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五社聯合書展
內容連載 頁數 1/8
第1章 舊式假堅強陷阱

大眾對「堅強」的刻板印象
 
冷酷無情:心變硬、視而不見與充耳不聞、皮厚不怕被抨擊。就近看看我們常常怎麼形容堅強。我們團隊和組員太「柔弱」,需要「強化」。懇請我們團隊「不要露出軟弱的跡象。」我們浪漫化電影《小子難纏》(Karate Kid)的故事情節——在校被霸凌的男主角拜空手道高手學藝,身手變強後開始教訓曾經欺負他的人。青少年體育活動項目中,讓孩子跑操場或是做波比跳,不是為了適應某項專門訓練,而是為了「讓他們更堅強」。打著變堅強的名義,我們合理化荒謬的做法。在《一直做到身體痛》(Until It Hurts)一書中,作者馬克.海曼(Mark Hyman)走訪全美各地的青少年體育俱樂部,發現選手受訓後經常嘔吐,忍受充滿侮辱性字眼的謾罵,以及其他不堪。父母讓十一歲孩子接受訓練至嘔吐的程度,到底是基於什麼理由?「孩子需要嚴厲訓練才能觸及內心的曲棍球勇士。」
 
長期以來,我們對堅強的定義不脫這樣的想法:最堅強的人皮厚不怕被抨擊、啥也不怕、喜怒不形於色、不讓他人看到脆弱的一面。換言之,他們波瀾不驚、無動於衷。加深我們困惑的做法是,「堅強」往往和「陽剛氣質」與「男子氣概」畫上等號。堅強是永不示弱的心態、需要砥礪與淬鍊、在痛苦與風雨中茁壯。我們的詞彙也頗能反映這現象。例如,我們告訴小孩要「像個男子漢」,或是用更粗俗但常在全美運動場上聽到的說法──「別一副娘娘腔」。又像電影《粉紅聯盟》(A League of Their Own)經典台詞「棒球字典裡沒有『哭泣』這兩個字」,一語道盡大家對運動員的期待。
 
男子氣概深值於我們對堅強的想法裡,你若簡單隨機抽樣身邊人士,詢問誰是堅強的代表性人物,會發現某種形象占據主導地位。十之八九的人會說巨石強森或馮狄索,而非有類似矯健身手的嬌小女性。蠻力、自信、肌肉發達是我們喜歡的堅強模樣,但是正如我們即將看到的,把男子氣概彰顯於外,這種人往往虛張聲勢,其實「最軟弱」。研究一致顯示 ,女性比男性更能默默地消化痛苦,更能反映堅強的真義,亦即堅強建立在實力,而非盲目的自信與吹噓之上。
81 2 3 4 5 6 7 8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