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文創作展
內容連載 頁數 1/3
從雪梨到孟買
 
離開雪梨前往孟買那天是個萬里無雲的好天氣。
 
車子經過雪梨海港大橋時,心底微微抽了一下,真的要離開這個美麗的城市了。坐落湛藍海水中的雪梨歌劇院在南半球夏日艷陽下閃閃發亮,看著海灣裡的點點帆影,彷彿只是去旅行而不是離開。
 
我們住的灣景公寓在雪梨港北邊,有個夢幻的地名叫薰衣草灣,落地窗外一覽無遺的雪梨歌劇院和雪梨大橋。我漫步於乾乾淨淨的雪梨港邊,菲爾搭渡輪去上班。
 
吃的是農民市場買來最新鮮的蔬果海鮮,喝的是直接從水龍頭流出來的水,呼吸的是少有污染的新鮮空氣,面對的是乾淨到連鯨魚也游進來的藍色港灣。我們租露營車在澳洲和紐西蘭各處小旅行,和朋友健行野餐喝咖啡逛美術館,看戲品嘗葡萄酒聽爵士樂團。
 
低調安靜,悠閒自在,一塵不染的第一世界。
 
在我四十歲生日那天,也是我們在雪梨住了三年後,菲爾接受了路透社南亞總編輯的新工作,負責印度、巴基斯坦、阿富汗、尼泊爾、斯里蘭卡和其他南亞小國。孟買是我們的新家。
 
朋友笑說菲爾已經做過全路透社最好的工作,住在港邊百萬豪景的頂尖公寓,該是受苦的時候了。甚至開玩笑:你犯了什麼大錯,路透社要把你從雪梨下放到孟買?接著擔心的問:喬伊斯願意嗎?
 
我願意嗎?台北土生土長的我,大學畢業進入路透社,接著外派新加坡,認識了從倫敦外派新加坡的菲爾。我的生活只有台北、新加坡和雪梨,是毫無波折的玫瑰色。菲爾雖說多年來周遊列國,一樣也是四平八穩。
 
外派記者怎能錯過印度?亂七八糟、不可思議、充滿挑戰的印度!
 
在搖頭晃腦的印度工作
 
當我將住在孟買描述為一種幽閉恐懼症時,我的朋友總是覺得很奇怪,印度是如此廣闊無邊!但這卻是最精確的描述,因為我的印度生活主要圍繞著辦公室,如果還包括晚上在電話裡與歐洲或美洲總部的新聞會議,每天工作的時間通常超過十二個小時。
 
我曾經對紐約辦公室的同事發了一頓脾氣,因為他們安排在早餐時間,也就是孟買的午夜,跟我進行電話會議。接通電話之後他們花了好幾分鐘閒聊誰喝什麼咖啡,誰在吃什麼口味的甜甜圈,但我只想趕快結束可以上床睡覺。
31 2 3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