語言檢定書展
內容連載 頁數 1/6
金字塔和毒品
 
在並未受人之託下,已經環遊世界三趟的旅人,早已磨成了一個老滑頭,不會事事大驚小怪了。饒是如此,首度造訪的地方仍會覺得新鮮。雖說新鮮,可就算對威尼斯的奇景十分感動,腦子裡還是會先浮現「倒也不必對威尼斯給予溢美之詞」的念頭。
 
儘管這樣,有幾幕景象至今依然深深地烙印在我的眼底:葡萄牙首都里斯本的絕妙之美、開羅金字塔那奇妙而鮮活的存在感、香港鴉片窟猶如夢魘般的晦暗氛圍……這些都是絢爛的記憶片段。我在這趟旅行中,特別希望自己能夠盡量體會那稍縱即逝的感官享受。
 
比方金字塔的存在感就相當獨特,令人很不舒服。早前,我已在墨西哥看過階梯式金字塔不祥的樣貌了,但墨西哥的金字塔四周都是叢密的森林,那種程度的陰森我還能夠應付;可是開羅這裡的金字塔卻是在沙漠中拔地而起,並且緊鄰著現代城市,這種裝腔作態的金字塔所散發出來的陰森氣息,不知要可怕多少倍。有人邀我到高爾夫球俱樂部的陽台上,我不經意間回頭一瞥,望見金字塔宛如重重壓在尤加利樹高聳的樹梢上時,頓時感到那東西「在那裡」。這和半夜起身小解時一打開廁門,赫然驚見鬼怪「在那裡」時的感覺,應該是一樣的吧。
 
鬼怪還和人長得有三分像,沒那麼恐怖;但是金字塔完全屬於無機質,況且那種存在並非只是埃及的廢墟那種建築型態的單純石塊,而是一種不上不下、令人反感的存在。那種存在會永遠橫亙在人類與精神之間,帶著惡意妨礙人類與精神的親密結合。歐洲所有的遺跡,從最典雅到最低俗的遺跡,統統都含有這種人類與精神的親密結合,唯獨埃及建造了這種令人反感的紀念碑。金字塔雖然是為了某種明確的目的而建造的,但如今看來,它只像是為了「在那裡」,亦即為了存在而存在著。埃及人為了對抗死亡和永恆,似乎發現了單憑人類的力量絕對不夠,還必須加入精神的力量才行,所以才想借助某種巨大存在的力量,共同對抗。於是,人類被埋進了存在之中,唯獨金字塔依舊「在那裡」。
 
這確實是某種文明的做法,也確實是某種宗教的歸結;然而,那亦的確是讓人頭暈目眩的黑暗文明。直到我遊歷過歐洲以後來到這裡,這才弄清楚,原來歐洲不過是一小塊大陸的特殊文明型態罷了。

61 2 3 4 5 6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