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文學季
內容連載 頁數 1/4
前言
 
社畜必死,變身神獸才能一輩子有錢賺
 
上班族在自己身上加註「社畜」的標籤,日復一日催眠自己,在主管面前我是一隻毫無反抗能力的小貓、小狗,八字好遇上善良的主人,就能專心當一隻乖巧又快樂的寵物;若是倒楣遇到以虐待動物為樂的反社會人士,不僅是出氣包還得要搖尾乞憐裝可愛,深怕觸怒了主人,轉眼就成了餐風露宿的流浪動物。
 
你當真相信自己在職場中沒有價值,只能當一個苟延殘喘的畜牲?
 
你當真認定自己毫無談判的籌碼,職涯發展只能任人宰割?
 
大錯特錯!
 
是我們自己無可救藥的僵固心態,讓社畜標籤死死地黏在身上,我們是社畜劇場的編劇,也是演員,主角的人設就是一個毫無選擇權的可憐蟲,母胎自帶一種逆來順受的性格、配上雞肋般的技能及勉強夠用的能力,一筆把自己寫死成悲劇英雄,只能蜷曲在職場食物鏈的最下層,苟且偷生就好,不敢奢望能夠為自爭取更多。
 
為了在M社活下來,我曾經把自己活成一隻綜合性寵物。工作時間是拉布拉多,依據不同情境,要能立刻變身導盲犬、緝毒犬或是搜救犬,只要主人派任務,莫管是不是本職工作的範圍,使命必達才是王道。私領域要做一隻牧羊犬,主人出差後想旅遊,我要做計畫,主人要補充營養,我得燉雞湯,還要送貨到府。主人煩悶無聊時要告訴自己是玩具貴賓,陪吃、陪喝、陪玩,還要逢迎諂媚兼伏低做小。
 
像我這樣功能俱全又乖巧聽話的畜牲,應該可以永保安康吧?但意外總比明天先到,主人有難,正字標記的畜牲必須自動自發當犧牲打,但骨子裡我們是員工啊,領得是企業的錢,應當解決的是公司的事,曾幾何時我們自甘墮落成了匍匐在某一人腳下的社畜?
 
坐在HR主管的辦公室裡,我先開口:「我是依照老闆的指示辦事,無法反抗她。」我抬起頭,可憐兮兮地望進HR主管的雙眼:「她掌握我的生殺大權,你認為我有權利說不嗎?」HR主管雲淡風輕地接口:「不是做過教育訓練嗎?遇到這種事,員工有舉報的責任。」
 
嗯,我懂了,企業不鼓勵員工當畜牲,至於自己扛不住老闆的壓力,為了避免衝突便宜行事,最後東窗事發被老闆推出去當揹鍋俠是活該。
41 2 3 4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