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半年暢銷榜
內容連載 頁數 1/5
<那些暴力相向的日子>
 
我剛入行的時候,學長姊跟我說:「當精神科醫師沒有不被病人打過一次的。沒有被打過,表示你根本跟病人不親近;被打第二次,表示你不夠小心,沒有學到教訓。」精神醫療裡,暴力跟自殺都是重要的問題,因為它們反映精神病理的嚴重程度,同時也常是導致這些患者住院的理由,所以需要隨時注意並評估。儘管我們一開始就被告誡患者暴力的風險,但有時候還是免不了被病人傷害。前面提過,精神科診間與其他科最不同的是診療區後面的那一扇門,這扇門通往隔壁診間。在門診病人出現暴力攻擊或者有其他必須立刻躲避的情況下,這扇門可以方便醫護人員離開。雖說暴力出現的時候有很多種應對的辦法,但是精神科強調的還是及早發現、走為上策。

我第一次被病人傷害是第一年住院醫師的時候,當時我的手指頭差點被咬下來。咬我手指的,並不是甚麼窮凶極惡的反社會人格,也不是什麼幻覺妄想固著難改的精神病人,而是個譫妄失神、混亂之至的老年婦女。當時門診以為她是憂鬱症,也需要排除失智症,因此收下來住院檢查以確立診斷。老人的精神問題常常與身體生理失衡有關,所以詳盡的身體檢查是非常必要的。這位病人入院沒多久就開始拒食,入院時的抽血檢查發現多重的電解質不平衡,需要打點滴補充。但是她老是把點滴拔掉,不管怎麼勸說都沒有辦法,但保持一條有效的點滴管道又很必要。所以團隊徵得她家屬的同意之後,決定幫她由頸靜脈的位置放一條中央靜脈導管,視情況變化,必要時就轉送內科照護。打導管的是我同事,他當過一年內科醫師,比較熟悉這些程序;我就負責固定病人的頭部姿勢。

打頸部的中央靜脈導管,需要病人側過頭去,安靜地躺好。打針的人在脖子上找到頸靜脈之後,消毒、下針、放導線,再把導管套過導線,進入靜脈,然後抽去導線,最後固定、接管。順利的話,一般三、五分鐘可以完成,但是如果病人亂動,或者是皮膚標記不好找,無法確認頸靜脈位置,就可能要花比較長的時間。
51 2 3 4 5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