兒童自然生態展
內容連載 頁數 1/3
每年救一個
 
輔導室接到老師一則通報:某班有個女孩長期遭同學排擠,這天,班上同學趁女孩午睡時剪掉她一小撮頭髮。
 
這個女孩我認得。
 
她的指甲縫黑黑的,長了也不剪。衣服總是髒兮兮的,長袖運動服的袖口線頭都鬆掉了,袖子的手肘部位又黑又油,可能是常常用來擦嘴沾染的汙垢。她的頭髮很久才洗一次,一團一團黏在一起,原本該是一頭細柔的髮絲,反而有如一坨油麵條。因為衛生習慣差,身上老是有一股異味,同學都不喜歡親近她。
 
老師多次提醒女孩和家長要注意整潔問題,也多次提供二手制服讓女孩更換。但女孩的爸爸入獄了,媽媽不知去向,目前和阿公住在一起;但阿公體力健壯,愛「飄撇」,每天給女孩一點餐費後,自己跑到外面遊蕩。換言之,女孩的家庭幾乎沒有功能。
 
老師還發現,女孩月事期間好幾天才換一片衛生棉。雖然家庭有低收入戶補助,但孩子成長過程文化刺激微弱,既沒有家長照顧,也沒有來自母親的稱職教導,家庭對她而言,僅僅維持了最低的「溫飽」生理需求。
 
這個落差造成的人際問題,到了高年級愈來愈顯著。
 
班上同學剛開始刻意和她保持距離,漸漸的,出現有些誇張的舉止。例如,組長收作業時會故意用拇指和食指拎起女孩簿本一角,一副嫌髒的樣子;發還作業時,也會戲謔的特別強調哪些簿本有和女孩作業碰觸過,往往引起其他同學一陣嫌惡;凡是女孩碰過的物品,調皮的男生會拿來沾惹他人,變成一種充滿惡意的遊戲。
 
女孩幾乎被孤立,很明顯的,這是關係霸凌。
 
導師多次制止班上這股歪風,有時暫停了好一陣子,不久又死灰復燃。
 
然而,女孩也渴望交朋友,不管同學怎麼捉弄,她總是呵呵的傻笑,不還嘴也不生氣。
 
這次是起嚴重事件。午休時,有個同學溜到女孩背後,用剪刀剪了女孩一小截頭髮,準備拿這截頭髮作弄其他同學。女孩醒來知道了,也只是撥一撥頭髮,依舊傻傻的笑著。
 
「該怎麼徹底解決?」輔導老師、導師和我傷透腦筋。
 
惡作劇的同學要受懲罰,班級學生也要進行輔導;不過女孩的問題也得從根本處理,讓她學會照顧自己、保護自己,才能建立自信,與其他同學平等的相處。
 
女孩沒有媽媽,我們一起當她的媽媽吧!
31 2 3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