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30
BL漫畫展
內容連載 頁數 2/5

我總是不肯用彩線來認真編織衣物,我說,編織不是我最大的興趣。然而,我寫作,一日復一日,不肯停歇。寫作,難道不是文字的編織嗎?

有時候仔細想想,人生不也是一場編織?有人說:「人生是歡笑和眼淚編織而成的。」那麼,你呢?

我更好奇,從來精於編織的母親又是怎樣編織屬於她的人生?離合悲歡不能免,或許,那也是一種豐盈無缺吧!

花生巧克力

你吃過花生巧克力嗎?還喜歡嗎?

旅居美國多年的妹妹近日回台探親,她不斷的從大皮箱裡拿出各種禮物來,有名牌包、化妝保養品和各式各樣吃的東西。

單巧克力就有好多種,她拿起其中一包說:「這是媽媽最愛吃的。」

我接過來一看,是花生巧克力。

媽媽愛吃這種巧克力嗎?我幾乎不記得了;不過,平日裡,媽媽的確喜歡吃花生。

那些年,我還在教書,辦公室坐我對面的同事擅長炒花生,曾經送了我一罐,媽媽說,「的確炒得好。」炒花生的不易,是因為它很容易炒焦,要不就是不熟。拿捏之間,煞費周章。後來,只要有人送我花生,我就拿去給媽媽品嘗。媽媽內斂含蓄,記憶裡,她特別愛吃的東西並不多。

如今的媽媽已在天上,再也沒有機會吃花生巧克力了。

我打開一包,撥開包裝紙,吃了起來。花生巧克力比較偏甜,滋味也不錯,只是我覺得有一點兒膩。

想起剛避居海島時,媽媽風華正盛,然而,所有的屏障已失,外公遠在泰國曼谷經商,外婆則留在故鄉廣東伺奉長輩,縱使家大業大,一海之隔,支援不再,媽媽從富家千金成了勤儉的家庭主婦,能省則省,多年以來,她成了極為樸素的女子。

或許,好兒女是她今生最大的安慰,然而,長大的兒女有前程要奔赴,有事業要打拼,承歡膝下的日子畢竟有限。那時候,媽媽該也是寂寞的。

幸好她喜歡閱讀,時時與人為善,擁有很好的人緣。

為了媽媽的愛看書,爸爸還曾經在我們面前抱怨過,「你媽一看起小說來,爸就沒有飯可吃了。」那時候,我們都已經在外地讀書、工作了。

想像媽媽一邊讀小說,一邊吃著花生巧克力,那麼悠閒的時光,隨著小說情節的推展而沉迷,那時候的她總是特別快樂的吧。

我記起《小窗幽記》中,這樣的一段話:

月有意而入窗,
雲無心而出岫。
5上一頁 1 2 3 4 5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