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書展
憶楊德昌【作者限量親簽版】

憶楊德昌【作者限量親簽版】

  • 作者:舒國治
  • 出版日期:2023/07/21
內容連載 頁數 1/2
【內文試閱一】
 
初回台灣想拍片
 
我認識楊德昌於一九八一年。
 
有一天同學余為彥跟我說,他哥哥在美國認識的一個朋友,最近要回台灣,想要找機會拍電影。又說:「我哥哥說他很懂音樂,小時候也拉小提琴,攝影也拍得好。更重要的,他畫也畫得好,那種漫畫,根本是可以賣錢的!」
 
不久,這個人就出現了。他叫楊德昌。
 
那段時日,他偶會穿一件T shirt,上面印了三個他喜歡的導演名字。依稀記得是Herzog, Bresson, Kubrick。希望我沒記錯。
 
他在七十年代不知何時,在美國偶看了Herzog的電影,大為震撼,幾乎有點引為「改變他生命的人生轉捩經驗」。
 
有那麼一點、看了荷索的拍片方式、而在心底決定「我也想放棄我原本的工作與生活、而索性投身電影吧」那種強烈心念!
 
楊德昌和我們(我和余為彥)聊過,說他採訪過荷索,(應該是在美國),聊了頗久,其中荷索或有提及他少時完全生活在封閉之中,不知道外面的世界,不知道外面的人群,他是無邊無盡的孤獨…………後來,他或許是找到了電影,於是找到了光…………
 
大概是這類「人生之無邊封閉孤獨」極度的打動了同樣孤獨的楊德昌,所以,他說什麼也要丟開前半輩子那一套,而去追求那一道光──電影。
 
楊德昌聊荷索,說他聽聞Renoir病得極重,決心徒步從德國某處,一步一步走到巴黎,去探視Renoir。走著走著,有頗一大段路是雪地。
 
總之,荷索的堅毅,堅毅到近乎自虐,這一點楊德昌極為嚮往!
 
楊又聊到,荷索拍《天譴》(Aguirre: The Wrath of God)時與Klaus Kinski最後弄到水火不容。Kinski幾次威脅說,我不拍了!有一次荷索說:「我隨身帶了一把手槍,如果你要離開不拍,最後,我只好拿出槍來,殺了你。然後,再殺我自己!」
 
那是亞馬遜流域的蠻荒絕地。所有工作人員都在長時的拍片下皆可能發瘋。
 
我們很多人都看過《天譴》,但手槍這段故事,我是聽楊德昌說的。
 
【內文試閱二】
 
從他的時代找故事
 
楊德昌是如何找故事的?
 
楊德昌喜歡哪些人與哪些場景所構成的他安放攝影機的時機?
 
他一定不喜歡拍六十年代中影健康寫實那種情節,因為那可能太瘟了! 他似乎也不會對《聊齋》那種托寓鬼神故事有興趣。乃那裏頭太多的「古代」,太多的現代中國人想當然耳的古代。
21 2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