兒童自然生態展
天堂

天堂

ヘヴン

  • 定價:450
  • 優惠價:9405
  • 本商品單次購買10本85折383
  • 運送方式:
  • 臺灣與離島
  • 海外
  • 可配送點:台灣、蘭嶼、綠島、澎湖、金門、馬祖
  • 可取貨點:台灣、蘭嶼、綠島、澎湖、金門、馬祖
  • 台北、新北、基隆宅配快速到貨(除外地區)
載入中...
  • 分享
 

OKAPI 推薦

  • 廖瞇/這裡是地獄,也是天堂──讀川上未映子《天堂》(2022布克國際獎入圍作)

    文/廖瞇2023年12月18日

    川上未映子的小說《天堂》,書腰上印著一段小字:「探討霸凌、善惡的本質與來源,以及它們存在的必要性。」讀到「必要性」三個字時,我停了下來。霸凌的必要性?什麼意思?「必要性」是,必須存在。但說霸凌必須存在實在太奇怪了,若說霸凌不可能不存在,就像惡不可能不存在,這我還可以接受。儘管可 more
 

內容簡介

  入圍2022年布克文學獎
  榮獲日本文部科學大臣新人獎、紫式部文學獎

  那些霸凌沒有教我的事
  探討霸凌、善惡的本質與來源,以及它們存在的必要性

  我是國二生,在學校飽受二宮與百瀨一夥人的霸凌,一定都是因為我斜視的關係。班上另一位女生小島,由於總是渾身汙垢、頭髮出油,也被班上女生欺負取笑。我與小島開始交換紙條、相約碰面,分享生活,也討論在學校被欺負的我們總是逆來順受的原因。小島認為她的髒與臭是為了與父親一同生活的重要印記,因而不願改變;然而我的斜視卻可以被矯治,我陷入了掙扎。

  有次在醫院巧遇百瀨,我鼓起勇氣攔截他,問他為何要欺負我,他不會覺得自己在做惡?不會有愧疚感?就因我是斜視所以欺負我?然而百瀨給我的回答,卻讓我啞口無言,難以反駁。終於,在某次嚴重的衝突,一切都將改變……

  不反抗,就一定代表懦弱嗎?
  這世界就是恃強凌弱?
  我有問題所以才會被霸凌?
  霸凌本身究竟代表什麼?
  如果我自殺了,他們難道不會覺得內疚?
  霸凌我的人知道這行為不對,所以才不讓我說出去?

  作者透過個性與想法不同的兩位被霸凌者,自述活在扭曲的同儕關係中,為何選擇默默承受不做反抗的原因,而霸凌者看似站在絕對邪惡的立場中,又如何為自己的行為找到合理存在的解釋。川上未映子自承作品靈感來自尼采的《查拉圖斯特拉如是說》,全書在血腥的暴力籠罩下,展開一場場富有哲思的論述與激辯。深掘受害者的心路歷程,同時也討論霸凌的本質與意義,作者藉由冷靜機巧的論述,以新穎視角,翻轉人們對霸凌事件的頑固立場與刻板印象,打破善惡二元論。

真誠推薦

  胡展誥(諮商心理師)
  張嘉真(小說家)
  許俐葳(小說家)
  陳思宏(小說家)
  廖瞇(作家)

  川上的小說追溯了道德價值的語彙如何演變──「善」與「惡」、「痛苦」與「快樂」如何與日常互動連結:成為朋友或成為敵人、戰鬥或拒絕戰鬥、墜入愛河或陷入冷漠。小說的情節也並不提供道德教育,而是探索我們的道德語言如何植根於人類之間不斷變化的權力。川上從不傳福音,從不搖動手指。她只是將痛苦的第一人稱敘述與喃喃的對話放在一起,試圖讓其他人能夠理解這種痛苦。──《紐約客》,莫薇.安姆瑞(Merve Emre)

  小說所展現的,是弱者的真實。既不卑微也不責問,反倒有點宗教意味。是在日常的暴力裡,巧妙轉換善惡世界觀的作品。──許俐葳

  面對暴力最正確的方式,是接受發生在自己身上的一切。這樣說得通嗎?讀的時候腦袋拚命轉著,這樣對嗎?就邏輯上來說很對,因為以暴制暴仍舊是暴力。但全然接受暴力真的是一種力量嗎?承受暴力真的有意義嗎?我曾質疑小島,後來在她身上看到了力量,但那力量不是因為承受暴力,而是相信。
  可相信是什麼?如果因為自己的信念而失去了生命又如何呢?川上未映子不僅帶我們直視暴力的本質,更帶我們思考「相信」。──廖瞇
 

作者介紹

作者簡介

川上未映子


  《紐約時報》年度選書及《時代》雜誌年度十大好書──全球暢銷小說《乳與卵》作者。生於大阪,2006年以詩人身分進入文壇,隔年出版其首部小說《我、我的牙齒,或世界》,以其詩意的文風及對於女性身體之洞察、倫理道德悖論及現代社會困境的省察而聞名。川上作品已譯介為多國語言,暢銷全球,並曾拿下日本文壇各大獎項,包含芥川獎、谷崎潤一郎獎及紫式部文學獎。現定居於日本東京。

譯者簡介

蘇文淑


  現居京都,專職翻譯。譯有《在那邊的鬼》、《他們總在某個地方》、《幸福咒語》、《故事裡的不可思議》、《關於穿衣服這件事的哲學辯證》等。

  有好的女性文學與繪本,歡迎發譯。
  inostoopid@gmail.com
 
 

詳細資料

  • ISBN:9786263744936
  • 叢書系列:藍小說
  • 規格:平裝 / 304頁 / 14.8 x 21 x 1.64 cm / 普通級 / 單色印刷 / 初版
  • 出版地:台灣
 

內容連載

然後最重要的,這誰都辦得到。
只要把眼睛閉起來就好了。
閉起來,就在人生另一頭了。
──賽林《長夜行》(Voyage au bout de la nuit)

1

四月快結束的某天,打開鉛筆盒時,突然發現了一張摺得小小的紙條立在鉛筆與鉛筆之間。

打開來,上頭用自動鉛筆的字跡寫著──

「我是你的同伴。」

字跡很淡。像魚刺一樣小小的字。只有這麼一句,其他什麼也沒寫。

我立刻把紙條放回鉛筆盒裡。調勻呼吸,過了幾秒鐘後假裝若無其事環顧四周。一如往常喧鬨笑鬧的同學跟嘈雜的聊天聲,毫無異狀的下課時間。我反覆不停把課本跟筆記本的邊緣對齊,努力保持鎮定,接著開始很慢地削起了鉛筆。就這麼來到了第三節課上課時間,鐘聲響起,周遭響起了叩叩喀喀拉椅子的聲響,老師進來教室後,開始上課。

那張紙條,除了是惡作劇外不可能是別的。可是那群人到底為什麼現在要幹這種莫名其妙的事呢?我想不出原因,心底嘆了口氣,心情低落到了極點。

紙條夾在鉛筆盒裡只有一開始那一次,之後陸陸續續地收到的都是黏在抽屜裡,只要伸手進去就會發現。每次一發現又有紙條了,我就渾身起雞皮疙瘩,小心翼翼地左顧右盼,感覺好像有誰正在盯著自己一樣。不知道該怎麼表現才算自然,整個人籠罩在一種無以名狀的不安中。

明信片大小的紙張上,總是只寫著「昨天下雨時你在幹麼?」或「你想去哪個國家呢?」之類短短問句似的問題。每一次我都躲去廁所看,然後也不曉得到底該丟哪裡,只好藏在學生手冊跟手冊的封套之間。

沒出現任何跟那些紙條有關的變化。

二宮那些人還是照樣使喚我幫他們搬東西,踹我踹得好像我天生就該被踹一樣。拿笛子打我,命令我去跑操場等等,在這期間,那些紙條依然出現,句子逐漸拉長,一樣沒有寫上我的名字也沒寫上對方的名字。我有時看見那些紙條上的字跡會懷疑搞不好那些其實不是二宮他們寫的,但轉瞬又覺得這樣想很蠢。思來思想去,又不相信原本的猜測了,心情更加盪到了谷底。

儘管如此,每天早晨到校後先確認一下抽屜裡有沒有紙條,已經成了我一個小小的習慣。空蕩蕩的教室靜謐無聲,讀著那還帶著微微油墨味道、用小小字體寫的紙條總是讓我心頭雀躍。雖然心底明明懷著某種憂慮,怕紙條會不會是二宮那群人設下的陷阱,但是不知道為什麼,紙條中好像有種什麼魔力,讓我感覺在那樣不安的情緒中或許稍微安心一下也沒關係。

會員評鑑

4.5
3人評分
|
3則書評
|
立即評分
user-img
4.5
|
2024/02/13
今年春節假期高雄巿的公共圖書館從 9 日放假到 12 日,期間不提供借、還書等服務。所以我在假期前就準備十足通閱了幾本想看的各類小說、以及時報出版在去年十二月推出的翻譯小說《天堂》。等一開始放假有空就讀直到打瞌睡了才停止,差不多已經是想怎樣就怎樣的狀態了。其中《天堂》是最讓人感到沮喪的一本,事關日本高中的校園霸凌行為……

小說《天堂》(ヘヴン)作者是日本知名作家川上未映子,2006 年以詩人身分進入文壇後以優雅的文風以及對女性身體、倫理道德悖論等現代社會話題的探究聞名;2008 年更以暢銷小說《乳與卵》獲得第 138 屆芥川獎,榮獲《紐約時報》年度選書以及《時代》雜誌年度十大好書,並翻譯為多國語言暢銷全球。她所拿下的文學大獎還包括谷崎潤一郎獎與紫式部文學獎、並入圍 2022 年布克文學獎。她以《天堂》一書記述高中校園故事,以探討霸凌與善惡的意義。


​ ​​ ​高中男生「我」因為眼睛斜視的關係,被同班上的 「二宮」與「百瀨」為首那群人叫做「脫窗仔」,一日照三餐施加暴力包括:使喚、踹揍、拿笛子打、命令去跑操場……等,極盡欺負之能事。只因為他們覺得很噁心理由!其他班上同學要嘛視而不見、或者害怕也成為被欺負的對象而選擇保持沈默的也有。

「我」即使有受虐留下傷痕不但不敢說出來,還想盡方法向導師、媽媽與醫生編理由以合理解釋傷口從何而來;相形之下「二宮」那群人聰明伶俐都是班上優秀的風雲人物,在師長與別人前表現都是正常,唯獨會在私下場合百般凌辱「我」。「我」既然寧願想盡辦法遮掩也不願意控訴那些霸的人,所以沒有人發現「我」受到霸凌,好像也是情有可原的了?

除了班上的女同學 ​​「小島」,她在「我」的抽屜裡留下紙條「我是你的同伴」表達支持鼓勵、不但是手寫信甚至約出來在附近的公園見面,還趁暑假一起去美術館玩喏。他們原本是要約好要去看「Heaven」,幸好那是一幅畫而不是相約自殺上「天國」。嚇了我一跳。

但說起來「小島」在班上的處境也沒有比「我」好多少!她個頭小小的、微黑、在班上很安靜;但因為身上穿的學生襯衫總是皺巴巴、制服也很舊,平常身體好像總是歪向一邊,一頭又黑又多的自然鬈滿頭炸開,嘴巴上方稍微長了點鬍毛看起來有點髒。她家境不好又被嫌髒,所以成了班上女生辱罵欺凌的對象。


「我」和「小島」被霸凌的原因雖然不同,但是處境都很相似,儘管在私下從寫信開始逐漸成為朋友、但是在班上受欺凌時仍舊彷彿互不關心一般,「小島」雖然在信裡頭顯得既開朗又充滿活力,但是與在學校裡的表現簡直是完全不同的兩個人。原來她明知道會被霸凌仍表現出貧困髒醜的樣子,是因為她所擁有的信念!

而在這之間「我」因為長期被霸凌的關係,壓力太大想太多導致開始失眠、精神不集中、吃不下……最後想到乾脆死一死算了!畢竟每個人能互相和諧相處的世界是不存在的,大家基本上都活在截然不同的世界裡……要是死一死就不會再受到欺凌了,說不定事情揭發後還可以連帶幫到「小島」!在這時「我」發現只要一萬五千圓就能用手術把斜視矯正好,所以該怎麼辦呢?

結果這一切在「小島」再次約「我」到公園去,結果發現連「二宮」和「百瀨」那群人都在時,累積的壓力終於爆發開來了……一切將何去何從?


在《天堂》裡可以看到作者透過兩位立場不同的被霸凌者,描述為何活在這麼扭曲的同儕關係中還默默承受不做任何的反抗?而霸凌者在想像中本該就是冷血邪惡,是如何合理化自己的行為?川上未映子自己說這本書靈感來自尼采的《查拉圖斯特拉如是說》,裡頭有一場場富有意義的反覆辯論。不但討論加害和受害者的想也討論霸凌的本質,以及善非善、惡非惡的合理論述。

對我而言,台灣以前在我唸書的時候並不流行霸凌的事件、就算有也都是很零星的事件,然後在這幾年霸凌突然成為社會流行語、處處都有霸凌事件,即使上網也會有人因為網路霸凌而自殺。我都覺得很奇妙那不要用網路社交軟體不就解決了?總之如果我沒有弄錯的話,如今台灣各級學校至少每學期會以問卷的方式調查霸凌行為因應。但願我們都能好好處理這個問題,鹹菜!
展開
user-img
4.5
|
2024/02/11
我認為是本可以閱讀的書籍,
但可能不會一看完就給出極高的評論,
會覺得只是本還不錯的書籍,
但其實這本書能夠獲得很多讚美其實是在幾個面向上

先說明本書其實完成於2009年,
以往在台灣其實不太討論霸凌相較某些地方也沒那麼嚴重,
現今社會在很多國的題材下出版霸凌相關書籍也就比較正常,
儘管有時代差距,
但在閱讀時這點其實沒有太多困擾,
整本書前半段闡述霸凌題材跟引領出另外一個重要角色,
其實整本書的情節儘管不錯,
鋪陳也很流暢,文字跟轉折都很順暢,
但這些比較表象的部分也僅止於好看的評價,
這就是會有些讀者在看完後會認為尚可還不錯但僅此的評價

但其實本書有幾個不同的面向在看待這件事情,
男主角,女主角,及施暴集團的兩種態度角色,
在於一個發生的事實上,
每個人物用什麼心態跟理論去支撐自己,去說服自己,
或者怎麼試圖扭曲別人,
或者怎麼樣用自己的濾鏡去看待別人,
其實這些描寫人的部分,
才是這本書精彩的地方,
主角在醫院的那段對白是我很喜歡的部分,
雖然這只是回想起自己年少優越心態跟自我主義色彩時會體會到的心態,
所以可以淡然地看待,
主角的思想其實在聖經裡面提到類似的觀念,
但我就不贅述,但代表作者其實埋入很多思想主義在每個角色上,
這些在社會縮影上的衝擊才是本書的重點,
然而如同作者的評價,
她只是描寫出現實的情況,並非判斷善惡,
也因為這樣貼近現實所以才深刻

題外話,
我收到的書中後段約有6頁左右的未印刷瑕疵,
但我也不一定有空進行更換,
購買的人收到的時候或許可以先檢查一下
展開
user-img
4.0
|
2024/01/24
試試看在網路搜尋引擎打上「霸凌」會發現什麼?新聞頁面出現的頻率恐怕會讓很多人感到震驚,即使在現今號稱文明的世紀,校園暴力與霸凌事件仍像是流行病般在世界角落蔓延,依舊普遍存在於各個國家,也難怪它是不少小說與影視經常深入探討的議題,而盤點校園霸凌題材,你腦海必定浮現幾部經典的作品、沉痛抑或暗黑的畫面,入圍2022年布克文學獎的《天堂》也是述說霸凌的故事,但是卻帶出了與以往傳統作品截然不同的觀點以及面向。

情節從十四歲少年收到一張秘密紙條開始,因為斜視長期遭受霸凌對待的「我」,與班上另一位身上總是髒污而被欺負的女生小島,開始交換信件建立起相知相惜的情誼,他們相約私下碰面、一起出遊看畫展,聊家庭、聊學校、聊自己,儘管學校什麼都沒變、一切如常得令人生厭,生活卻有了迥異的感受,直到兩人見面的事情被知道,另一次更劇烈可怕的衝突發生……

如同你看過的作品,這部小說中對於霸凌的過程有著諸多寫實大膽的描繪,校園暴力事件宛如書中兩位主角的地獄日常,嘲笑、被推、被打、被命令,到被逼吃粉筆、關進掃具櫃、當作人體足球,從惡言相向的污辱性言語到怵目驚心的肢體攻擊,殘忍的暴行讓人不忍卒睹也不寒而慄,因為沒辦法跟任何人講,所以被當成不會受傷的東西,兩人自嘲活得與物體沒兩樣,甚而考慮過自殺,依照固定模式套路,這樣的情節很可能往復仇發展?作者川上未映子卻以相當不同的取徑,為故事拓展出新的思考維度。

自承作品靈感來自尼采的作品,若用一句話概括這位西方現代哲學開創者的思想,那就是「重估一切價值」,同樣的道理,川上未映子打破一般人認知的道德與價值,藉由書中「我」與同是受害者小島、施暴者百瀨的對話中,呈現出對「霸凌」這個行為對比鮮明的想法,小島認為所有的痛苦、悲傷、難過都是有意義存在的,不夠強是沒辦法接受的,百瀨則以為所有暴力行為都沒有原因,「剛好」是世界運作法則,只是隨心所欲順從慾望而已。

相較於那些具象的惡劣行徑,個人以為《天堂》中道出的「思想」更具殺傷性與震撼力,人們出於各種原因合理化,你知道應該為生命存在找到理由,卻仍對宛如殉道者般救贖犧牲的角色感到疼痛不捨,更荒謬難以理解的是對象誰都可以,施暴者單純想做就去做的慾念滿足,所謂的天堂與地獄,當下這裡就是一切,其他都毫無意義,虛無主義將人性徹底的空洞化!慶幸作者黑暗中仍在故事結尾賦予少年的一絲光亮,拋開二元論的意義與對錯,能以復原的雙眼看見,世界還是有另一面的。
展開
 

特惠贈品

載入中...

最近瀏覽商品

 

相關活動

  • 【文學小說-日系推理】推理X恐怖X奇科幻X漫畫,獨步文化全書系展
 

購物說明

若您具有法人身份為常態性且大量購書者,或有特殊作業需求,建議您可洽詢「企業採購」。 

退換貨說明 

會員所購買的商品均享有到貨十天的猶豫期(含例假日)。退回之商品必須於猶豫期內寄回。 

辦理退換貨時,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請注意保持商品本體、配件、贈品、保證書、原廠包裝及所有附隨文件或資料的完整性,切勿缺漏任何配件或損毀原廠外盒)。退回商品無法回復原狀者,恐將影響退貨權益或需負擔部分費用。 

訂購本商品前請務必詳閱商品退換貨原則 

  • 夏日藝術節
  • 親子天下
  • 三采全書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