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30
BL漫畫展
沒有小孩的她們:一段女性抉擇生與不生的歷史

沒有小孩的她們:一段女性抉擇生與不生的歷史

Without Children: The Long History of Not Being a Mother

  • 定價:450
  • 優惠價:79355
  • 優惠期限:2024年07月31日止
  • 運送方式:
  • 臺灣與離島
  • 海外
  • 可配送點:台灣、蘭嶼、綠島、澎湖、金門、馬祖
  • 可取貨點:台灣、蘭嶼、綠島、澎湖、金門、馬祖
  • 台北、新北、基隆宅配快速到貨(除外地區)
載入中...
  • 分享
 

OKAPI 推薦

  • 諶淑婷/問題不在小孩,而在女性身處的世界──讀《沒有小孩的她們》

    文/諶淑婷,|,衛城出版2023年11月03日

    每隔幾年,就會有關於女性生育選擇的調查發布,分析當代女性生育觀念的變化,然後得出毫無新意的結論:「女性不生或延後生育,是為了專注於事業和個人發展,但女性同時擔心影響到未來的生育能力」。許多政治人物抓住女性的焦慮,推出主打「凍卵」的生育政策,同時奉上更高的獎勵生育金,以各種方式對 more
 

內容簡介

生,還是不生?
生了孩子的女人,與沒生孩子的女人,
真的是光譜的兩極嗎?

  其實,影響女人生育抉擇的因素有很多,
  從生涯規劃,到害怕能否照顧孩子;從無法生育,到擔心環境危機……

  古往今來,許多女性,都曾在盡力過好這一生的掙扎中,苦苦思索:生活中是否有容納小孩的空間?無論她們做出什麼的選擇,都不免受到所處背景的影響──時代、社會、文化,是適合生孩子,或是不適合?她們是自己所屬歷史時代的產品,也是地球賦予她們短短時間禮物的產品。

  本書超越社會為母職、非母職劃下的界線,
  看到各個時代,女性面對的抉擇,或難以抉擇。

  ◆    一個激烈又孤獨的決定
  生,還是不生?這個決定並不容易。它往往是女性與自己的生理時間、生涯規劃、社會環境、文化環境等因素間,激烈又孤獨的對話。

  ◆    看見古往今來,女性「生或不生」的決定
  凝視古往今來女性「生或不生」的抉擇,讓我們更認識她們的時代、或她們所處社會的限制,也讓我們看見,不斷有女性在這道考題前,做出多樣的選擇,猶如繁花盛開。

  ◆    女性為生育掙扎的歷史,就是人類的歷史
  女性「生或不生」、「如何生」的歷史,並不僅是女性的事,而是人類社會的歷史本身。每一個生或不生的決定,都是一名女性與她的時代對話的結果。

  在這本溫暖而富有深思的書中,歷史學家海芬頓藉由梳理歷史,加上她對當代社會的觀察,思考這些與我們密切相關的問題:

  ★    多變的世界中,變化的母職與母職焦慮
  ★    養育一個孩子,需要一整個村子的協力?歷史上母親的支援系統
  ★    沒有孩子就沒有價值?認識沒有孩子的女性做出的貢獻
  ★    支持母親,也不去否定沒有孩子的女性,這是一體兩面

本書特色

  臺灣與世界許多地方,正走進低生育率的時代。過去生育經常被看做女性的責任,不生孩子或生不出孩子的女性,經常面對社會的譴責。但時至今日,我們必須正視,影響女性生或不生孩子的因素,既有個人抉擇,也是個人與時代、與環境互動的結果。這本書回顧這個抉擇被忽略的歷史,正視古今女性在生或不生路上的掙扎。這些既屬於女性個人,也鑲嵌在群體、社會、時代背景之中。

  即便在生育路上,每一位女性是在為自己做出決定,即便這些選擇千差萬別,但這本書講述的歷史,都能告訴我們:我們並不孤單。

名人推薦

  專文導讀/推薦序:
  成令方|高雄醫學大學性別研究所副教授兼所長

  共同推薦:
  李欣倫|作家
  林靜儀|立法委員、中山醫學大學附設醫院婦產部顧問醫師
  馬尼尼為|作家
  陳昭如|國立臺灣大學法律學院特聘教授
  鄭雁馨|中研院社研所研究院
  諶淑婷|文字工作者
 

作者介紹

作者簡介

佩吉.歐唐納.哈芬頓(Peggy O'Donnell Heffington)


  作家、美國芝加哥大學歷史系教授,研究領域為女性主義、婦女運動史與人權史,作品散見於《紐約時報》、《華盛頓郵報》、《時代雜誌》、《洛杉磯書評》、《波士頓環球報》等。

譯者簡者

廖素珊


  臺大外文系畢業,美國明尼蘇達雙子城校區比較文學研究所肄業。現專事翻譯。譯有《伊莉莎白女王》、《冰與火之歌第四部:群鴉盛宴》、《廣島末班列車》、《原來,古羅馬人這樣過日子!》、《狼與守夜人》、《被發明的昨日》、《縱走日本二千哩》、《日本秘境之路》等四十餘本書。
 

目錄

各界好評推薦
推薦序 我們/她們為什麼不生孩子  
給以前自己的建議
作者小記
序言:為什麼我們不想生?
第一章、    因為我們總得做選擇
第二章、    因為我們會孤立無援
第三章、    因為我們無法擁有一切
第四章、    因為地球
第五章、    因為我們不能生
第六章、    因為我們想要其他的人生
結語:所以請容我問,我們為什麼應該生?
致謝

 
 

序言

為什麼我們不想生?


  大部分對女性不生小孩的解釋集中在個人決定上:她想生小孩但不認為自己養得起;她長期以來太挑剔而沒找到伴侶,結果搞到太遲。或者她不想長大,不想把生活過好,像父母一樣相信生小孩後能一切順利、勇度難關;她選擇職業、買房、存退休金,而放棄生小孩。又或者她就是不願撇開眼前危機(政治的、環保的、經濟的,隨你挑)選擇希望。我們跟自己說,這些女人不做母親,因為她們選擇不成為母親。我們也跟自己說,如果她們想要小孩,早就會做別的選擇。

  如果我們真的這樣想,那我們就能得到原諒。在美國,選擇是自由的同義詞,在〈羅伊訴韋德案〉的協同意見書裡, 保守派最高法院大法官波特.斯圖爾特(Potter Stewart)寫道:「個人在婚姻和家庭生活有選擇的自由。」並判斷選擇墮胎也是是第十四條修正案保護的自由之一。從那之後,「選擇」一詞便是進步女性運動的口號,也成為墮胎的同義詞,很精準為一個對個人自由情有獨鍾的社會定調。一九七〇年代,重要而具爭議性的女性主義者蘇珊.布朗米勒(Susan Brownmiller),曾寫下一段知名的話,提及是選擇的理念「催生」第二波女性主義。無論是墮胎的選擇,職業與家庭間的選擇,或不生小孩的選擇,這些選擇都是具體的,我們不需要在女性得選擇或必須生育後代的世界裡,做出任何更大、更模糊也更艱難的改變。事實上,用「選擇」角度來界定女性主義的訴求,與美國夢中根深蒂固的個人主義理想相當契合。各種人生、自由和快樂的道路就鋪在每一位美國人眼前,他們只需要綁好鞋帶,踏上最喜歡的路就好。因此在今日,這種顯而易見的選擇自由,讓任何個體對母職或非母職的決定都像特意為之。

  在我們歷史上將非母職(non-motherhood)界定為刻意的選擇,對那些視不生育為異常的人來說,也是個有用的武器。那些女性能變成母親,但卻沒有,所以她們應該受到我們蔑視。當然,不孕使情況變得更為複雜,不孕通常牽涉到渴望成為母親卻沒辦法生的女性。她們想必認同母職作為一種理想的社會規範。也因如此,傑出的美國政治家和思想家想破腦袋,嘗試區分不孕和選擇不生的女人、區分如果允許會選擇母職,和可以成為母親卻不想當的女人。一九〇五年,戴著眼鏡的狄奧多.羅斯福(Theodore Roosevelt)告訴全國母親代表大會(National Congress of Mothers):「許多良善之人被否定擁有孩子的最高幸福……對這些女性……我們深感尊敬和同情。」該組織現在被稱為「家長教師聯合會」(Parent-Teacher Association),或簡稱PTA。但選擇退出母職的女人是「不討喜的生物」,猶如「無酵餅」般對社會無益, 是「現代生活中最令人不愉快且不健康的特色之一。」換句話說,有問題的不僅是一位沒有實踐母職的女性,更是她不成為母親的選擇。

  二十世紀最後幾十年,人工生殖技術如試管嬰兒的發明,讓區別「不孕」與「不想生」的天差地遠變得不再必要。儘管在過去與現在,生育治療都超越大部分人允許的經濟範圍,試管嬰兒的成功率變化也很大,但它的存在本身以及環繞它建立起的價值數十億美金全球產業,讓人覺得不孕症彷彿已經被治癒。我們的社會相信女人能隨心所欲地選擇避免、結束或開啟懷孕階段,即便這些選擇在道德上並不完全被容忍。任何沒生育的女性一定是自己選擇了這種人生。

  從經驗、邏輯和傳聞來判斷,我們知道這根本不是事實。最晚從一九九四年開始,有色人種女性主義者就已指出用「選擇」作為框架的不足。當時,一群黑人女性領袖、學者和社運分子提出「生育正義」(reproductive justice)的概念,以取代選擇。「選擇」一詞隱含做出選擇的行動者,但長期以來,許多美國女性被否定擁有這個地位。被奴役的女性不能合法擁有自己的身體,更別說為自己的生育做決定。在二十世紀,實施吉姆.克勞法的南方州, 設立特定用來限制黑人出生率的公共資助避孕診所。到了一九六〇、七〇年代,南方醫生對黑人女性執行強制絕育手術之頻繁,讓民權運動人士芬妮.露.哈默(Fannie Lou Hamer)將那種手術形容為「密西西比闌尾切除術」(Mississippi appendectomy)。一九七〇年代,印第安衛生局被指控在未經同意情況下,為四分之一的原住民女性施行絕育。但這不是古老歷史,在二〇二〇年秋天,一名吹哨者聲稱喬治亞州一處美國移民及海關執法局(U.S. Immigration and Customs Enforcement,縮寫為ICE)開設的營利收容所,會對移民女性執行強制絕育手術。而在許多案例裡,那些移民女性既未表達同意,也不懂足夠的英文來瞭解自己發生了什麼事。

  密西西比生育自由基金會的執行總監蘿莉.貝特倫.羅伯茲(Laurie Bertram Roberts)日前解釋道,「生育正義」是「生小孩、不生小孩,或有能力在合乎基本需求的穩定安全環境下,養育家庭的人權。」重點並不在墮胎,不在生不生小孩的選擇,而是在做出選擇的條件,以及任何被生下孩子得到的養育條件。正確的問題可能不是「為什麼美國女人不生小孩?」而是「女人還必須做出其他哪些決定而影響到生育選擇?她們是在什麼條件下做出這些決定?」或者更簡單的問題也許是:她們怎麼可能生?對許多年輕女性而言,即便是那些沒經歷過強制絕育暴力的女性,她們必須做生育選擇的條件如此有限,以至於她們根本不覺得有選擇。

  數字會說話。過去四十年來,美國疾病管制與預防中心(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的研究持續發現,很少有女性願意將自己標記為「自願無子女」(voluntarily childless)。二〇一七年,這樣的女性佔百分之六,稍高於一九八二年的百分之四.九。另一名研究者發現,百分之五左右的女性認同自己為「非自願無子女」(involuntarily childless),這通常意味著她們想要小孩,但被不孕所困。對其餘我們,也就是沒有生育的大多數人而言,我們沒有成為母親是經過一系列有時無關、但其實又和生育息息相關的決定,緩慢而間接地造成。像是回學校取得研究所學歷和改變職業;三十五歲時離開一段沒有愛情的婚姻;在無法提供家庭支持網絡的地方找到工作;堅持尋找一位比起你還能讓自己快樂的伴侶;認真考慮下一代人們有生之年會出現的氣候災難、火災、洪水和暴風。在一些案例中,無論是無帶薪育嬰假的工作、日間托育的高昂花費、我們驚人的學貸還款額、或在二十一世紀的美國擁有房子,以及希望退休需做的仔細計算,都由不得我們決定。我們之中有人嘗試透過生育藥物、人工授精或試管嬰兒來懷孕,但在整個流程變得太貴或體力無法負荷時決定喊停,因而活在選擇不生和無法生之間的灰色地帶。我們是某位學者說的「永遠的拖延者」(perpetual postponers),如果我們的生活走向另一個方向、我們身處社會有所不同,那我們這些女性就有可能成為母親。但當生理時鐘在午夜敲響、狂歡不眠之夜的吸引力褪去,或當懷孕變得稍微有意義時,我們年邁的雙親已經開始需要被照顧。

  要解釋個體和群體不生育很複雜。那不只源於經濟,或者自私、享樂式的歡愉,或不孕症的悲傷。對我們某些人來說,答案是全部,而且還有更多更多。現今社會缺乏支持,讓親職成為個人沉重孤獨的課題。經濟壓力迫使我們將職業和收入優先置於任何事之上。我們恐懼在人類已盡其所能破壞環境、不斷呻吟的地球上養育小孩,害怕會創造另一個人來幫助毀滅。我們有些人想要的人生沒有空間容納小孩,那種人生要求我們以其他方式花費剩餘的時間、精力和愛。

  這些都是老生常談。歷史上有很多極度想要小孩、對生育態度模稜兩可、因為沒生育而得到自由,或者無論如何從來都不生的女人。在今天我們擁有的高效避孕藥出現很久以前,在女性主義理論開始在母性和女性(womanhood)間拓展出空間很久以前,這些女性就不生孩子了。在我們努力建設生活、苦苦思索是否適合生育孩子的過程中,我們是自己身處歷史時刻的結晶,是這星球賦予我們短短生命時間禮物的成果。但歷史也告訴我們,我們並不孤單。

  我從封城早期,也就是新冠肺炎疫情期間開始寫這本書。當時學校和日間托育關閉,大家庭支持系統斷絕,人們無法接觸到朋友。父母和調皮搗蛋的學步孩童、無聊的小學生,還有悶悶不樂的青少年在相同的四面牆壁中共處與工作。某種程度上來說,父母和非父母的鴻溝變得比以前更大。尤其,母親承擔封城之下絕大多數孩童的照顧和虛擬學校教育責任,她們和沒生育的女性經驗差異延展如此之遠,讓兩者之前擁有的最後一項共通點面臨斷裂威脅。對許多母親而言,沒有小孩的朋友訴說有關在家裡無聊的烘焙、做瑜珈和在網飛追劇的經歷,不但讓人無法瞭解,還引人憤怒。而對沒有生育的女性來說,封城早期幾個月感覺起來像是自我確認。一名女性在推特上寫道:「我選擇不生小孩是有原因的,儘管疫情期間被關在家好幾周不是明確的原因,但也相去不遠了。」

  美國的母職危機當然不是病毒的產物。新冠肺炎只是暴露有孩子與沒孩子的兩種女性早就知道的事:儘管我們都被期待要成為母親,一旦我們做了,卻得不到多少支持。小兒科診所只在星期一至星期五,九點到五點間看診。美國的學校在兩、三點放學,即便在二十一世紀最人道的工作日,放學時間都比下班時間早好幾個小時。在美國某些地區,日間托育或學齡前教育的花費幾乎是一份全職專業薪水,而孩子不僅每天都要餵,一天還得餵好幾次。總是有人得折洗好的衣服、準備每個人的午餐便當、預定課後活動和夏令營、幫忙寫家庭作業、準時赴醫生的約,還有花費寶貴的帶薪休假時間,留在家裡照顧生病的小孩。在我們的社會中,養育子女需要傾注時間、金錢和精力到從未發揮作用的系統漏洞中,而那些系統往往一開始就沒有被建立。

  近幾年來,所謂的媽咪戰爭點燃母親間的戰火,她們對如何「正確」擔任父母表達強烈歧見。要自然分娩還是無痛分娩?親自哺乳還是奶瓶餵哺?要當全職母親還是送小孩去日間托育?要一起睡還是訓練獨立睡?要不要打疫苗?還有你的小孩到底該不該在十月的喬氏超市(Trader Joe's)停車場穿外套?我們應該指出,這些論辯大部分還是個別母親能夠控制的事。媽咪戰爭並沒有在無法控制的更廣大區域開闢戰場,像是日間托育和健保花費、集體缺少的帶薪產假,或在職場上降低有生育女性的薪水這種變相的母職懲罰。這麼講其實是有道理的。美國的母親注定會在大事上失敗,難怪她們要為了日常小事錙銖必較。即便女性成為一名母親,完成社會對妳的角色要求後,妳仍舊無法勝利。

  當然沒生小孩不是什麼新鮮事,但在其他地域或時代,撫育孩子的雙手與心不必然,或說獨屬於生下他們的那個人。在其他時空,養育下一代必須承擔的風險、負擔的責任和得到的報酬,往往是由社群共享。這個社群包括沒有生育的女性以及小孩的生母。今日,在缺乏社區、社會、機構或任何支持的情況下,生育小孩被簡化成個人是否有意願承擔責任和風險的行動。親職使我們疲於奔命,但我們又被要求要獨立作業,或者更粗淺一點說,我們只能仰賴自己的銀行戶頭和少少的東西。默許和認可這件事的回報是一肩扛起獨自照顧孩子的責任,而不這麼做的懲罰,則是在孩子人生中幾乎不受到認可。

  然而歷史告訴我們,事情並不需要如此。從十一世紀的修女到十九世紀支持女性選舉權的人士,從二十世紀的環保人士到黑人和原住民女性主義者,長久以來不同女性的存在一直跟我們說著,支持母親和恢復沒生育女性的社會價值是一體兩面。也許是到了我們該傾聽的時候。
 

詳細資料

  • ISBN:9786267052969
  • 叢書系列:beyond
  • 規格:平裝 / 304頁 / 14.8 x 21 x 2 cm / 普通級 / 單色印刷 / 初版
  • 出版地:台灣

會員評鑑

5
1人評分
|
1則書評
|
立即評分
user-img
5.0
|
2023/11/08
本人面對任何(尤其長輩)譴責不生育的典型回嗆句法是:「反正這是我自己的選擇。」

畢竟對於幼體形態人類完全無感,因此特別痛恨社會對女性大眾的「母愛」、「為母則強」諸如此類的讚譽,年少就意識到刻板的性別期待早就淪為某種道德束縛跟壓迫。然而我對生育的無興趣零打算不規劃,到底是為了反抗生殖主義?是反父權異性戀家庭結構霸權?是恐懼自己可能的升學/職涯機會被剝奪?還是恐懼新生命必須一再面對自己生長歷程面臨到的各種痛苦?或著我講了一堆,結果只是單純討厭小孩?

總之,Peggy告訴我,妳的選擇不是(出自)妳的選擇,妳的疑慮也不只是妳的疑慮。

/

「將無子女率升高視為女性主義的勝利很誘人,這反映人們打破或至少撼動了長久以來控制美國家庭,作為一種常規化生活方式的異性戀框架,一個世代的女性集體表達她們有選擇也能選擇想要的人生。

但我對於把這件事稱為勝利感到很猶豫,因為在這些選擇中,有許多是出於經濟痛苦、缺乏支持和對未來的恐懼。」

/

生育的是與否,事實上牽涉時代種族經濟階級政策生態環境社群支持系統等等等等等,而childless/childfree 的交集也涵蓋了想生育而無法生育、無經濟能力做生殖治療的族群,她們的主體往往因無法生育被社會剝奪,不男(又因為無法生育而)不女。

八月底看到出版消息馬上就預購。本來想說是一本可以過年帶回家供奉在桌上輕鬆碾壓長輩的聖經,但非常驚艷的發現,在市面上談論女性生育自主權的書籍千篇一律,然而Peggy為這個討論的可能指出了一個新的方向與出口,不管是 childless 還是 childfree 的弔詭,還是關於女性生育歷史脈絡都梳理的很清晰。是2023下半看到最令人振奮的一本書!
展開

最近瀏覽商品

 

相關活動

  • 【人文社科】理財先理心,改寫「薪」藍圖!采實電子書商業理財書展,參展書單書85折起、任選2本82折
 

購物說明

若您具有法人身份為常態性且大量購書者,或有特殊作業需求,建議您可洽詢「企業採購」。 

退換貨說明 

會員所購買的商品均享有到貨十天的猶豫期(含例假日)。退回之商品必須於猶豫期內寄回。 

辦理退換貨時,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請注意保持商品本體、配件、贈品、保證書、原廠包裝及所有附隨文件或資料的完整性,切勿缺漏任何配件或損毀原廠外盒)。退回商品無法回復原狀者,恐將影響退貨權益或需負擔部分費用。 

訂購本商品前請務必詳閱商品退換貨原則 

  • 臉譜全書系
  • 大塊全書系
  • 簡報溝通說話展(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