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地美食展
  • 今日66折
  • 天天BUY
  • 定價:320
  • 優惠價:79253
  • 優惠期限:2019年10月18日止
  • 【分級買就送】樂購日:分級VIP會員OPENPOINT點數最高5倍送,也可改選1%購物金(部份除外) 詳情
  • 運送方式:
  • 臺灣與離島
  • 海外
  • 可配送點:台灣、蘭嶼、綠島、澎湖、金門、馬祖
  • 可取貨點:台灣、蘭嶼、綠島、澎湖、金門、馬祖
載入中...
 

內容簡介

櫻花的美,在於它必然消逝
物哀[ものあわれ]
大和民族千年來的美學追求

  當人們目睹一場美麗的盛宴消逝,反而能找到安心感。──村上春樹
  物哀的世界具有高度藝術性,也代表了人類對於極限的自覺。──丹下健三

  千年前,紫式部在《源氏物語》寫出了日本人最早的美學表達──物哀。哀是憐憫,也是感嘆、讚揚,是內心直接發出的聲音。花鳥風月,四季推移,大自然反映人事無常、發出死亡警告,萬物都是一期一會。

  古典的物哀追憶歲時,風花雪月,心嚮往之。日本國學大師本居宣長將物哀定義為「知物之心」,物哀是感受風物的姿態變換,讓無法言說的可以呈現。

  物哀情感的經典對象是落櫻。看櫻花落下,我們感受到美與死亡。人生一瞬,所以有了客觀下的漠然、熱情,或哀愁,一切正符合了美的定義。唯美的物哀,象徵人類認識了生命局限後的淨化與超脫,轉身談論真實情感。

  以物哀為首,日本美學史上陸續誕生了西洋美學不曾涉及的獨特概念。現代美學家大西克禮旁徵博引,將「物哀、幽玄、寂」定調為日本美學三大關鍵詞。本系列爬梳三大美學的起源、概念演進,及不同領域的解讀或應用,內容橫越文學、歷史、心理學、哲學,是讀者掌握日本美學的獨家著作。

本書特色

  ◎日本美學三大關鍵詞:物哀、幽玄、寂。不懂這三個詞,就不可能了解日本。
  ◎日本文學、詩歌、繪畫的精神核心,影響日本當代創作者的美學哲思。

  「電影不是滿滿十分地展現戲劇性,而是只展現七八分,讓沒有呈現的部份成為物哀。」──小津安二郎

  「日本的建築與自然處於對照位置,日本建築的開放性,必須對物哀世界的界限有強烈自覺,否則我們無法繼承傳統並發展。」──丹下健三

  「身為日本人必須與自然災害共存,為什麼許多人仍然理所當然地生活著,沒有因為恐懼而瘋狂?我們在春天迎接櫻花、夏天看螢火蟲、秋天賞紅葉,即使所有事物最終都會消逝,日本人仍然在如此消極的世界觀中,積極找出了美學。」──村上春樹
 
 

作者介紹

作者簡介

大西克禮Yoshinori Ohnishi(1888-1959)


  日本美學家、東京帝國大學(東京大學前身)名譽教授

  東京帝國大學哲學系畢,1930年代開始於東京帝國大學擔任美學教職,1950年退休後埋首於美學研究與翻譯。譯有康德的《判斷力批判》,著有《〈判斷力批判〉的研究》(1932)、《現象學派的美學》(1938)、《幽玄與物哀》(1940)、《風雅論:寂的研究》(1941)、《萬葉集的自然感情》(1944)、《美意識論史》(1950)等,為日本學院派美學的確立者暨代表人物。

譯者簡介

王向遠(1962—)


  著作家、翻譯家。現任北京師範大學文學院教授,著有《王向遠著作集》(全10卷)、《王向遠教授學術論文選集》(全10卷)及各種單行本著作二十餘種,已出版譯作二十餘冊計三百六十餘萬字。
 
 

目錄

【導讀】 「日本傳統美的象徵性概念」
──靜岡英和學院大學人間社會學部準教授 蔡佩青 專文導讀
 
一  西洋美學史上不曾涉及的概念──多義的「哀」
二  物哀的矛盾情感──積極的哀、消極的哀
三  本居宣長的「物哀」學說
四  感情的「深刻」
五  心理意義到美學意義的哀
六  從「哀」到「美」的快樂與滿足
七  悲哀與美的關係
八  美的本質
九  物哀美學的歷史背景──平安朝時代的生活氛圍與文化發展
十  唯美主義與憂鬱的概念
十一 自然的無常與死亡警告
十二 「哀」概念的五種解讀
十三  黃昏風聲哀,誘思緒綿綿——論特殊美學涵義的「哀」
十四  紅色,讓我們先想到火還是熱烈?——作為情趣象徵的哀
十五  朝向宇宙意識的哀──哀美學的完成
 
 

導讀

日本傳統美的象徵性概念


  心なき身にもあはれは知られけり鴫立つ沢の秋の夕暮。

  這是日本平安時代末期的和歌詩人──西行所詠的著名和歌。歌中描寫秋天薄暮之際,水鳥突然飛離沼澤,是寂靜秋空中猛然響起水鳥振動翅膀的聲音,又或是水鳥遠離後的那種人去樓空的惆悵,觸動了早已出家為僧的西行那本該靜如止水的心,再次體認所謂感慨之情。

  前引和歌中的「あはれ(哀)」一詞,我暫且譯為感慨。感慨是很個人的內在心理現象,面對同樣的事物或場景,每個人在內心裡所產生的感觸絕對不會完全相同。不只是感觸的深淺問題,就連感觸的種類也可能因人而異,可能是歡喜的感嘆,也可能是憂傷的感嘆。日本古典文學作品中相當頻繁使用「あはれ」,不僅因為它在原本的感嘆詞詞性之外還衍生出名詞、動詞、形容詞的各種用法,最重要的是它幾乎能表達人的內心所有難以一言以蔽之的心情。現代日文中最常將「あはれ」解釋成「しみじみ」,而「しみじみ」所表達也是一種難以言喻的深入內心的感受。

  本書作者大西克禮,企圖從美學的觀點來說明這難解的感慨之情。大西克禮出生於一八八八年,這一年,原本擔任軍醫的森鷗外從歐洲留學歸國,開始文學創作活動,爾後成為享譽世界的日本近代大文豪。那是日本開始崇歐習洋走向近代化的時代,很多知識份子受政府指派到歐洲留學,自東京帝國大學畢業後幾年回到帝大教書的大西克禮也不例外。主修哲學的大西克禮在一九二七年留學德國、義大利、法國一年,回國後致力於宣揚康德學說、新康德主義,以及現象學等美學理論,著作了《康德「判斷力批判」的研究》(1931年)、《美意識論史》(1933年)、《現象學派的美學》(1937年)等書。但之後,他反過來開始批判這些美學理論,企圖建構出一套自己的美學體系。他在《風雅論──「寂」的研究》(1940年)中提到,「對美學而言,『日本的』特色完全不成問題。所謂『日本的』或『西洋的』,這樣的概念只不過是歷史性的問題罷了。『日本美學』只是一個權宜的說法,並沒有任何理論上的意義。」但正如《風雅論──「寂」的研究》的書名所示,這本著作徹首徹尾地在探究有關日本人用「寂」一詞所想要表達的淒涼美的概念。並且,在此書前後,他還發表了《幽玄與哀》(1939年)以及《萬葉集的自然感情》(1943年),都很詳細且深入地闡述日本的傳統美學概念。大西克禮說「日本的」特色不是問題,並非表示他不重視日本傳統美學,應該說身為日本人的他,將日本傳統美學定義在自己的美學體系之中。

  本書將《幽玄與哀》中探討「哀」的部分獨立出來編譯成書。本書從「哀」的定義談起,說明引發「哀」的感情裡,包含了積極性與消極性兩種完全相反的態度;再舉活躍於日本江戶時代的文學研究家──本居宣長的著作《源氏物語玉小櫛》、《石上私淑言》、《紫文要領》中對「もののあはれ(物哀)」的解釋,來闡明為何日本古典文學作品要字字句句提及「哀」,分析當時的人對「哀」的定義與用法,並藉此探究古代日本人的感情生活模式。其中有一個很重要的觀點是,「哀」這一美學概念,不只單純表達個人在生活中實際體驗的內心感動,而是進一步懂得去理解那種感動的心情。也就是說,「哀」不僅是一個忍不住發出的嘆息聲,而是能用理性思考那發出嘆息時心中感動的深度。

  大西克禮提出「哀」有五個階段的涵義,第一階段是狹義的特殊心理學涵義,也就是現代日文中所說的「哀れ」與「憐れ」,翻成中文時也剛好可以使用「哀憐」這樣的詞彙來表達。第二階段是一般心理學涵義,泛指一般性的感動,也就是「哀」最原始的感嘆詞用法,相當於中文古文的「嗚呼!」或「嗟夫!」等,可以是悲是喜。第三階段則是如《源氏物語》等平安時代的物語文學裡所描寫的,貴族們對「美」的認知與體驗,是一種幽婉豔麗的生活氛圍,一種觸景生懷且耐人尋味的情緒。但是,大西克禮認為用美學觀點來看「哀」的概念時,這三個階段的涵義都還只能算是一般性概念,必須將心中引發感慨之情的對象擴大到人生與世界,才能進入第四、第五階段的「特殊的」美。大西克禮在第四階段涵義的說明中,引用了多首西行的和歌,他說:「歌人西行深刻體驗並細膩描寫了這個層次的『哀』。那首歌詠水鳥飛離沼澤的心境,正是這種無法言喻的『哀』最好的寫照。」這個階段的「哀」,已經不再只是對眼前人事景物所觸發的感情,而是對整個人生所發出的厭世、悲觀的情緒,文中用「世界苦」來指稱這樣的世界觀。最後的第五階段,則是在第四階段的「哀」之中,融入優雅豔麗之美。

  然而,在最後這哀的美學概念趨近完成的階段,大西克禮似乎碰到了難題。在現有的日本古典文學作品中,實在很難找出一個最恰當的例子來充分說明這最後階段的「哀」的涵義,因為其與第三、第四階段的涵義之間的區別並不是那麼地明顯。但他提到了平安時代前期的和歌詩人──紀友則的一首和歌,「ひさかたの光のどけき春の日にしづ心なく花の散るらむ〈春陽如此柔和從容,何獨櫻花匆忙凋散〉」,他認為這首和歌的意境相當接近第五階段涵義的「哀」,但由於歌中沒有使用「あはれ」一詞,因此無法拿來當作具體的例子。雖然他又試著舉出幾篇散文作品,但仍無法斷言其中不包含其他階段的涵義。也就是說,在大西克禮的「哀」的美學理論中,發展到最後也是最深層的涵義時,已經無法用單一的情境來解釋,而是包含整個日本傳統美的象徵性概念。

  這難解的「哀」,讓我想起《堤中納言物語》裡〈縹色的后妃〉中的一個橋段。一位平安貴公子懷疑意中女性暫時返鄉的真偽而前往探查,躲在女性家圍籬外窺視時,意外發現屋中有二十多位姐妹,正在談論自己所伺候的貴妃佳人。話題中人個個似乎美豔動人,貴公子聽了也想參與其中,於是詠歌想引起姐妹們的注意。但姐妹們雖然聽到了貴公子的吟歌,卻故意相互笑談是聽見了怪鳥鳴叫而相應不理。這引發貴公子想更一步靠近,再詠歌,並輕手輕腳地爬上房外長廊,這下子姐妹們也故不作聲了。貴公子終於忍不住地說:「あやし。いかなるぞ。一所に『あはれ』とのたまはせよ。(奇怪了。到底怎麼了?哪個人跟我說聲『あはれ』吧。)」這樣的場景裡,為什麼貴公子希望有人對他說「哀」?這顯然不是悲傷之痛,也不是歡愉之喜。注解中將這個心情解釋為貴公子希望有人發現他的存在,對他說聲「嘿!你來了啊!」翻遍大西克禮在本書中對「哀」的說明,都沒有提到類似的用法,但相信讀者們也可想像那五味雜陳說不出的情緒。這位沒人搭理的貴公子,最後只能又默默地吟了首自哀自憐的歌,然後悄然離去。閱讀這一段時,我似乎可以看到貴公子的表情不斷地轉變,從猜疑變成好奇、興奮,又轉為焦慮、喪氣;而最後的畫面,則停留在貴公子轉身離開時牽惹了腳邊那花花草草的搖曳。這般雅人深摯的情懷與靜謐幽美的時空,就概括在一個「哀」字裡。

靜岡英和學院大學人間社會學部準教授 蔡佩青 專文導讀
 

詳細資料

  • ISBN:9789869633567
  • 叢書系列:Art
  • 規格:精裝 / 208頁 / 13 x 19 x 2.91 cm / 普通級 / 部份全彩 / 初版
  • 出版地:台灣
 

內容連載

〈一  西洋美學史上不曾涉及的概念──多義的「哀」〉

我將「美」、「崇高」(或壯美,即das Erhabene)、「幽默」三者,視為美的基本範疇。其中,「優美」(或稱婉麗,Grazie, Anmut)可視為是從「美」(das Schöne)這個基本範疇衍生出來的稍微特殊的類型或形態。而「哀」也可以想成是在這一延長線上衍生出的另一種新的特殊形態。但是,說起來這應該是形成日本整個美學框架的體系上的問題,我當然也很關注體系,但本書基本上要談「哀」,我姑且不再對上述日本美學體系等問題做深入追究,而是將「哀」從日本美學體系中分離,視為獨立的討論對象。

眾所周知,在日本文學史上,「哀」一詞經常被拿來概括日本人的美學概念。不過,這個概念是否真的被大眾認可為一個特殊的「美範疇」或「美學概念」呢?如果答案是肯定的,那我們該如何思考它的本質涵義?假如把它歸屬到das Schöne的基本範疇,視為其中衍生出的特殊形態,那麼它又具有怎樣的意義?探討這些問題當然是當下的課題,我們一開始也意識到當中存在許多困難。

首先,如果把「哀」看作是美的一種類型,那麼它的確是屬於日本人的。哀主要從平安朝的時代精神發展而來,意味著一種極端特殊的、獨自的美。這不僅是西洋美學史上不曾涉及的概念,即使在日本,對於哀也沒有過嚴謹的美學研究。從本居宣長(見註1)開始,日本學者對此多少提出了一些觀點,然而他們提出的觀點無論多麼傑出,從美學的見地來看,都很難說是充分的。既然談的是東洋或日本的美的概念,究明其美學上的觀點,是我們必須擔負並前進的全新課題。

最近瀏覽商品

 

相關活動

  • 愈是禁止愈是奢華——以春畫為教材的浮世繪教室
 

購物說明

若您具有法人身份為常態性且大量購書者,或有特殊作業需求,建議您可洽詢「企業採購」。 

退換貨說明 

會員所購買的商品均享有到貨十天的猶豫期(含例假日)。退回之商品必須於猶豫期內寄回。 

辦理退換貨時,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請注意保持商品本體、配件、贈品、保證書、原廠包裝及所有附隨文件或資料的完整性,切勿缺漏任何配件或損毀原廠外盒)。退回商品無法回復原狀者,恐將影響退貨權益或需負擔部分費用。 

訂購本商品前請務必詳閱商品退換貨原則 

  • 任選二書75折,滿499元限量送帆布袋
  • 滿額贈我讀我大器布質書衣

訂閱電子報

想獲得最新商品資訊,請訂閱免費電子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