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植物展
內容連載 頁數 1/7
〈害怕徒勞無功〉
 
親愛的厭世國文老師:
 
未來我想讀設計系,但我不是美術班的學生,國中也沒接觸過藝術創作,高一才從零開始學習,怎麼練習都贏不過那些原本就很有才華的學生。我覺得很累,也覺得自己很廢,請問我該怎麼辦?──熱血畫筆
 
親愛的熱血畫筆:
 
未來有太多不確定性,我們也總是擔心自己徒勞無功。先聽聽下面這個故事,好嗎?
 
這一天,子路和孔子出門。也不知道為什麼,子路落後老師一大段路,結果竟然落隊,迷路在陌生的田野之間。子路和校外教學的國中生有八成七像,時常給帶隊的老師添麻煩。
 
不過,子路成熟地請問路邊老人:「你剛剛有沒有看到我老師,高高的那個?」老人回答:「四體不勤,五穀不分。孰為夫子?」覺得眼前的子路一副沒生活常識的模樣,誰會認識這種人的老師呢?
 
按理說,子路和老人是第一次見面,對方的口氣未免也太嚴厲:不過是提出一個小問題,有就說有,沒有就說沒有,應該不是什麼難事。反常的是,平常最愛回嘴的子路竟然沒吭聲,乖乖站在旁邊看著這位老人。
 
孔門叛逆期最長的子路竟然如此聽話,大概老人看他還算有禮貌,邀請子路回家吃飯和住宿,還介紹兩個兒子給他認識。
 
原本要找老師的子路,沒想到最後變成來去鄉下住一晚。
 
隔了一天,終於找到孔子的子路,對老師轉述了昨晚的經歷。孔子聽完,說了一句:「隱者也。」立刻要子路再去老人的家一趟,大概交代了什麼,要他說給對方聽。
 
結果老人已經不在那裡,子路只好把話轉達給老人的兒子,重點大概有三句:
 
「不仕無義。」
 
「欲潔其身,而亂大倫。」
 
「道之不行,已知之矣!」
 
意思是:
 
「我要改變這個世界。」
 
「我不能只想到自己。」
 
「這個世界很糟,我知道。」
 
孔子擺明了要子路回去嗆聲,並再次強調自己的遠大理想。看來古代小農與文青的吵架也是頗辛苦。
 
從這裡,我們可以猜想那一天晚上的情況。老人和子路在昏暗的燈火中閒聊時,一定不停提到孔子。老人認為自己的生活很愜意,孔子的生活很不切實際,要子路好好體驗一下自己的生活。
 
當時,子路迷惘了,大概想著:「如此辛苦是為了什麼?」
 
是啊!你和子路一樣,不小心陷入消極的迴圈,忘記這件重要的事:夢想一旦開始,責任也開始了。
 
追逐夢想的人,沒有不辛苦的。  ──做夢的,厭世國文老師
71 2 3 4 5 6 7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