語言檢定書展
內容連載 頁數 1/4
第五章  馬雅文明(摘錄)
 
馬雅文字的解讀
 
由於西班牙人到來,燒掉了馬雅的文獻,強要他們學習西班牙語,雖然那時的馬雅人承繼了古來的馬雅語,也還是講馬雅話,讀寫馬雅文字的人卻消失了,馬雅文字完完全全成了謎樣的文字。
 
雖然現在已經解讀出以點與橫條呈現而易懂的數字,但馬雅文字實在太過難以破解,人人都退縮沒有出手,馬雅的文字研究,大半陷於置之不理的狀態。
 
此時,一位叫布拉速魯的神父,在馬德里皇家歷史研究所(Royal Academy of History)的圖書館裡,找到了一半埋沒在那裡的書(一八六二年的事)。
 
而那本書,是距那時三百年前,在西班牙征服馬雅後,來到猶加敦半島的傳教士蘭達,所寫的《猶加敦見聞錄》的抄本。蘭達在書中談及了馬雅人的風俗習慣與歷史。
 
這本書不但介紹了三百六十五天與二百六十天的曆法文字該如何解讀,竟然連拼音字母與馬雅語的對照表都寫了進去。
 
學會欣喜若狂,認為將可據此解讀馬雅文字。
 
以發現者布拉索魯神父為首,許多人都不約而同參與解讀大賽,卻無人成功。大家的狂熱冷卻了下來,馬上把蘭達字母表當成全然捏造的東西而捨棄不用。他們認為,馬雅文字不存在著代表發音的功能,從頭到尾不過就是象形文字罷了。
 
不過,就在找到蘭達這本書後的九十年,也就是一九五二年,前蘇聯學者尤里.科諾洛索夫(Yuri Knorozov) 總算發現蘭達字母表的真正價值。他看出,蘭達字母表中所對應的馬雅文字,是用西班牙文的字母直接把發音寫下來。
 
他藉此得知了發音,成功解讀出幾個單字。而且,他也察覺到,馬雅人沒有字母這樣的東西,而是使用如日文般的音節文字。馬雅文字的解讀,可說因而打開了一個突破口。
 
不過,新見解或新想法,往往更引人反駁,而非贏得讚賞,而科諾洛索夫也不例外。就像解讀出古埃及文字的商博良(Jean-François Champollion) 所走的路途一樣,科諾洛索夫的發現,也受到當時的馬雅學權威以及週遭的人不分青紅皂白地否定,以及忍俊失笑與嘲笑等無理的對待。
 
不過,你猜怎麼了?在那些原本不可一世、排斥單打獨鬥的無名新手科諾洛索夫的人當中,認同他學說的人愈來愈多,現在大多數的人都已經認同,科諾洛索夫所說的「馬雅文字是表意文字與表音文字的混合結果」是正確的,他的讀法也是正確的。
41 2 3 4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