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五社聯合書展
內容連載 頁數 4/4
距今約一個世紀以前,哲學家約翰.亞歷山大.史密斯(John Alexander Smith)曾對牛津大學的新生演講道:
 
各位將來在求學過程中學到的,沒有一樣對你將來有用,只除了:若你勤勉認真,在智識上你將能發現誰在亂說話,我個人認為,這就算不是教育的唯一目的,也算得上是最主要的。
 
儘管理工科(科學、技術、工程、醫學,合稱STEM)高等教育很成功,我們仍覺得在這方面沒能做好。運作層面的東西通常都教的不錯:學生懂得怎麼操控矩陣、做細胞轉染、進行基因掃描、執行機器學習演算法等,但是像這樣把事實與技能當作重點之際,卻犧牲了「批判性思考」這門藝術的培訓與演練。
 
人文學與社會科學教導學生讓相互衝突的想法彼此衝撞,遇到不同調的情況就努力解決,而理工科的教學很少會給學生需要去解決的悖論,他們也很少遇到證據形式相牴觸而需加以調和的情況,或是需要批判的錯誤主張。因此,大學畢業生往往能在面對口舌之爭時做足準備提出質疑,在看到邏輯謬誤時有所識別,但當某個說法用量化來呈現時,他們卻意外地沉默。
 
當然,中學教育也有如此情況。倘若能將人文學科現已廣為採用的詰問式教學納入理工教育中,學校便能塑造出一代學生,能從容識破政治、倫理、藝術、哲學等領域的一派胡言,輕鬆揪出統計說法與人工智慧分析的鬼扯。
 
基於種種原因,本書接下來的章節大量使用科學與醫學研究來當例子。我們都喜愛科學,也以此為專門領域。而我們在本書要處理的那類量化主張,亦為科學所依。放眼諸般人類制度,科學看起來似乎應該是與鬼扯絕緣,其實不然。我們認為,若要選民不盲目,須先建立大眾對科學的了解,而我們希望能找出有礙這份了解的眾多絆腳石。
 
但我們想特別強調,科學是藉以認識實體世界的一種制度化且有效的方法,無論我們說什麼都破壞不了這一點。儘管我們抱怨了這麼多,揪出如此多偏誤之處,儘管世上有這麼多問題、這麼多偷渡進來的鬼扯,到頭來,科學還是有用的。
 
有了科學做倚靠,人們得以駕乘飛機飛行、用視訊通話、移植器官、根除傳染病,理解從宇宙大爆炸後的初始狀態到生命的分子基礎等種種現象。
 
新型態的資訊科技出現,從科學與社會層面皆改變了人類的溝通方式。資訊取得更方便,資訊超載的問題則隨之惡化。我們希望本書能協助各位讀者面對這場惡戰、辨明虛實。

4上一頁 1 2 3 4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