肚子順氣。
 
前天讀詩人周夢蝶一詩《于桂林街購得一領大衣重五公斤》,先生寫詩,沒有講禪,裡面倒是掛有了禪,那一領大衣裹著江湖山水飛走了,兩腋山水簌簌作響。
 
在頗有希臘哲學風味的雨聲裡,我只看一條詩句子般的那一截藍色衣領。
 
虎子之大義和它的的嘆息──《器皿記》的部分特寫
 
虎子在民間多稱「夜壺」,虎子是夜壺的學名,是藝名,是筆名。民間裡遊走的一把尿壺,放到學術桌上叫虎子。
 
此物近似稀客,如今多人不識。某年某月某城,我參加某電臺鑒寶會節目,臺上一排皆京城請來的真假難辨的學術評委,他們看物分類定價。只見台下一藏者捧一晉代白瓷虎子上場,裡面插一束鮮豔的紅玫瑰,說是獻給主持人。我暗笑。好在主持人雞巴都見過,何況擦肩而過的虎子,她落落大方,一番話語,頓刻化解尷尬。
 
便壺因形作伏虎狀,故名。一匹尿老虎的功能在於鎮邪壓怪,排尿養顏。先人多以陶、瓷、漆、錫或銅製作, 漢代王室貴族有以玉為之,玉虎子。孟昶使用的是鑲滿金銀的七彩八寶夜壺。在村裡,我二大爺的稍微虎子謙遜一些,是陶瓷製品,滑州河門頭村燒制。他們村的泥質成色上佳。我們村的杏花開得成色上好。
 
「夜壺」一詞說起來不好聽,但是不好聽的東西往往適用,夜壺不花言巧語,不同於我見到的那些當代官員,官員品質不如夜壺。
4上一頁 1 2 3 4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