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植物展
余英時談話錄

余英時談話錄

  • 作者:余英時
  • 出版日期:2021/11/12
內容連載 頁數 2/3

費維愷在密西根大學等於費正清(John King Fairbank, 1907-1991)在哈佛大學的地位一樣。費維愷主要研究中國現代經濟史,最早博士論文是研究招商局的,講中國早期工業化與官僚制度的關係。當時學界公認費維愷是費正清最好的學生。我原來跟費維愷在哈佛大學就有聯繫,不過並不特別熟,他知道我的學問怎麼回事。在密西根大學,他教近代史,我教古代史。
 
在密西根大學中國研究中心,我們叫費維愷「小費」。「老費」是費正清。「小費」是幫我忙的,他有錢。我寫《漢代貿易與擴張》的過程需要俄文研究,他就出錢請俄國人幫我將俄文翻譯成英文。這需要學校有錢支援,個人出不起這筆錢。所以,他對我寫這本書是有幫助的,當然不是因為私人關係。
 
費維愷的太太梅儀慈是中國人,她是梅光迪的女兒。梅儀慈是念美國史的博士,也寫過書,在密西根大學兼課,她能講中文。我和費維愷在密西根大學交往多一點。美國的交往都是有限的,沒有忽然之間到人家家裡串門聊天的事情。他常常請客,也請我們去。我偶爾請客,也請他們。他人很好。我離開密西根到哈佛以後,還跟他們保持聯繫。
 
後記   ⊙李懷宇
 
二○○七年深秋,我初到美國,便前往普林斯頓訪問余英時先生,一見如故,相談甚歡。那時我是文化記者,以訪問知識人為志業,發願遍訪視野所及的名家。在訪問余先生之前,我已將當年能找到的余先生著作讀過。初次面談,余先生的學問和思想深深地震撼了我;而在進一步接觸後,余先生的胸襟和見識更使我如沐春風。我看見余英時著作之外更為廣闊的世界,便提出深入訪問的願望,余先生一諾無辭地答應。當時我和其他旅美學人有約,因此暫別余先生前往美東各地採訪,受訪學人多為余先生的朋友,笑談中又開闊了我的視野。隨後我再赴普林斯頓盤桓多日,前後和余先生暢談了五天三夜。
 
從美國回到廣州後,我將此行訪問內容寫成《知人論世:旅美十二家》(允晨文化二○一二年四月版)。此書首篇《余英時:知人論世》一萬多字,只是我們暢談的冰山一角。我將余先生談話整理成《余英時談話錄》,不斷擴充,先後三稿,寄回給余先生。
3上一頁 1 2 3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