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服公告:2017/7/1起,配合政府施行電子發票政策,三聯式發票將全面採用電子化服務。詳情

  • 今日66折
  • 天天BUY

夢的宇宙誌

  • 定價:350
  • 優惠價:9315
  • 本商品單次購買10本8折280
  • 再折扣7/27圖書雜誌MOOK結帳滿699即享95折!
  • 【分級買就送】讀書日:分級會員OPENPOINT點數最高5倍送,也可改選1%購物金(部份除外) 詳情
運送方式:
  • 可配送點:台灣、蘭嶼、綠島、澎湖、金門、馬祖、全球
  • 可取貨點:台灣、蘭嶼、綠島、澎湖、金門、馬祖
    香港、澳門、新加坡
載入中...
 

內容簡介

日本黑暗美學宗師 □澤龍彥
最喜愛的代表作!台灣首次出版!
親炙大師思想切片

  ──關於機器人、畸形、怪物、小矮人、陰陽人、天使,乃至世界末日……這些形象,都可以說是人類超過身為人的極限而成立的、永恆之夢的具象化。

  ──我經常意識到自己同時被兩個力量所拉扯、撕裂——往天使方向以及往動物方向的力量。我熱愛自然,所以想變成動物。……另一方面,我又被精神性所吸引,很想變成天使……。就我來看,所謂「人性」,不過是個空虛的、先入為主的成見。

  心靈世界的發展,不可能是單向的,凡是理性走過的地方,必然留下非理性的足跡。有多少傲人的文明成果,就會製造多少黑暗的廢墟。這兩方面的發展是大樹的枝幹和根條,表面上看個全然相反,實際運作上卻一起成長,互相襯托,彼此滋養。當人類驕傲建立巍峨的文明高塔時,他同時也造就了一座意識的地下殿堂。

  「夢的宇宙」,正相對於理性的「現實宇宙」,所指涉的是夢幻、想像力、潛意識,或者精神解放後的創造力。

  □澤這種融合成一種超覺的現實的理想,似乎正是目前的文化景觀,尤其在「視覺文化」與「遊戲文化」的領域更是如此。以當前動漫、電影的視覺表現來說,黑暗主題跟現實的主題早已打成一片,不可分離。

  日本黑暗美學的精神領袖,半個世紀來始終影響日本美學創造的?澤龍彥,在《夢的宇宙誌》裡,為我們描繪了一個光怪陸離、森羅萬象的黑暗世界。

作者簡介

澀澤龍彥 1928-1987。

  出生於東京,本名龍雄。自東京大學法文系畢業。他於五○年代開始翻譯、引介法國文學,尤以十八世紀性虐情色文學家薩德侯爵作品最為著稱。但薩德的作品並不見容於當時日本社會的道德觀,迫使他於畢業後撤回以『薩德的現代性』為題的畢業論文,相關譯作也讓他在數年後以觸犯猥褻罪之嫌,經歷了為期九年的「薩德侯爵審判案」,並因此備受矚目。

  □澤書寫範圍涵蓋異端文學、黑暗文化、情慾、美學、藝術(尤其是超現實主義)、宗教學、性學、人生哲學、快樂哲學……,並以介紹西方幻想文學經典及自行創作,為日本的幻想文學確立了基礎。他的作品對日本數世代的讀者產生了極深遠的影響,許多現在聲譽極高的藝術家如寺山修司、谷川渥,都坦承受他影響甚深。□澤著作全數收錄於〈□澤龍彥全集〉、〈□澤龍彥翻譯全集〉中。

譯者簡介

許晴舒

  台灣大學日文系畢業,日本東北大學文學碩士。譯有《埃及是這樣是那樣》(如果出版)。

 

目錄

第一篇 關於玩具
關於荷姆克魯斯
關於葛斯塔夫.麥林可的小說《魔像》
關於亞歷山卓時代
關於怪物
關於貝殼

第二篇 關於天使

第三篇 關於雌雄同體
關於球形

第四篇 關於世界末日
關於中世紀的情色

作者後記
後記(文庫版)
參考文獻
譯後記

 

作者序

日文原版後記

  收錄在這本書中的四篇文章,是各自在不同時期寫下的,而且在付梓的前一刻大幅修改以讓其面目一新。然而,在我從頭閱讀過後,自己也感覺到這幾篇貫徹著幾個共通的主題。

其中一個,就是人的變身。

  「人類的小宇宙中,蒐集了動物的感覺及植物的靈魂、天使的知性以及精神。」皮科?多拉?米蘭多拉這麼說到。的確,處於自然與精神的曖昧境界上、名為「人類」的這個造物,或許可以說,擁有「變身成上至天使下至動物的所有造物」的可能性。這點,我在這本集子中的〈關於機器人〉、〈關於畸形〉、〈關於怪物〉、〈關於小矮人〉、〈關於陰陽人〉、以及〈關於天使〉等篇章中,皆有所著墨;這些形象,都可以說是人類超過身為人的極限而成立的、永恆之夢的具象化。純潔高尚的瓦勒里(Val?ry)老師說:「未曾想過要成為上帝的人,比人更為低下。」但是,我經常意識到自己同時被兩個力量所拉扯、撕裂——往天使方向以及往動物方向的力量。我熱愛自然,所以想變成動物。我很想融入「動物」這個龐大的分類概念中。另一方面,我又被精神性所吸引,很想變成天使。真希望能讓腳離開地面。就我來看,所謂「人性」,不過是個空虛的、先入為主的成見。

形而上學?那種東西交給僕人研究就可以了!

第二個主題和最初的主題有密切的關聯,可以稱做「形象的形態學」。

  荷蘭歷史學家赫伊津哈明確地提到:「所謂觀念,誕生自形象化的作用。」根據視覺所見的形象進行思考,是我從孩提時代就最喜歡的思考方式。我甚至覺得,若是用其他的方式,我沒辦法進行陳述。感性地呈現知性的事物、將精神性事物以肉身具體地表示──大體上關於「呈現」這件事情,這是我的最高道德準則。

  但是正因為我太過執著於這個方法,所以近來似乎變成了瘋狂的蒐集狂,偏好蒐羅某種形象的原型。所以一閱讀榮格、法國哲學家加斯頓?巴謝拉、或是巴楚薩蒂斯等豐富的形象主義者的著作,內心往往感動得顫抖。日本也有這樣的形象主義者,比如明治時期的百科全書南方熊楠、昭和時期的詩人稻垣足穗,是大家所熟知的例子。

  我在這四篇文章中執著地敘述圓形之物、球形之物、對稱之物,以及大宇宙、小宇宙等鍊金術的形象,並且談論到貝殼、玩具、性等主題。對我來說,情色主義的問題、性科學、甚至是末世論,都可以解釋為觀念的一種圓環運動。經由類比,抽象的觀念變得具體可見。對於這點,我覺得相當愉悅。

  有朋友評論我書寫的熱情根源是infantilism(精神幼兒型),就像有些小孩熱中捕捉昆蟲一般。搞不好我真是不折不扣的「遊戲人」(Homo Ludens)。

  閒話少述,我想將這本妄稱《夢的宇宙誌》的貧瘠著作,斗膽地獻給我國宇宙文學與魔道的唯一前輩──稻垣足穗。多年前我曾在京都遇見他,那時稻垣先生健談且充滿魅力的口才,至今我仍印象深刻。

  四篇文章中,第一篇〈關於玩具〉是將刊載於《現代詩》雜誌(一九六三年三月及四月號)的原稿加以潤飾,〈關於天使〉、〈關於雌雄同體〉、〈關於世界末日〉這三篇則脫胎自連載於雜誌《白夜評論》(一九六二年六月至十二月)的文稿〈情色主義斷章〉。

  這本書最初原預定由現代思潮社發行,由於某些緣故,最後交給了美術出版社。美術出版社編輯部的雲野良平先生,從選擇圖版到繁瑣的版面編排,都盡心盡力採納作者意見,心思細密地考量到各個環節,在此特別表達我深深的感謝。

一九六四年四月,□澤龍彥

文庫版後記

  六○年代發行的十幾本著作中,我最喜歡的就是《夢的宇宙誌》。藉由這部作品,我找到了自己的評論風格。之後,七○年代出版的《胡桃中的世界》及《思考的紋章學》,也是採用跟《夢的宇宙誌》相同的形式,可說是屬於同一個系列的評論。對於我來說,是自己最有感情的著作系列。

  第一版的後記中,我提到這部作品裡的幾個主題,論及人類的變身或形象的形態學等,還寫道:「形而上學?那種東西交給僕人研究就可以了!」這句話是模仿利爾—阿達姆伯爵的信仰宣言的口吻,寫這句話,是為了表明我偏愛以視覺印象進行思考。到現在,我的心意仍舊不變。

  內文提到「內臟透明的維奧蒂亞山貓」,其實這是我翻譯功力不夠導致的錯誤,應該是「可以看透皮膚下某種東西的山貓」才正確。但我刻意不訂正這個錯誤。關於這個不可思議的山貓,我在《幻想博物誌》一書中有詳細地介紹,有興趣的人請參考那本書。

  我第一次去京都的桃山拜訪稻垣足穗,是在西元一九六○年的時候,從那時起算第四年所出版的《夢的宇宙誌》,我獻給了稻垣先生。當時正值政治的季節,所以終日與貓、飯匙及尖銳的政治議論相左右,沈著冷靜地端坐在桃山的寓所、呼吸著「永遠」過活的稻垣先生,我實在深為敬重。所以我稱呼他為「我魔道的前輩」。

  本書包含的四篇文章,最初刊登在六○年代初期發行的《白夜評論》(現代思潮社)、《現代詩》(飯塚書店)等雜誌上,之後大篇幅修改後,於昭和三十九年時以《夢的宇宙誌》為題,由美術出版社以單行本發行,一九五六年也收錄在桃源社的〈□澤龍彥集成〉第四卷中

一九八六年八月,□澤龍彥

推薦序

日本黑暗美學大師──□澤龍彥
日本文化研究者、編輯顧問 劉名揚

  據傳在七○年代末期,日本曾有為數眾多的藝文男女,平日鍾愛穿著一身黑衣,手捧的不是華麗搖滾唱片,就是異端文學、黑暗文化大師——□澤龍彥的著作。

  作為一個極其重要的日本文化象徵,其著作於國內竟一直乏人問津。很高興於其歿後二十一年,代表作之一的《夢的宇宙誌》終於有中文版面市,為國內鍾愛日系藝文的讀者填補了這經年的缺憾。

  自由自在地自當年鮮為人所知的古今東西文獻引經據典,書寫範圍涵蓋異端文學、黑暗文化、情慾、美學、藝術(尤其是超現實主義)、宗教學、性學、人生哲學、快樂哲學……,並以介紹西方幻想文學經典及自行創作,為日本的幻想文學確立了基礎。故此,接連影響數世代日本讀者的?澤龍彥,曾為文學評論家松田修譽為「全能博士」(Doctor universalis),在為期三十數年的寫作生涯隨一九八七年病逝劃下句點後,共有著作全集二十二冊、翻譯全集十五冊遺世。美學家谷川渥,將?澤龍彥的讀者區分為三個世代:

  首先,是約與□澤同年、自薩德侯爵審判案時期便開始閱讀其譯作?著作的讀者。□澤於50年代開始翻譯、引介法國文學,尤以其學生時代研究對象的薩德侯爵作品最為著稱。但薩德的作品並不見容於當時日本社會的道德觀,迫使他於畢業後撤回以『薩德的現代性』為題的畢業論文,相關譯作也讓他在數年後以觸犯猥褻罪之嫌,經歷了為期九年的「薩德侯爵審判案」,並因此備受矚目。

  其次,為自□澤以《夢的宇宙誌》確立寫作風格的時期開始閱讀的讀者。雖然□澤本人曾言,左派政治風潮風起雲湧的六○年代在自己的認知中是個「很遜的時代」,但他也是在此時開始旁徵博引地羅列一己所知,在讀者眼前呈現出一個光怪陸離、森羅萬象的黑暗世界,除了十數本著作之外,還寫下了無數散文與評論。於一九六四年付梓的《夢的宇宙誌》,便是此時期的代表作。

  最後,則為其著作紛紛發行較為廉價、普及的文庫本後,方才對其有所認識的讀者。七○年代後半至八○年代早期,□澤的作品為眾多文藝知青,尤其是女性讀者所傾倒。原本被視為異端教父的□澤,在標榜高度消費的泡沫經濟時期,儼然成為一種供人彰顯一己與旁人有所區隔的「品牌」。其寫作內容也在此時至其病逝的十數年間,從其擅長的知識羅列,逐步轉向散文、遊記、小說,在晚年亦屢屢教讀者耳目一新。

  在不同的文化分野之間恣意跨界的?澤,不僅是不同學術分野交會的橋樑,與分屬不同領域的知名文化人亦過從甚密;包括文學界的三島由紀夫、遠藤周作、以及野?昭如、舞踏界的土方巽、知名人形師四谷□□□等,生前與□澤皆形同莫逆。

  但平日□澤多半深居簡出,絕大多數時間裡均窩在位於北鎌倉的書房中,在大量書卷、標本、與其他收藏品的包圍下,過著與世隔絕、晝夜顛倒的寫作生活。對政治毫不關心的□澤曾耐人尋味地表示,自昭和二十年八月十五日(亦即日本戰敗那天)起,自己便奉拒絕團體行動為信條。在撰寫於六○年代的一篇散文〈密室的畫家〉中,也曾明確肯定為創作蟄居封閉環境中的藝術家氣質。因此即使在日本社會隨政治劇烈動盪的六○和七○年代,□澤依然終日蟄居書齋,靜靜地以平鋪直敘的筆調勾勒出自己腦海中的異色奇想。

  至今仍有不少人納悶,在資訊不似今日發達的當時,□澤究竟自何處取得此類內容特殊的知識,畢竟其論述中,不少出自歐洲中古史料,至今仍不易覓得,可見其在網羅此類史料上曾下過多少工夫。閱讀本書時,讀者或許會發現書中文字僅是以冷冷的語調陳述投其所好的淵博知識,而非試圖進一步探究人性或存在等偉大議題,或許正是肇因於□澤這種與周遭的疏離關係。其陳述的議題看似黑暗,但平鋪直敘的筆法,其實又透露出撰文者的幾分天真無邪。這點從本書的書名為敘述性質的「宇宙誌」(cosmographia),而非分析性質的「宇宙論」(cosmologia),亦可略窺端倪。

  在網路搜尋技術如此發達的今日,這種以極為單純的法則,網羅、編篡出令人眼花撩亂的文字內容的「remix」手法,看來竟是如此入時。在浩瀚的異色知識簇擁下,□澤儼然是個支配情報宇宙的上帝,憑一己的思考邏輯與創作能量,為龐雜的情報賦予關係和秩序,並在這種資訊的再建構中,創造出一本又一本風格獨樹一幟的新作。

  或許對自幼對博物館充滿興趣的?澤而言,研究知識的最大目的乃是滿足一己慾望的標本蒐集,而經過綿密的蒐集得來的文字作品,正是他這位「獵人」在文字叢林中狩獵得來的戰果。

導讀

只探討理性是不夠的!
──黑暗美學的背景及□澤龍彥

如果出版總編輯 王思迅

  人類的心靈就像大樹,當他的枝幹伸向光明的天空時,他的根條也已紮進黑暗的泥土中。對於?澤龍彥來說,奔向光明天空的心靈是好的,走向黑暗深邃的心靈也是好的,但如果讓他來選,他卻寧可選擇後者。這就是為何他被稱為「黑暗美學大師」的原因。

  □澤龍彥是日本戰後新思潮的領航人,也是日本超現實主義的旗手,以及暗黑文學、美學的開山宗師。他早期研究法國薩德侯爵(Marquis de Sade, 1740-1814)帶有性虐待傾向的情色文學,後來則大量譯介西方各種黑暗主題的事物,並執筆創作超現實主義的文學作品。他的筆下世界,總是充滿奇異的幻想色彩,像是各種隱晦的慾望癖好,不見容於社會的異端行徑,以及令人不安恐懼的人性黑暗面等等,經常涉及的議題包括SM、死亡、邪惡、魔法、怪物、畸形、機器人、暴力、玩具、變裝等等,凡是能引發人類強烈本能反應,或者激發強烈想像力的非日常性事物,都是他喜歡探索的主題。

  要進入□澤龍彥的暗黑美學世界,不能不先談二戰前西方的超現實主義(Surrealism)思潮。這一思潮以想像力的徹底解放為核心議題,從布列東(Andr Breton,1896—1966)在巴黎發表宣言開始,逐漸蔓延至全球,成為一股不可抵擋的藝術運動。

  人類心靈向來是對宇宙自然抱持謙卑禮敬的態度,但在進入二十世紀的歷史時刻,人類心靈卻站在前所未有的高峰,驕傲地睥睨世界萬物。這是因為人類理性的力量得到空前的發展,其所建構的物質與精神文明,已經到了不受任何約束的地步。即使上帝現身在人類面前,也無法禁止人類理性能力的張揚。

  但心靈世界的發展,不可能是單向的,凡是理性走過的地方,必然留下非理性的足跡。有多少傲人的文明成果,就會製造多少黑暗的廢墟。這兩方面的發展是大樹的枝幹和根條,表面上看個全然相反,實際運作上卻一起成長,互相襯托,彼此滋養。當人類驕傲建立巍峨的文明高塔時,他同時也造就了一座意識的地下殿堂。

  在過去,人類社會總是尊崇理性的光明高塔,而排斥非理性的黑暗殿堂。人們總認為可以透過社會壓制,切割這兩個世界的往來。然而,嚮往無限的現代心靈,在突破某一高度以後,便無法滿足單一的理性世界。他希望得到更多,追求全部。如果這個世界包含天堂和地獄,現代人就會希望自己既是天使也是魔鬼,這才了無遺憾。這種永無止境的追求即現代文化的特徵,那位跟魔鬼打交道以企求無窮的浮士德,即是這一精神的代表符號。

  一九○○年,心理學家佛洛依德出版《夢的解析》,其「潛意識」的理論對全世界造成極大的震動。依照他的說法,人類對文化的所有創造力,其源頭並非理性,而是隱身底層的非理性潛意識世界。這一說法正式揭開進入心靈黑暗宮殿的路徑,也賦予這樣的黑暗一種價值性的合法地位。於是,各種非理性的象徵事物一一浮上台面,成為人文與藝術研究者極欲解放與探索的新領域。

  在這樣的背景下,超現實主義的目標就是要走向更深、更幽暗、更不受理性控制的意識,藉以開發生命的想像力本能。布列東稱此為「追求徹底解放精神的一種方式」。但因為社會受理性控管太久了,日常事物已無一不是理性產物,藝術要探索更幽微的世界只好轉向非日常事物取材,尤其長期被理性所排斥的事物──暗黑事物,更是他們著墨的重點。這種顛倒認知、錯置價值的手法,必然伴隨產生出人意表的美感,也就是所謂的「暗黑美感」或「驚異之美」。布列東甚至說:「除痙攣性驚厥之美外,無美可言。」

  「夢的宇宙誌」是代表□澤龍彥核心思想的重要著作,其書名似乎跟布列東下面這一句話相互呼應:「在未來,夢幻與現實這兩種表面上互不相容的狀態,將會融合成一種超覺的現實。」(一九二四年,超現實主義宣言)此處所謂「夢的宇宙」,正相對於理性的「現實宇宙」,所指涉的是夢幻、想像力、潛意識,或者精神解放後的創造力之意。

  任何人都看得出來,這樣一個夢,在三十年前的確很難見容於社會,時至今日,所謂「融合成一種超覺的現實」的理想,似乎正是目前的文化景觀,尤其在「視覺文化」與「遊戲文化」的領域更是如此。以當前動漫、電影的視覺表現來說,黑暗主題跟現實的主題早已打成一片,不可分離。那在十九世紀驚世駭俗的「惡之花」或者薩德侯爵的情色作品,如今在「夢」的程度上可能與「追殺比爾」、「三百壯士」這種大眾電影不相上下,更不用說電玩、COSPLAY等青少年文化的表現,若是缺乏暗黑美學的想像力,那就「很瞎」了!

 

詳細資料

  • ISBN:9789866702082
  • 叢書系列:博物誌
  • 規格:平裝 / 300頁 / 15 x 21 cm / 普通級 / 單色印刷 / 初版
  • 出版地:台灣
 

內容連載

第三篇 關於雌雄同體
另起一頁
腰桿如不動天秤的我的女人
天鵝之背之臀的我的女人
劍藍性器的我的女人
鴨嘴獸性器的我的女人
鏡子般性器的我的女人

〈自由的結合〉(Free Union)
法國詩人安德烈‧布列東(André Breton)

不消說,代表雌雄同體理想上最高天使、巴爾札克的《撒拉菲塔》(Séraphîta),這個名詞是由熾天使撒拉弗(Seraphim)的語幹加上拉丁文女性意思的語尾組合而成。巴爾札克的最高天使概念,是承繼自北歐的神祕思想家史威登堡 (Emanuel Swedenborg);甚至,若追溯史威登堡的天使概念,可以看到遙遠文藝復興時期的米蘭多拉的影子若隱若現。

對於天堂的婚姻,史威登堡這般評道:「在天堂,丈夫代表名為『知性』的心的部分,妻子代表稱為『意志』的部分。這種結合原本就是發生在人的內心深處,當下降到屬於身體的低處時即被感知,也就是愛。而這個愛被喚做婚姻之愛。在天堂,夫妻不是兩個天使,而是一個天使。」(《天堂與地獄》〔Heaven and Hell〕)從這段話,我們可以明白地了解天使雌雄同體的祕密。

但是,據宗教史家默西亞‧埃里亞德(Mircea Eliade, 1907-1986)所言,近乎神學著作的小說《撒拉菲塔》能夠呈現出無法形容的透明美感,並不是由於全篇滲透著史威登堡的學說,倒不如說,是因為將自古以來人類學的基本命題無以倫比地精彩呈現之故。所謂人類學的基本命題,就是找出完美的人類原型──雌雄同體。

在這裡,我簡短帶過巴爾札克那本小說。故事的背景,是在靠近挪威美麗峽灣的亞爾畢斯村落邊鄙的城堡,裡頭,住著一個擁有不可思議美貌的憂鬱人物。此人不似平常巴爾札克小說中出現的人,譬如沃特蘭那樣有著不為人知的過去、背後牽引著黑暗犯罪影子的奇怪角色。《撒拉菲塔》中的這個謎樣人物,具有相當特異的性質。總之,此人的神祕,根著於他本身身為人類的構造。

他愛著一位名叫明娜的少女,少女也愛著他。明娜一直把他看做男人(撒拉菲特斯),沒有絲毫懷疑。但同時,一位名叫威爾菲列德的男子也愛上了他。在威爾菲列德眼中,他就是個女人(撒拉菲塔)。這個全然的雌雄同體,原是身為史威登堡愛徒的雙親所生,出生後便在峽灣過著鄉下生活,一步也不曾踏出過,也沒讀過半本書,但即使完全沒有受過教育,他的學識及知識的涵養,卻遠遠超出一般人的水平。巴爾札克以一種悲壯昂揚的語調,敘述這位陰陽人孤獨的性格及其隱遁的生活。如同先前提到的,此人物的形象是植基於史威登堡的學說,是所謂的「完整人類」之具體化。

話雖如此,巴爾札克的雌雄同體幾乎不是為了地上世界而存在,他純粹精神性的生活,看起來似乎是完全以天堂為目標。也就是說,撒拉菲塔會暫時過著地面上的生活,是為了在進入天堂之前,知曉這個地上的愛之奥蹟,也可以說是為了經由這個奥蹟來淨化身心。P177愛之奥蹟,是指同時愛著兩個性別,這個愛不是抽象的愛,必須是個別的、具體的愛。所以,至少撒拉菲塔在地面上生活的期間,並不是天使,而是以一個完整的人類、雌雄同體,具體地交相愛著男性與女性。

最近瀏覽商品

 
 

購物說明

若您具有法人身份為常態性且大量購書者,或有特殊作業需求,建議您可洽詢「企業採購」。 

退換貨說明 

會員所購買的商品均享有到貨十天的猶豫期(含例假日)。退回之商品必須於猶豫期內寄回。 

辦理退換貨時,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請注意保持商品本體、配件、贈品、保證書、原廠包裝及所有附隨文件或資料的完整性,切勿缺漏任何配件或損毀原廠外盒)。退回商品無法回復原狀者,恐將影響退貨權益或需負擔部分費用。 

訂購本商品前請務必詳閱商品退換貨原則 

  • 1
  • 1
  • 1

訂閱電子報

想獲得最新商品資訊,請訂閱免費電子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