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五社聯合書展
特務時代與他的人生

特務時代與他的人生

  • 定價:520
  • 優惠價:7364
  • 優惠期限:2024年05月20日止
  • 運送方式:
  • 臺灣與離島
  • 海外
  • 可配送點:台灣、蘭嶼、綠島、澎湖、金門、馬祖
  • 可取貨點:台灣、蘭嶼、綠島、澎湖、金門、馬祖
  • 台北、新北、基隆宅配快速到貨(除外地區)
載入中...
  • 分享
 

內容簡介

真相,不容掩耳盜鈴!
特務們一個個的盲目或趨利地服從與枉斷,鑄成一整個時代的悲劇。
讓人痛苦的,是我們沒有告別「指鹿為馬」的時代惡習,
是什麼就說不是什麼,不是什麼就說是什麼。

  白色恐怖統治時代軍法審判辯護律師的真實身分到底是什麼?
  台灣的第一個本土政黨形成的歷史與成立的過程真相為何?
  這一段歷史對台灣政治文化與民主的基礎的影響是什麼?
  在白色恐怖統治漫長的歷史裡,像謝長廷這樣一個人到底是誰?像謝長廷這樣的人在那段時間又有多少人?

  眼前是一座「歷史認知」的迷宮正考驗著屬於恐怖統治倖存者的我們這一代人,能否提起勇氣回頭按圖索驥再走一遭悲慘的過往撿起被遺落的真相?
  這是一場對倖存者及其後代的「道德義務」試煉,歷史張著大眼睛瞪著看,看臺灣社會到底還在不在乎作為一個「人」去探究真理的熱情與自由?

  「美麗島辯護律師團」當年是什麼身分,一直是對歷史清醒的人,心中的大疑問。從千禧年陳水扁律師當選總統,張俊雄律師、謝長廷律師、蘇貞昌律師相繼擔任行政院長之後,曾盼望他們會全面打開戒嚴時期 的檔案,讓台灣有信史,釐清忠與奸之分,奉獻與出賣之別。

  這本來就是政黨輪替的首要工程之一。只是事與願違,當這群辯護律師們掌權後,卻聯手把全部檔案視為禁臠。只准自己和其御用學者可以接近,掩蓋自己的過往,並選擇性的披露黨內外異己的資料進行政治鬥爭。

  蘇格拉底在廣場上這樣對法官們說:
  「關於法庭的表現,我不認為向法官求情,或通過這樣做而被判無罪是正當的,除以之外,受審者必須把事實告訴法官,並提供證據使他們信服。法官並不是坐在那裡把公正當作一種恩惠來分發,而是要決定公正在哪裡,他們發誓不按個人好惡來定案,而是依法作出公正的判決。」

  在某個種意義上,
  我的原告謝長廷把一件不該上法庭的歷史「真相」逼上法庭,
  還妄想借諸位法官們之手來殺死真相,
  這是何等滔天大罪,
  所以「我實際上不是在為自己辯護,而是在為你們辯護」。

  本書揭露答辯書十多萬字,闡述台灣白色恐怖時代的歷史特徵,剖析特務統治的面貌,旁徵博引提出註釋說明出處,證據共281項。
  真相既出,則不動如山,再不是巧唇訛舌能彈動。
  經法院公證人公證的證詞,向天、向歷史傾訴一生為台灣爭自由,為終結台灣殖民地命運的奮鬥者的心境……。

 
 

作者介紹

作者簡介

陳嘉君


  1968生於台中,AB型水瓶座。東吳大學社會系畢業,法國巴黎索邦大學文化社會學碩士。現為施明德文化基金會董事。

 
 

目錄

序  
真相,不容掩耳盜鈴/施明德
申辯書
前言    
戰敗    
誣告
十分恭順的人
政治禁忌
耳目    
叛亂匪諜    
乖乖    
親身見聞    
口述歷史    
臥底    
人生的路    
崇拜    
京都    
辯護    
田雨    
春雨    
悲戚政治犯    
借鏡    
圓山    
沒有黨名的黨    
台灣民主黨    
洩密    
雷震海光    
絕食    
情書    
真話    
辯論狀    
本件源起    
原告聲請調查99年度訴字第1701號卷宗即無可採    
無論告人「妨害選舉」或「毀謗」都抹煞不掉自己的過去
指證特務之艱難    
謝長廷一路走來的傳奇運氣    
一九八二、謝長廷、阮成章與二十萬
製造能讓人「誤信」的公文證據    
「函查」公文的詐術    
請鬼開藥單    
抓耙子何時了?    
亂問虛答    
查調查局有「多達二百筆光華專案」    
調查局想包庇誰?

美麗島事件蒙難者證詞    
淹沉於歷史檔案的二十萬
作者後記
那一年,他們封存在東京的青春
司法行政部調查局光華專案小組世運安全工作專案目錄暨工作專報
國家檔案
誘捕施明德案(響尾蛇計畫)工作報告
戡亂時期檢肅匪諜舉辦聯保辦法
政治犯出獄「保結書」之具保須知
幫政治犯作保之保結書
政治犯出獄之保證書
施明雄出獄所簽誓詞
台灣警備總司令部特種調查局情報報告(中華民國六十九年二月九日)
台灣警備總司令部特種調查局情報報告(中華民國六十九年二月二十三日)
台灣警備總司令部特種調查局情報報告(中華民國六十九年三月一日)
國防部軍法處公文簽:受人施明德六月二十六日接見施明珠談話摘要

 
 



真相,不容掩耳盜鈴
──施明德


  台灣迄今沒有正史,沒有信史,台灣歷史都是外來征服者觀點和立場的紀錄。

  日本來,台灣人拜神社;中國來,台灣人拜忠烈祠,全是征服者的神,是外來殖民統治者的英烈,包括荼毒台灣人的兇手。

  台灣歷史裡的反抗者,即使是為台灣而走上刑場的烈士,在自稱是「本土政權」的民進黨政府統治下,這些為台灣奉獻自由和生命的先賢、先烈,也從未被台灣政府及人民,以國家之名恭奉為英烈。他們仍只被視為蒙冤者、冤魂。年年的二二八紀念會,依舊只是一片哭聲、謾罵聲;而不是莊嚴、肅穆的禮敬,對英靈的禮敬。奴隸翻身,當家作主了,依然是奴隸心態。鄰近國家菲律賓的國父,就是一位被外來殖民統治者西班牙槍決的反抗者黎剎。

  一個國族如果只有冤魂,而沒有英靈,這個國族就是一個無脊椎動物的民族,不可能長存於世的!

  忠奸之分,奉獻與出賣之別,一直是人類歷史上最重要的標竿之一。可是台灣人面對歷史時,這個標竿迄今沒有豎立。台灣人崇拜權與錢,總盤算現世的價格而忽視永恆的價值。面對過去,台灣人彷彿「一切放水流」,不在乎真相,不分辨忠奸,唯權勢是尊。

  這樣的國族,真能傲然挺立於世嗎?

  不要問年輕人為何不願為台灣而戰,要問台灣掌權者如何對待台灣英烈?

  自由永遠是反抗者的戰利品,絕對不是掌權者的恩賜物。

  蔣家獨裁統治時代,確實有部分台灣人不妥協,勇敢無畏地追求理想與信仰,不斷反抗,甘願犧牲奉獻。那時,明知特務就在你身邊,你的親人,你的同事,你的好友,你的「同志」,可能都是監視你,舉報你,出賣你的人。然而為了台灣的自由,很多志士依舊甘冒風險勇往直前⋯⋯。本土政權誕生後,多少人期待真相露臉,陳水扁政權卻置之不理,他也怕真相;蔡英文政權成立了「轉型正義委員會」,雷聲大,卻拒絕開放全部檔案,最後只抓到一個特務,一個抓耙子「黃國書」!蔣家四十年的特務統治,構陷忠良,屠害反抗者,蔣家竟然只派遣、埋伏了一個特務「黃國書」而已?騙瘋的!

  誰能相信?蔡英文政權卻仍為「促轉會」掩蓋真相,沾沾自喜。台灣人對轉型正義的標準,竟然是這種程度。這是整體台灣人之恥。不,是號稱本土政權的民進黨人及其支持者之恥,包括我自己在內。不忠於史,就是不忠於天地、人民。就不配稱為君,不配稱為臣。什麼官職都不配。只是僭。

  真相,不容掩耳盜鈴。

  我的妻子陳嘉君從法國留學回來後,沒有從事其他事業,除了天天為我們父女煮食,照顧我的健康外,就是一直埋首在我的基金會研究戒嚴時代的白色恐怖統治歷史。她知道我自美麗島軍法大審當下以來,心中一直存在強烈疑問:「這十幾位陌生的律師是如何冒出來,成為我們這些準死囚的辯護人?」我是當年美麗島政團的總幹事,也就是現在慣稱的秘書長,所有關心台灣前途的民主人士,幾乎沒有我不認識的。一夕之間,他們冒出來了,成為我們的「同路人」?這個疑問,一直是台灣民主運動史的大謎團。美麗島政團的崛起,是台灣新舊勢力最尖銳的時刻,風聲鶴唳,蔣家政權殺氣騰騰,絕大多數台灣人都畏畏縮縮,臣服在蔣經國的統治下,換得個人的幸福和飛黃騰達。這些律師難道是極端勇敢的正義之士,是我們的「暗椿」?還是蔣家特務趁著我們集團蒙難,家屬們也六神無主的時刻,暗埋進來的「賠椿」?

  浩瀚資料之中,嘉君在一份特務報告的檔案中發現當年我們陣營中極重要的成員張德銘律師兩次被約談又被釋放的資料,拿給我看時我吐了一口氣,說:「原來如此。」但是,我告訴嘉君,這些律師都已貴為部長、院長、總統了,他們一定會矢口否認。這是人之常情。

  據監視張德銘等的特務「魏良」所提供之資料,張德銘稱:「警總保安處曾先後兩次約談我,並警告不得擔任該案被告辯護律師。我知道:倘要違抗,必遭逮捕,權衡利害關係,退居幕後,為彼等被告安排辯護律師。為策安全,仍由張俊宏妻許榮淑等故意對外放空氣,指我不該「袖手旁觀,置之不理」,預見外界將誤解我對朋友不義,也只有忍受,主要在於取得彼等被告家屬諒解就夠了!我所安排之律師,均係「週一餐會」之成員,共約四十餘人……」

  我多年來完全不知道張德銘曾經被約談又被釋放的事。特務統治時代,是「捉人容易,放人難」。要放人必須有條件交換,在當年這已是常識。不准張德銘擔任辯護律師,卻准許他安排律師?這是什麼影射。張德銘釋放後只能被迫安插辯護律師了,否則他也會淪為美麗島蒙難者。去年(2022)二月十五日,陳水扁接受中國時報訪問,就辯稱:他不是國民黨派來當美麗島大審律師的,是張德銘律師打電話邀他的。對啦!張德銘律師是極謹慎的人,連當年我私自借用他的律師事務所召開「余登發營救會議」,他事後就一再要我「不可以說出營救會議是在我的事務所召開的。以免我受累。」張德銘當然知道他的電話會被竊聽,釋放後膽敢一再公然打電話四處邀請律師?這個邀請當然是奉蔣家特務命令「邀請」的。這代表什麼?稍有邏輯思考能力的人,難道還不懂嗎?

    這份檔案終於說清了這些當年我們完全不認識的這群律師們,怎麼會突然出現在美麗島軍法大審中,成為自稱的「義務辯護律師團」(其實,全部都拿了律師費的)的「台灣歷史性的大謎團」。

  研究美麗島辯護律師團是怎麼出現的及其重要性,年輕的世代看到這裡也許還意會不過來,必須我用白話說:「原來美麗島大審的辯護律師都跟梁肅戎當年奉蔣介石之命擔任雷震的辯護律師一樣!都是獨裁者蔣經國和蔣介石所欽命、安排的!」所以,陣水扁執政到蔡英文執政,都不敢開放全部檔案是必然的事。因為一旦開放,他們的馬腳就會全露了!這邏輯很清淸楚。

  陳嘉君就是因為這樣認真的研究和對謝長廷的相關陳述,觸怒了資深特務美麗島辯護律師之一的謝長廷大官,遭到控訴,被求償八十萬元。嘉君為此再寫了十幾萬字的研究報告,做為答辯狀。

  政治勢力總會吞沒歷史真相。尤其像台灣這種統獨壁疊分明及藍綠惡鬥的政治環境下,真相常常被政治口水淹沒。是,常常會被辯成非;反之亦然。但是,台灣不能無史,否則,就是土人族。

  謝長廷本該告我,卻托詞不告我,反而控告內人嘉君。我不殺伯仁,伯仁因我而死。不得不,我寫下這份證詞,紀錄親身經歷,對歷史交代。為慎重及負責起見,我還特別請法院公證人到寒舍為我的證詞完成公證程序,作法律性的正式宣示:

  「本證詞如有不實,本人願負刑法上的偽證罪,處七年以下有期徒刑。」

 
 

詳細資料

  • ISBN:9786263743915
  • 叢書系列:BC 歷史與現場
  • 規格:平裝 / 388頁 / 14.8 x 21 x 1.6 cm / 普通級 / 單色印刷 / 初版
  • 出版地:台灣
 

內容連載

申辯書

前言

各位自由的公民先生們與女士們暨各位法官們:

這不是我第一次上法庭,卻是第一次嘗試使用大眾習以為常的語言,而不採用法律文書慣用的辭令進行申辯。這樣做的用意,無非是希望以更嚴肅謹慎的態度來面對這一場不得不進行的歷史性訴訟,不讓它流於一場制式化的法律辯解。坦白說,在這日趨平庸的年代,我個人被告上民事法庭是一樁小事,官司的輸贏也沒什麼了不起,人世間從不乏「誣告」,而這種令人血脈賁張的事還經常是文學電影恆常的主題呢。但這一場訴訟不同凡響,兩造當事人曾是四十二年前台灣歷史上最轟動的一場審判的要角,原告是當年的美麗島事件辯護律師謝長廷,要控告當年面對唯一死刑審判的政治犯施明德毀謗他。訴訟的起因是施明德談了一段自己親身經歷的往事,他說江鵬堅臨死前向他告白自己是特務,還對他說謝長廷也是。無疑地,這牽扯到美麗島辯護律師之真實身份到底為何?又牽扯到「人的身份」被掩蓋與彰顯的政治性用意與歷史性意義又是什麼?這不該是一件台灣人可以輕忽的事,我不得不收起自嘲的笑容嚴以待之。你我心裡都懂得,撥雲見日的時刻來臨時,總能讓受盡委曲者吁一口氣,卻讓另一群人坐立不安,可不也在這樣令人窘促的兩難裡,我們才撇見真相與正義閃動的光影。美麗島軍法大審那一段不久以前活生生地在許多今天還活者的人眼底發生的當代史,曾經把許多人的心揪在一起,曾經把許多裝睡的或無知的人搖醒,曾經觸發了許多人麻痺許久的運動神經,曾經讓許多人冰冷的心甦醒,是這樣動人美好的歷史榮光,我們有幸沐浴其中。無論如何,今天我們不該遺忘或刻意抹去歷史真實的另一面,難道大家還要裝睡,讓一代又一代的台灣人繼續做一群「沒有歷史的人」。

申辯書裡將沒有什麼訴訟策略,也沒有天機要洩漏,有的是一股打開天窗說亮話的傻勁和打破沙鍋問到底的堅持,碰觸到的不是什麼新鮮事,其實都是你我過往生活裡想盡量迴避的真實而已。
 

特惠贈品

載入中...

最近瀏覽商品

 

相關活動

  • 【人文社科、生活風格】堡壘文化|奇光|雙囍|廣場,電子書聯展, 單本88折,雙書82折!
 

購物說明

若您具有法人身份為常態性且大量購書者,或有特殊作業需求,建議您可洽詢「企業採購」。 

退換貨說明 

會員所購買的商品均享有到貨十天的猶豫期(含例假日)。退回之商品必須於猶豫期內寄回。 

辦理退換貨時,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請注意保持商品本體、配件、贈品、保證書、原廠包裝及所有附隨文件或資料的完整性,切勿缺漏任何配件或損毀原廠外盒)。退回商品無法回復原狀者,恐將影響退貨權益或需負擔部分費用。 

訂購本商品前請務必詳閱商品退換貨原則 

  • 人文五社聯合書展
  • 飲食烘焙展
  • 簡報溝通說話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