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旅遊
楚辭植物圖鑑2.0版

楚辭植物圖鑑2.0版

  • 定價:580
  • 優惠價:9522
  • 本商品單次購買10本85折493
  • 運送方式:
  • 臺灣與離島
  • 海外
  • 可配送點:台灣、蘭嶼、綠島、澎湖、金門、馬祖
  • 可取貨點:台灣、蘭嶼、綠島、澎湖、金門、馬祖
  • 台北、新北、基隆宅配快速到貨(除外地區)
載入中...
  • 分享
 

內容簡介

我們常說「引領風騷」,「風」指《詩經》的國風,騷指《楚辭》的<離騷>。這是中國最早的兩大文學作品(詩經最早作品是三千多年前,楚辭約在兩千多年前)其中描述的植物,不只呈現當時先民的生活特色,也承載了中國文化的點點滴滴。
歷代研究者不勝枚舉,但是,兩千年年,潘富俊第一個採用現代植物科學來研究這些中國古典文學。

繼推出跨界經典作《詩經植物圖鑑》2.0版之後,《楚辭植物圖鑑》也在13年後全面更新、改版上市!全新編排更加深入地探討楚辭植物,分九大類,檢索更容易, 500幀全新照片與精細插畫,並佐以歷代古圖譜,結合現代與古典面貌,帶領讀者親臨南方瑰麗浪漫的文學現場。

一、 不理解植物古今名稱變化,無法讀懂《楚辭》
我們知道楚辭善用植物特性來褒貶人物,文學手法非常細膩,影響後世創作甚巨。但是,植物名稱古今有別,如果不知沿革,如何體會詩人匠心?像「蘭」、「蕙」,大約都可以看出是香草,但若不知「薋」」是蒺藜,如何明白這是惡草?不同時代,植物用途也大異其趣。我們常吃的茭白筍,在楚辭時代卻是種來採集種子(穎果)當飯食用。而且屈原也喝甘蔗汁(見<招魂>篇「胹鱉炮羔,有柘漿些」),豈不有趣?

二、 全新編排,分楚辭植物100種為九大類
「楚辭」運用植物的特性來寫作,技巧高超,並非只有我們習知的香草惡草香木惡木四類。作者全面整理、重新分類,改以九大類探討楚辭植物,力求更貼近楚辭作者創作的苦心,體會箇中深遠幽微的情思。這九類分別是:香草類、香木類、惡草類、惡木類、寫景寄寓類、以物喻情類、經濟植物、敬鬼神之植物祭禮,以及傳說中的神話植物。 《楚辭》常以香草和惡草擬喻忠良奸佞,對後世影響極為深遠。同時從楚辭提及的植物,可以看出地處南方長江流域,環境富饒,歌詠植物多用以比喻性情。不似《詩經》,地處北方黃河流域,環境相較艱困多變,歌詠植物就多崇敬經濟作物。

本書特別收錄散文名家也是植物專家蔡珠兒專文<清碧芬芳之書>,文中提出古今一大謎題,作者也針對這點詳加分析,由此更可稍窺作者建立「中國文學植物學」學科之篳路藍縷,體會「文學珍藏」系列如何整合自然科學與中國經典,引領讀者從不同角度解讀經典作品。2014年春天已推出《詩經植物圖鑑》2.0版及《紅樓夢植物圖鑑》2.0版。

◎蔡珠兒(名作家)、魏伯特(暨南大學外文系副教授)專文推薦
 

作者介紹

作者簡介

潘富俊
左手文學,右手科學,在看似無關的兩個領域摸索潛行,編枝結草搭建起一座溝通文學與自然科學的鵲橋,為古典文學賞析增開了一扇視窗。美國夏威夷大學農藝及土壤學博士,歷任林業試驗所生物組組長、恆春研究中心(原恆春分所)主任。現任中國文化大學景觀系教授,開授景觀植物學、植物與文學、台灣的植物文化等課程。曾任台灣師範大學生命科學系、東華大學自然資源管理研究所、高雄醫學院(高醫大前身)生物系、福建閩江學院環境規畫系兼任教授,教授植物分類學、植物生態學。所學與植物密切相關,所愛與中國古典文學密不可分,田野工作與古典文學都是他的最愛。數年前,將台北植物園從研究用植物園成功轉化為教學園及台北市民優質遊憩點,讓民眾在林木花草之中,悠哉吟哦古典詩文。著有《草木》、《中國文學植物學》、《福爾摩沙植物記》、《詩經植物圖鑑》2.0版、<紅樓夢植物圖鑑》2.0版等。

相關著作:《中國文學植物學(經典傳世版)》《全唐詩植物學》《成語典故植物學》《紅樓夢植物圖鑑2.0版》《詩經植物圖鑑(2.0版)》《中國文學植物學(全新修訂版)》《中國文學植物學》《唐詩植物圖鑑(嘉惠學子版)》《成語植物圖鑑(嘉惠學子版)》《楚辭植物圖鑑(嘉惠學子版)》《詩經植物圖鑑(嘉惠學子版)》

 

詳細資料

  • ISBN:9789862622094
  • 叢書系列:文學珍藏
  • 規格:軟精裝 / 256頁 / 23 x 17 cm / 普通級 / 全彩印刷 / 初版
  • 出版地:台灣
  • 適讀年齡:26歲~50歲
 

內容連載

清碧芬芳之書

蔡珠兒


南風回暖,春菜上市,我買了薺菜和馬蘭頭回來,薺菜剁碎了做餛飩,馬蘭頭燙熟後切碎,拌以海鹽、麻油和豆干末,菊香清辛沁鼻。一邊吃,一邊看《楚辭植物圖鑑》,赫然發現兩樣春蔬都在書中,我不僅吃下春日新綠,也把《楚辭》吃下肚裡去了。

翻讀此書,驚喜絡繹而來:「樧」原來是芸香科的食茱萸,「采三秀兮於山間」的三秀就是靈芝,「紉秋蘭以為佩」的蘭不是蘭花,是爬山時在背陽斜坡常見的澤蘭,而「扈江離與辟芷兮」的江離,原來就是古詩「上山採蘼蕪,下山逢故夫」的蘼蕪,也是四物湯中芳香的川芎。而《楚辭》中常見的杜若,以往常被解為鴨跖草科開白花的矮草,和意境清逸的「采芳洲兮杜若」格格不入,我總覺得不對勁;看到本書析實辨異,把杜若解為全株皆有香氣的高良薑,頓覺豁然開朗,疑雲盡散。

最有意思的是甘蔗。〈招魂〉的「胹鱉炮羔,有柘漿些」,歷來廣被研究上古食飪文化者闡述,原來這是中國最早記載甘蔗的文獻,早在戰國末期就已有甘蔗汁了,作者潘富俊並進一步指出,〈招魂〉提到的「柘」應是原產於華南的「中國竹蔗型種」。而這種白皮細稈的甘蔗,至今仍遍見於廣東,粵語呼為竹蔗,可以榨汁鮮飲,亦常與白茅(楚辭也有寫到)共煲,煮成清涼下火的茅根竹蔗水。

除了樧、蘼蕪、澤蘭、杜若和甘蔗之外,我們身邊不少家常的植物,諸如做蛋糕的肉桂、園中的扶桑花、牆邊的薜荔,以及香蕉、橘子和柚子等蔬果,也都是《楚辭》提到的南方特有草木。千載悠悠,楚地楚物橫亙時空,重現目下當前,我們南方人讀來分外熟稔親切,有的花枝草葉,說不定還殘存著屈原的淚痕手澤呢。

《楚辭》常以香草和惡草擬喻忠良奸佞,對後世影響極為深遠,除了開狀物比興的文學先河,也使文士因襲詠誦,對植物形成一套刻板的價值觀,蘭蕙芳美而蕭艾雜惡,黑白分明勢不兩立。然而本書作者從植物的生態特性細加釐清,打破美惡分野,指出有些香草(例如女貞和薜荔)其實並無特殊香氣;而惡草未必一無是處,譬如野艾,其實效用與家艾相近,可作解毒止血之藥。

最近瀏覽商品

 

相關活動

  • 【博客來|日文】日文美好生活風格書展,參展書任2刊9折
 

購物說明

若您具有法人身份為常態性且大量購書者,或有特殊作業需求,建議您可洽詢「企業採購」。 

退換貨說明 

會員所購買的商品均享有到貨十天的猶豫期(含例假日)。退回之商品必須於猶豫期內寄回。 

辦理退換貨時,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請注意保持商品本體、配件、贈品、保證書、原廠包裝及所有附隨文件或資料的完整性,切勿缺漏任何配件或損毀原廠外盒)。退回商品無法回復原狀者,恐將影響退貨權益或需負擔部分費用。 

訂購本商品前請務必詳閱商品退換貨原則 

  • 療癒圖文展
  • 大雁暢銷展
  • 愛情小說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