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閱讀日
N/A 不適用【第167屆芥川賞入圍作品】(親筆簽名版)

N/A 不適用【第167屆芥川賞入圍作品】(親筆簽名版)

  • 定價:280
  • 優惠價:9252
  • 本商品單次購買10本85折238
  • 運送方式:
  • 臺灣與離島
  • 海外
  • 可配送點:台灣、蘭嶼、綠島、澎湖、金門、馬祖
  • 可取貨點:台灣、蘭嶼、綠島、澎湖、金門、馬祖
  • 台北、新北、基隆宅配快速到貨(除外地區)
載入中...
  • 分享
 

OKAPI 推薦

  • 盧郁佳/月經恥辱是一種病,厭食症是治我的藥──讀《N/A》

    文/盧郁佳,|,皇冠文化2023年10月24日

    入圍芥川賞,年森瑛的小說《N/A》,女校學霸尾城說爸媽不讓她讀大學,只有爺爺支持她。現在爺爺過世,她私訊死黨圓香、翼沙,透露打擊徬徨。圓香回訊安慰,每打一句就刪一句,親熱怕裝熟,客氣又怕冷漠,說什麼都不對,太公式。最後只能送出三隻小動物埋頭喝茶的貼圖。這段讓人悵惘,命運聽大人決定 more
 

內容簡介

◤第167屆芥川賞入圍作品◢
 
全場怪物級評審一致支持,
破例的文學界新人賞得獎作
 
不是 #女校王子、#厭食症、#LGBT,
此刻我能不能就只是——我自己。
 
|特別收錄|
繁體中文版紀念作者序
 
松井圓香,高二生,和學姊交往三個月。
暫時還不能讓體重計的數字超過四十。
至今還沒找到,不是家人、不是友人、不是戀人的──
「無可取代的人」。
 
# # #
 
  N/A:
  Not Applicable 不適用
  Not Available 無法提供
 
  十三歲的某一天開始,圓香的「特色」就成了眾人品頭論足的話題。
  明明只是討厭月經才控制體重,卻被以為是在減肥、被看作是厭食症;
  明明只是想要擁有無可取代的關係而和學姊交往,卻被要求為LGBT表態。
  討厭的東西就是討厭。只是這麼簡單的道理,大家卻都不能理解。
  她「不適用」於任何定義,也「無法提供」別人想要的樣子,
  對於那些自以為是的溫柔和顧慮,她只希望他們都閉嘴。
  她還在尋找那個無可取代的人。
  那個會單純地把圓香當成圓香看待,對圓香說屬於圓香的話,
  那個跳脫重要度金字塔之外,無可取代的人——
 
  ▍文學界重量級評審們一致支持
 
  「本書充滿任何人都無法定義,活生生從肉體中擠出來的文字。」──青山七惠(芥川賞、川端賞得主)
 
  「揭露了對少數派過於淺薄的描寫所帶來的不對勁,同時又對這樣淺薄的揭露進行了批判,這不正是當代文學所需要的嗎?」──東浩紀(三島賞得主)
 
  「本書清楚細膩地描繪了現代人以及現代社會的瓶頸。」──金原瞳(芥川賞、谷崎賞、昴文學賞得主)
 
  「那些會讓大家覺得很受傷的事情,其實打從一開始『就沒有任何人受傷』,這點讓人很有共鳴。」──長嶋有(芥川賞、大江賞、谷崎賞得主)
 
  「透過故事的力量,對主角以及小說而言,那些重要且無法輕易化作語言的東西,得以確實存在於這部小說之中。」──村田沙耶香(芥川賞、三島賞得主)
 
  「獲得全場一致支持的得獎作品,期待作者今後大顯身手。」──中村文則(芥川賞、大江賞得主)
 
  ▍初登文壇即大放異彩的新人作家
 
  「原本以為會被扔進碎紙機裡的東西,變成了大家都看得到的書籍,讓我很開心,但另一方面,也有些害怕。明明是難以用文字表達的東西,卻選擇了用文字來表達,而且只有藉由這種狠毒的方式,我才能為這個世界上某個角落的某個透明人說出他的心聲。直到現在我也不知道這麼做是否真的正確,我相信這只能留待讀者們去評斷。請多多指教。」——年森瑛
 
  1994年出生,法政大學文學部畢業,現職公務員,居住於東京。這是文壇對這位新人作家的所有了解,然而初次挑戰中篇小說,就讓所有讀者留下深刻印象。
 
  ▍躁動的靈魂自肉身淬鍊出文字
 
  「月經的經血,很鈍。不像從傷口流出來的血那樣銳利,有一種愚鈍的氣味。原本在體內的東西,只要離開身體,就不會想要它再度回到體內。」
 
  「就算只是吃鬆餅或送信這種普通的小事也會讓世界看起來閃閃發亮,擁有這種別人無法取代的關係,才能稱為無可取代的同伴。」
 
  「海報上面畫著在地球上以相等距離手牽手繞成一個漂亮圓形的人們。只要她踏出去,整個圓就會崩塌,所以她不能離開。她不能讓那些溫柔牽起她的手的人失望,只好靜默並且露出微笑。」
 
  描寫對於生理、戀愛、性別、社會的格格不入,以及「被歸類」的厭倦。刻意使用和讀者保持距離的第三人稱,卻精準得彷彿是每個人的第一人稱。
 
  ▍插畫家「CLEA」繪製封面
  
  「圓香感覺自己好像脫離了身體。皮膚彷彿被削皮刀劃開,肌肉軟綿綿的,血管和神經都擴張開來,然後被風吹走。她就像是為了不讓祖母血緣斷絕,在女孩製造工廠組成的娃娃。圓香的身體,變成和圓香無關,但是又備受關愛的某種東西。」
 
  呼應小說裡的「在女孩製造工廠組成的娃娃」,CLEA畫筆下貼滿他人期待標籤的盒裝圓香,用無奈的眼神對世界發出無聲的吶喊。
 
同為N/A的感同身受推薦
 
  「只要用過Excel,一定曾看過『N/A』這個惱人的函式錯誤訊息,意指公式找不到符合項目。
  初次見到《N/A》的主角圓香時,一定也有相同的惱人感受。
  從家庭到學校,再到親密的關係,她覺得自己被錯誤定義、亂貼標籤,在強調多樣性的時代裡找不到符合自己的項目。
  她自己被自己困擾著,一如青春時代的我們,曾經都是N/A。」——【#作家 #挑食家 #不吃苦瓜 #標籤是快速讓人認識你&讓人知道如何對待你的方法之一】ami亞海
 
  「《N/A》本質上是關於探索性別認同的少年時代。主角是年方荳蔻的少女圓香,同時排拒又肯定自己的女性身份,從內而外,從身體到家庭、朋友、親密關係,無不展現這種拉扯。一方面深深認同女性,但另一方面又深深排斥女性。這是圓香作為生理女性面對的根本議題。然而最重要的是,沒有人需要決定他自己是誰。在性別的領域中,處於未定、未知的狀態,也未嘗不可。未定也是一種美麗而具有力量的存在(Undecided is powerful and beautiful)。」——【一個讀者】許菁芳
 
  「青春是童年與成年之間的過渡,然而,青春作為二者之間的橋梁,往往顫顫巍巍,稍有不慎便會跌得粉身碎骨。只是,從未有人能看見我們青春歲月裡的破碎。我們深埋著這些破碎,埋入記憶深處,逐漸成為一個沉默的人,如同書中所言:『這些話沒有飄散到別的地方,一直待在原地。』
  直至多年後,某個瞬間,我們才明白,青春原來是學習如何尋覓、訴說與安定的階段,只是青春如斯短暫,還沒覓得方向,還未懂得訴說與安定自我,我們便長大了,避無可避地成為一個必須獨當一面的人。
  那些破碎的曾經,深埋的話語,聞道猶迷、無法安定,始終停留於當初的某部分的自己,皆被溫柔地寫入這個故事裡。」——【質數】陳曉唯
 
  「一個人身上,可能沒有任何標籤嗎?
  這是在閱讀《N/A》這部小說時,經常迴繞在心頭的問題。
  瘦到沒有月經,幾乎沒有女性性徵的高中少女,在學校裡被視為『大家的男友』那樣的存在,所以這樣的女孩與另一名女性交往,就是『傳說中的女同志』嗎?就是大家想像中那種必須面對社會眼光、承受家人壓力、渴望迎向同居人生的那種關係嗎?原本就在各種可能之中尋找自我定位的少女時期,渴望被認同的孩子或許會拚命將想要的標籤貼在身上,但也有這樣的孩子,會看著自己身上的標籤,想著『可是,那不真的是我』。」——【放棄與標籤搏鬥(下略三萬字)的小說家】劉芷妤
 
  「於控訴一字不著,但《N/A》像提拉米蘇手指餅乾吸飽了咖啡酒和咖啡,雖看不見卻滿溢咖啡香、酒香那樣,它以青澀情懷吸飽了未說出來的話、眼淚與血。它絲絨般服貼,在甜美芳醇下暗藏苦澀。如果看到女友手指裹OK繃,說聲感覺好痛,這種同理心是浮面的;那麼深度的同理,就需要這一整本書才能滿足。」——【想說也無能為力的人】盧郁佳
 
  「很細膩描繪難以被定義的事物,性別、自己、關係、討厭的東西就是討厭但又說不出為什麼,讓我想起了無法明白自己喜歡什麼、屬於什麼的過往,這就是小說難以取代的魔力。我們需要許許多多個體的獨特經驗,在女性、LGBT群體中,展現出不同的樣貌。這本書充滿自己的聲音,非常好看。」——【讀者】簡莉穎
 

作者介紹

作者簡介

年森瑛


  1994年出生。2022年初登文壇即以〈N/A〉獲得第127屆文學界新人賞,並入圍第167屆芥川龍之介賞及第37屆三島由紀夫賞。

譯者簡介

涂紋凰


  輔大譯研所畢業。曾任職日商,現為專職譯者。喜歡推理小說,永遠都在規劃下一次旅行。近期譯有《第一次的…》、《致我深愛的每個妳》等書。

  個人網頁:qtu2011.weebly.com
  賜教信箱:qtu2011@gmail.com

 
 

詳細資料

  • ISBN:9789573340812
  • 叢書系列:大賞
  • 規格:平裝 / 160頁 / 12.8 x 18.8 x 1 cm / 普通級 / 單色印刷 / 初版
  • 出版地:台灣
 

內容連載

這是她十三年人生中,第一次覺得印刷用紙看起來像在發光。

教室的冷氣壞掉,只好打開窗戶,空氣中混合著止汗劑、洗髮精、沒洗的室內鞋、手背上乾掉的口水臭味。

兩片窗簾各自從中間束起來,布料因空氣而膨脹,看起來像一件胸罩。她坐在窗邊的位置,側身往前傾,接下傳過來的紙張。她平時看都不看就帶回家當作吸油紙用的保健室傳單,上面的標題吸引了她的目光。

「體重過輕會有停經的風險。」

「為了將來,請不要過度減肥。」

從那天晚上開始,她就不吃碳水化合物。媽媽如果嘮叨,她就說吃太多會想睡覺,沒辦法好好讀書或參加社團活動。她的體重本來就比平均值還輕,所以月經很快就停了。她不懂這有什麼好禁止的,甚至覺得那些月經來會痛的朋友也一起加入變瘦停經的行列就好了,但是怕她們覺得她是在炫耀自己的體型,所以她什麼都沒說。那些很羨慕她、吵著要減肥卻每天吃零食的朋友,覺得吃比瘦重要,她可不能潑她們冷水。

即便如此,她還是很想和別人分享這種心情,所以在很少用的推特上面搜尋「月經 沒來」這個關鍵字。「月經沒來很不安~」,不對。「月經一個月沒來了,好煩惱要不要跟男朋友說」,不對。「說月經沒來的時候只要把搞笑團體小崇小敏的小敏照片設成桌面就會好的人,真的有病」,都、不、對。用「月經沒來好開心」搜尋,結果出現「我想說月經怎麼沒來,結果是懷孕了!好開心喔~」、「月經沒來讓我覺得自己好像懷孕了,好開心」、「月經沒來,該不會是……(嬰兒表情符號)(愛心表情符號)好開心!」她默默關掉應用程式,查詢之後,反倒被拉去其他地方了。過一段時間之後,她在家人共用的電腦發現搜尋履歷裡面有「小孩不吃飯」、「阻止小孩減肥」、「厭食 父母 應對」、「厭食 原因 母親」,讓她覺得媽媽好可憐。她不想讓媽媽白操心,所以決定把體重維持在四十公斤出頭。長時間坐在學校堅硬的椅子上,大概到第四堂課的時候尾椎骨就開始痛,所以她在防災頭套上面再疊坐墊才能坐下。雖然被叫去保健室接受諮商好幾次,但她除了身高以外,什麼都沒有改變,就這樣國中畢業了。即便在直升高中部之後,她仍然是除了受傷或者痘痘破掉之外,沒再看過自己的血,差點就這樣畢業了。

會員評鑑

5
19人評分
|
19則書評
|
立即評分
這是一個關於反覆貼上與撕除身份標籤的故事。

主角松井圓香無法用任何身份標籤來定義自己,但她「只是想做自己」的種種行為與想法卻不斷被人貼上各種標籤,如:#厭食症 、#LGBT等,甚至還因為這些標籤而被過度地「理解」與「包容」,讓她既困擾又孤單⋯⋯

整本書非常的精巧,只有153頁,很快就能完讀,不過內容卻發人深省。在閱讀過程中內心會不自覺地帶入許多社會刻板印象,然後再慚愧地自己撕下對主角「過分」的解讀與猜測。覺得作者能把這樣「為人貼標籤」的社會固有習慣用文字展示在讀者眼前、給讀者來個當頭棒喝,是很厲害的事情,不虧是作者初入文壇即一鳴驚人的得獎作品。

分享書中我很喜歡的一段👇🏻

「保健室老師後面的牆上,貼著一張夕陽漸淡的人權週海報。認同多樣性,讓我們互相幫助吧。海報上面畫著在地球上以相等距離手牽手繞城一個漂亮圓形的人們。在固定的地點手牽手,一步也不移動的人們。

圓香也變成其中一個人了。因為只要她踏出去,整個圓就會崩塌,所以她不能離開。她不能讓那些溫柔牽起她的手的人失望,只有靜默並且露出微笑。

她明明就不屬於任何一種特質。

圓香明明就什麼都不是。」

▫️▫️▫️▫️▫️▫️
完讀本書後的兩個感觸:

▶ 也許就不是你想的那樣!
你是否也有過很想撕掉身上標籤的時候呢?
碰上與自己相異的人時,人們總喜歡為對方套上某個標籤,把人群送作堆,然後定義一番,好似這麼做我們就能理解所有的人,也知道該用「哪些正確話語」和對方進行「正確且合適」的對話。但有時候過度追求「政治正確」不管是對當事人還是對特定族群來說,都會有反效果,畢竟我們越刻意、越證實了那些「奇異之處」;我們越是為別人套上標籤,越是讓對話與關係被禁錮於狹隘的視野裡無法伸縮、也令人無從跳脫。

▶ 我們天生與孤單同行
人類是群居動物,但我們天生與孤單同行。為別人貼標籤容易帶來誤解,但我認為找尋「適用於自己的定義」也是許多人終其一生不斷在追求、也因此感到無盡孤單的源頭。人人都希望被理解,但我們是否真正了解自己其實也是一個很大的未知數。就像書中不斷在找尋生命中「無可取代的人」的主角一樣,我們可能在拿起與撕下標籤的過程中,也不斷在徬徨著。可能這種與生俱來的孤獨感就是像原罪一樣無法擺脫的存在吧!

《小王子》一書有這樣的一句話:
🌹「我們在沙漠裡頭感到孤單;我們在人群裡也同樣感到孤單。」

我相信每個人都在擁抱屬於自己的孤單,只是源頭來自各方,如人飲水,冷暖自知。

更多書評分享,歡迎追蹤我的 IG👇🏻
【喜歡書的女子 | Valerie】@valerie_the_bookworm
展開
user-img
5.0
|
2023/12/22
比設想中好看很多的一本書,
在有點特立獨行的書名、
偏少的頁數、
較不具知名度的作者等條件下。
我本來第一時間沒打算購買這本書。
但看到芥川賞的性質向來代表作品具有某種獨特性,
這本書我覺得很順暢,
平實但有衝擊的深度描述了一個群體裡會出現少數自我存在跟自我懷疑的人物類型。
我覺得好精彩的部分是每個人或多或少會有類似的經驗,
或者也看過這樣的人,
但本書把她們的思維跟行為原因描寫的理所當然,
讓人在閱讀的同時彷彿就理解一個這個時代的少女。
另外作者序也讓人更理解這本書的來由,
但作者很聰明的沒有透露任何情節,
所以讓閱讀體驗不被影響。
另外題外話,
出版社辦越多試讀活動讓越多評鑑不斷的節錄跟透露,
有時候為作品感到可惜。
展開
user-img
5.0
|
2023/11/06
劇透警告
【試讀】當想像的血落入現實——記《N/A》
  《N/A》這本書的文字很獨特,即使透過語言翻譯之後,依舊保有鮮明的個性,讀來有種看似輕如鴻毛、實際卻深及血肉的徬徨與拉扯感。《N/A》故事聚焦在主角松井圓香身上,她的身上有許多被家人、朋友與學校老師定義的標籤,例如:過瘦、停經、厭食、同性戀、女校中的王子等等,而這些標籤於她來說卻是她急於擺脫的猛獸。文中多次提及她渴望的是成為「無可取代的人」,而她一連串看似脫離正軌的行為,或許只是她在追尋的過程中小心翼翼嘗試後所呈現的結果。
  從試讀篇章伊始就能發現,「血」是《N/A》不斷出現的重要意象,無論是主角圓香自己的血,還是圓香的朋友翼沙等人的血,這些自女孩兒身上滴落的鮮紅,都在故事中獨具意義。經血是主角圓香拚命想要擺脫的存在,然縱使她故意讓自己的月經停止,卻還是會在不經意間被紙劃傷,月經也還是會自動悄悄出現。被劃傷的手指與自動出現的月經彷彿在暗示一切終有破口,而血與呼吸同樣都是生命無法避免的元素,「血」所象徵的或許就是圓香身為女性最劇烈的抗爭。比起社會中無形的制度及文化枷鎖,「血」,尤其是經血,可以說是女性在身體上一輩子都不可能逃脫的枷鎖。圓香對月經的抵死抗拒,其實是她在嘗試搶奪身體主導權的抗爭,她想要背離社會對「女性」概念的枷鎖,卻又脫離不了束縛她的身體與社會,所以她因而痛苦萬分。就連奶奶隨口的「女生不要著涼」的關心,於她來說仍帶有被他人用「女性」的視角凝視之感,所以她感到不舒服、不自在。另一方面,翼沙與安住老師起衝突時流的鼻血,又加強了血作為《N/A》重要意象的意義。血在情節上似乎還代表著一種流動與前進,沒有血的時刻則是代表著故事中女性角色生命的停滯。除此之外,流血還代表一種弱勢、弱態:「明明不會死,但是身體卻流血,讓人覺得很丟臉。如果別人因為這樣,對自己好,那就更丟臉了。」與其說翼沙與圓香是討厭流血,不如說她們是討厭必須呈現弱態的自己,以及會被別人視為弱態的社會眼光。
  在血之外,我覺得《N/A》的另一個重點在於「找尋定位」。舉例來說,我認為圓香之所以會點頭和同性交往,而且是和曾經的實習老師小海交往,這種帶著禁忌意味的嘗試,其實是圓香游離在一般世界之邊緣的同時,渴望保有與世界的連結的掙扎。想成為「無可取代」的存在正是圓香的心結,就像她和小海一起吃甜點時所說的:「就算只是吃鬆餅或送信這種普通的小事也會讓世界看起來閃閃發亮,擁有這種別人無法取代的關係,才是無可取代的人。」她想找到自己的特殊定位,卻又遍尋無果,最終只能先勉強自己去嘗試,卻還是無所適從。這也可以從圓香與小海的相處去理解,其實圓香之所以那麼努力地試著去回應小海想要做的事、問的話語,都是為了讓自己找到/成為那個特別的人,目標是為了她自己,而不是對方。但是小海特別搭配圓香喜歡的香水、約圓香去她可能喜歡的地方,都是在為對方著想、希望對方能夠喜歡,如此平行的思考,自然難以長久。而圓香認為「因為只要她踏出去,整個圓就會崩塌,所以她不能離開。她不能讓那些溫柔牽起她的手的人失望,只好靜默並且露出微笑。」則更是說明她只是妥協地將自己置於這個社會表面的秩序之中,實際上仍苦於找到自己理想的位置。這樣的掙扎是很哀傷而疼痛的。
  除了「血」與「找尋定位」之外,我覺得《N/A》中還有個特別有趣的討論,即是對「包容」、「同理」等概念的鬆動。以圓香對保健室老師話語的思考為例:「環繞女性的負面風氣都已經在改變了,所以妳也可以不要在意別人的眼光,自由自在地活喔。這就是保健室老師一串話的重點。和她毫無關聯的社會責任,被強加在她身上。在大人的心目中,圓香在自己個人意志之下做的事情,只是被社會風氣壓抑的結果。」圓香的自白讓我思考,或許有時候社會所以為的「同理」不是真正的同理,只是一種以同理與包容為名、實質上依舊希望你向大眾靠攏的霸道行為。又譬如翼沙對圓香說的話,翼沙與圓香相比就是非常女性的高中生,追逐偶像、彩妝、交男朋友、吃東西前要拍照,而她試圖理解圓香與學姊交往的那個段落對我來說十分膽戰心驚。翼沙明明想要表達關心與包容,卻終究注定將圓香越推越遠,這是因為與其說圓香恐懼被發現與女性交往,不如說是害怕「被他人關注」這件事,她不喜歡被放在聚光燈的正中央,她想要的是私人的、親密的、不公開的關係,也正是她反覆說的「無可取代的人」。在翼沙試圖表達自己對圓香的關懷,以及對同性戀的包容時,圓香自述:「她只是因為想要有一個無可取代的人,才嘗試和小海交往,卻因為這樣被定義成LGBT。變成一個想和同性談戀愛的人。」人們自以為的同理與包容,對於當事人來說很有可能只是曲解與困擾,而強迫對方去理解自己的包容,或許於當事人而言更是一種暴力。從這個角度來看,也難怪小海在圓香談分手時,以禮貌、人品等言論要求詳談時,才會一點效果都沒有,反而激化圓香的情緒,因為小海說的每一句都是圓香最渴望擺脫、卻又擺脫不掉的限制。
  「她希望無可取代的人能待在她身邊。希望這個人能夠單純地把圓香當成圓香看待,對圓香說屬於圓香的話。她想要同等重視並且溫柔對待這個人,希望能到死都和這個人快樂地在一起。」某方面來說,圓香渴望的東西很純粹,她希望能剝離世界在她身上加諸的所有定義與標籤,單純讓「自己」這個存在被某人注視著。然而她所嚮往的於現實社會來說畢竟太過極端,也只能使她將自己往更加極端之處推進。我猜想,在試讀範圍的最後,隨著圓香向小海道謝,會不會代表著她從自己想像的恐懼之中落到了現實之中呢?圓香所謂的「大家都會認可、圓潤又溫柔的話」,或許就是她嘗試從自己的恐懼與想像中走出,顫抖著與世界真正接軌的某個瞬間吧?當圓香的經血終於落下的瞬間,青春、徬徨與恐懼的一切似乎也開始慢慢前進與改變。
展開
user-img
5.0
|
2023/11/06
主角圓香過著平凡無奇的校園生活,他敘述自己日常的口氣,就像普通學生茶餘飯後的閒聊,讀起來相當平易近人。正因如此,故事裡圓香的經歷也特別真實。
男性與女性、成年與未成年、母親與女兒、老師與學生、異性戀與其他性傾向,每個人自出生便擁有許多身分,也被教導各種行為甚至思想以符合社會的期待。長久以來,人們早已厭倦把自己硬塞進統一規格的包裝盒裡,總是努力探討掙脫束縛和解放的方法。所謂的標籤,一方面製造許多刻板印象,一方面也提供特別的歸屬感。在已經相當自由開放的現在,圓香仍然為各種身分標籤所苦。過去人們撕除了舊有的標籤,卻隨著時間製造了更多新的,明明獲得自由卻也更加茫然。
試閱最後,圓香出現了讓人在意的轉變。面對身上許許多多的標籤,究竟是妥協還是接納呢?圓香是否能更自在的成為「圓香」呢?
展開
user-img
5.0
|
2023/11/05
N/A:
Not Applicable 不適用
Not Available 無法提供




「標籤」,原意是重點,是必須特別注意的事項。
後來,標籤變成符號—刻印在某些人事物身上的記號。




過瘦的圓香,標籤是「厭食症」。
跟女性親密互動的圓香,標籤是「LGBT」。
瘦到沒有女性性徵的圓香,標籤是「女校王子」。




而真實的,屬於圓香自己真實的想法與行動:
討厭月經,所以用過瘦讓自己停經。
想找「無可取代的人」,所以嘗試與學姐交往。




或許這是世界總是用二分法,或者更簡單的方式,將人分類。
跟異性交往是異性戀;反之則是同性戀。
打扮中性的女生是同性傾向;打扮女性化的男生亦然。




人與人的相處與應對,似乎也有一套公式。
遇見朋友傷心難過時,該如何安慰或提供協助?
說出哪些話能夠溫暖對方?或者變成冷血代表?




沒有到很親近,還有些距離,這種人際間格格不入的感覺,在故事中給我很深的感觸。
因為怕最後只剩自己一個人,所以必須把握住現在的友誼。並沒有討厭朋友,卻總是有不知如何表達言詞之感。
這種粘膩的情感與內心糾結,不光是圓香,在我的日常裡也時刻發生。




這不是一本愉悅的小說,中間感覺到圓香的不知所措,不知如何與這個世界相處。
但也讓人藉由故事思考,自己是……?
你能定義自己嗎?還是被他人定義了?
或者,人之所以為人,根本無須定義?
展開

最近瀏覽商品

 

相關活動

  • 【文學小說-日系推理】新本格派推理代表人物.綾辻行人封神之作《霧越邸殺人事件》經典回歸!
 

購物說明

若您具有法人身份為常態性且大量購書者,或有特殊作業需求,建議您可洽詢「企業採購」。 

退換貨說明 

會員所購買的商品均享有到貨十天的猶豫期(含例假日)。退回之商品必須於猶豫期內寄回。 

辦理退換貨時,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請注意保持商品本體、配件、贈品、保證書、原廠包裝及所有附隨文件或資料的完整性,切勿缺漏任何配件或損毀原廠外盒)。退回商品無法回復原狀者,恐將影響退貨權益或需負擔部分費用。 

訂購本商品前請務必詳閱商品退換貨原則 

  • 時報全書系
  • 華文創作展
  • 東立GoodBuy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