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五社聯合書展
白羽:十二金錢鏢(全套共8本)

白羽:十二金錢鏢(全套共8本)

  • 定價:2560
  • 優惠價:751920
  • 優惠期限:2024年05月31日止

分期價:(除不盡餘數於第一期收取) 分期說明

3期0利率每期640  
  • 運送方式:
  • 臺灣與離島
  • 海外
  • 可配送點:台灣、蘭嶼、綠島、澎湖、金門、馬祖
  • 可取貨點:台灣、蘭嶼、綠島、澎湖、金門、馬祖
  • 台北、新北、基隆宅配快速到貨(除外地區)
載入中...
  • 分享
 

內容簡介

  ※金庸尊崇的武俠小說一代宗師 
  ※著名武俠小說評論家葉洪生喻為「中國的大仲馬」
  ※三十年代武俠小說界的地位,就彷彿當代的金庸一樣,堪稱是泰山北斗,『武林正宗』
  ※白羽為北派五大家之一,與鄭證因、朱貞木為「超技擊派」的三大名家
  ※金庸熟讀白羽作品,梁羽生也稱寫武俠小說是受白羽影響
  ※《十二金錢鏢》為白羽開山扛鼎之作,自失鏢到尋鏢,情節環環相扣,人物刻畫入微,展現了白羽化腐朽為神奇的佈局功力。
  ※白羽的小說勝在文筆優美,他的文學素養甚高,駕馭文字的功力舉重若輕。
  ※白羽的武俠小說,極為講究人物語言,在他的妙筆之下,喬茂貪功、圓滑、刻薄、患得患失的小人心性以及色厲內荏的意識,被刻畫的入木三分。
  ※故事講述「飛豹子」袁振武因娶師妹不成,又恨師父將掌門傳給師弟俞劍平,一怒反出師門,二十年後,他尋仇劫鏢,與俞劍平多次比武較─量。故事始於求借鏢旗,經過打聽、預警、改途、遭劫、搏鬥、失鏢、尋鏢、無數次上當,情節環環相扣,顯示了白羽化腐朽為神奇的佈局功力。
  ※白羽使用了「武林」這一詞語,定義超越了此前的「綠林」一詞,成為武術界通稱,約定俗成,至今通用。

  江南鏢行首領,安平鏢局俞劍平總鏢頭,昔日以十二支金錢鏢、太極拳、太極十三劍稱雄武林,晚年退隱江湖,練武教徒之餘遊山玩水,過著不問世事的閒雲野鶴生活。一日,舊友振通鏢局胡孟剛攜美酒好肉尋來,原來胡孟剛迫不得已接下了官方的二十萬鹽鏢,然而近來劫鏢事件頻傳,因此千里迢迢前來向俞劍平求援,望其出借「十二金錢鏢旗」以鎮懾綠林大盜。俞劍平看好友之面,不僅借出旗幟,尚派出大徒弟鐵掌黑鷹協同押鏢,豈料半途仍遭來歷不明的大盜劫鏢。俞劍平為了名聲及老友,不得不重出江湖,並邀集各路高手相助尋鏢,展開一場場機智對決……

名家推薦

  「白羽寫武俠,人物盡是些常人,沒有一個超人。既沒有飛劍的異人,也沒有駕鷹的怪叟,更沒有骨瘦如柴、力抗萬鈞的僧道和小孩。俞鏢頭被二十萬鏢銀逼得亂跑、求援;鐵蓮子袒護己女,助女奪婿。白羽小說中的英雄一點割肉餵虎、捨己徇人的俠氣都沒有;可以稱得起既盡情,又盡俗。既盡俗,而又力求脫俗。這便是白羽小說的特殊作風。」──評論家 墨嬰

  「白羽深痛世道不公,又無可奈何,所以常用一種含淚的幽默,正話反說,悲劇喜寫,在嚴肅的字面背後是社會上普遍存在的荒誕現象。讀他的小說,常使人不由得聯想自己的生活經歷。這體現著大大超出武俠小說本身的一種藝術魅力。所以,正是白羽強化了武俠小說的思想深度,開創了現代社會武俠小說這種新類型。」──評論家 張贛生

  「大概目前年輕一輩的讀者對白羽多不甚了了。但在半個世紀以前的華北地區,『白羽』之名卻是如日中天,敢說無人不知,無人不曉!道理很簡單,因為他在三十年代武俠小說界的地位,就彷彿當代的金庸一樣,堪稱是泰山北斗,『武林正宗』!他那略帶社會反嘲性的武俠小說文字,曲中筋節,寫盡人情冷暖;對於當時飽經戰亂的苦悶人心而言,實無殊於一帖清涼劑,具有清痰化氣的妙用,令人一看就不忍釋手。」──評論家 葉洪生

  「金庸曾盛讚白羽先生小說寓意深刻,文字超凡,對中國武俠小說的發展作一定貢獻,堪可稱三四十年代武俠小說一代宗師。」──天津《今晚報》

  「如果說,三十年代還珠樓主作品是『出世』武俠小說的至尊;那麼『後起之秀』的白羽,則是『入世』武俠小說家中唯一能與還珠分庭抗禮的巨擘!」──著名武俠小說評論家葉洪生

  「我以為他的書恰可與英國的傳奇作家斯蒂芬蓀相比。他的書能夠沸起讀者的少年血,無形中給你一些生活力和一些勇、一些熱。」──《話柄》

  「白羽著述的優點很多,最大的一點就是切合人生,信意寫出,信意讀來,彷彿真有其人,實有其事的一樣。而筆法的生動、敘述的流暢,還是小事。……白羽自然也是受到近世寫實派的影響。」──文藝評論家張騰霄

 
 

作者介紹

作者簡介

白羽(1899年~1966年)


  原名宮竹心,近代武俠小說作家。三、四十年代,白羽與還珠樓主、王度廬、鄭證因、朱貞木合稱「北派五大家」。白羽出身於北洋軍閥營官家庭,少讀舊學,青年時期恰逢「五四運動」,又有緣親聆魯迅兄弟教誨,致力新文學創作、翻譯西方名著。後家道中落,華北淪陷,境遇迫使他開始以反諷手法寫作武俠小說,《十二金錢鏢》為其成名之作,《偷拳》為其代表作。香港武俠小說名家梁羽生、金庸都熟讀白羽武俠小說。梁羽生曾言自己「寫武俠小說是受白羽影響」。金庸更曾盛讚白羽:「小說寓意深刻,文字超凡,對中國武俠小說的發展做一定貢獻,堪可稱三四十年代武俠小說一代宗師。」著名武俠小說評論家葉洪生喻白羽為「中國的大仲馬」!
 
 

目錄

十二金錢鏢(1)借旗押鏢
十二金錢鏢(2)夜脫秘窟
十二金錢鏢(3)紅顏之劫
十二金錢鏢(4)步步凶險
十二金錢鏢(5)狹路逢敵
十二金錢鏢(6)鳴鏑布疑
十二金錢鏢(7)仇讎針鋒
十二金錢鏢(8)雙雄鬥技(大結局)

 
 

代序
 
《十二金錢鏢》:六十年間的評說
宮以仁/宮捷
 
  「武俠小說永遠是一個引人爭議的話題。」這是台灣文學評論家陳曉林在「民俗文學源流與武俠小說的定位」一文的第一句話。縱觀八十年(「五四」至今),橫覽海內外,確實都在爭議。在早年的爭議中,在正統文壇上,貶占絕對優勢;書的銷路武俠卻占上風(當然也有靠淫盜取寵於讀者的)。作者自卑,讀者喜愛。白羽適逢此時,自然也不會例外。八十年代初大陸掀起武俠熱,這種情況有所改變;但在九十年代,在文學界對武林盟主金庸的作品,仍有人評頭論足。筆者編纂一下這些評說,這不僅是對白羽的評價,也涉及對武俠小說整體的認識。
 
  一、三四十年代的評介
 
  最早評論白羽武俠小說的,是幾位正統的愛國文人,大都是介紹白羽受魯迅之影響,參與新文學運動,讚揚白羽的文筆,稱其武俠作品著重寫實,不致引誘青年上山學道或陷入淫盜;再為白羽寫武俠說幾句惋惜的話。
 
  天津新聞文化界耆宿吳雲心三十年代在「白羽自傳《話柄》」序中以惋惜的筆調寫道:「假若他(指白羽)那時生活安定,也許不想賣文教學,也許擱下筆,再不會有這些作品出現的。生活逼得他拿起筆來,生活逼得他寫開了武俠小說,結果詩窮而後工,一直逼得他有了現在的成就。……我站在老友的地位上,對於他現在的成就並不滿意。他為了生活而寫武俠,而我認為這於他並不合。他的文章常常有一些幽默的氣氛,並且蘊蓄著熱,這在武俠小說裡不好施展的。他對於現實生活看得很真切,寫浪漫氣息的故事未免舍其所長。如今《話柄》出版了,這冊書表現著他的作風本來面目。我們從這冊書,應該認識他不是一個武俠小說的作家!」白羽十分讚賞這篇序。(順便提及:八十年代初,吳雲心為白羽武俠小說作序,仍對白羽寫武俠惋惜。八十年代末,筆者拜謁吳老時,他對武俠小說的評價有所變化,他說:「卑視武俠,是我們二三十年代那批文人的傳統觀念,至今仍發揮作用。」)
 
  郭雲岫(當時署名葉冷)在《白羽及其書》中寫道:「白羽討厭賣文,賣錢的文章毀滅了他的創作的愛好。白羽不窮到極點,不肯寫稿。白羽的短篇創作是很有力的,饒幽默意,而刺激力很大,有時似一枚蘸了麻藥的針,刺得你麻癢癢的痛,而他的文中又隱然含著鮮血,表面上卻蒙著一層冰。可是造化弄人,不教他作他願作的文藝創作,反而逼迫他自撾其面,以傳奇的武俠故事出名,這一點,使他引以為辱,又引以為痛。但他的文字究竟夠上水平線的。他的名作《十二金錢鏢》雖是投時諧俗之作,自認為開倒車,但這部書到底與其它武俠故事不同:第一,他借徑于大仲馬,描寫人物很活,所設故事亦極近人情,書中的英雄也都是人,而非『超人』,好比在讀者面前展開了一幅『壯美的圖畫』;但非神話。第二,他借徑於(西班牙)席文蒂思(宮注:今譯賽凡提斯,其名著《唐吉訶德》),作武俠傳奇而奚落俠客行徑,有如陸嗣清的『行俠受窘』,柳葉青的『比武招親』,一塵道人的『捉採花賊』,都是一種深刻的諷嘲。以及他另一部名著《偷拳》,寫出訪師學藝的一個少年楊露蟬,投師訪藝,一遇秘惜絕技的太極陳,再遇收徒騙財的大杆子徐,三遇糾徒作奸的地堂曾,四遇『得遇異人傳授』的大騙手宗勝蓀,幾乎受了連累,這全是有意義的描寫。看了他的書的少年,不致被武俠故事迷惑得『入山學道』了吧。所以他的故事外形盡舊,而作者的態度、思想、文學技術,都是清新的、健全的。至少可說他的武俠三部作(宮注:當時白羽自擬「三部作」,至一九四六年,作者始改稱「錢鏢四部稿」。)是無毒的傳奇,無害的人間英雄畫;而不是誨淫、誨盜、誨人練劍練拳擋槍炮。我以為他的書恰可與英國的傳奇作家斯蒂芬蓀相比。他的書能夠沸起讀者的少年血,無形中給你一些生活力和一些勇、一些熱。」(以上二文均刊於《話柄》)
 
  六十年前,文藝評論已重視「寫實」、「教化」之作用(相當於今日文藝理論之「現實主義」、「思想性」)。北京《晨報》編輯、文藝評論家張騰霄在一九四○年著文從這兩方面評論了白羽作品。張大概也是新文學工作者,他首先批判了神仙故事和鴛鴦蝴蝶派小說,然後說:「白羽著述的優點很多,最大的一點就是切合人生,信意寫出,信意讀來,彷彿真有其人,實有其事的一樣。而筆法的生動、敘述的流暢,還是小事。……白羽自然也是受到近世寫實派的影響。」
 
  墨嬰在一九四○年著文,從通俗文學與文學創作(注:即現代「純文學」之意)的關係、白羽文筆特徵、思想內容等方面作了評述,文章首先論述了體裁問題,他說:「白羽小說托體章回,從體裁上看是通俗小說;這在作者,也有創作的自覺。他在自序上很謙虛的說:『武俠之作終落下乘,章回舊體實羞創作。』但是,文學的評價究不能拘於形式,他的每一部武俠故事,在人物描寫上是這麼生動,情節穿插上是這麼合理,而故事進展上又這麼自然;雖披著傳奇故事的外表,可是書中人物的內心個個都有著現代的人性。這確已衝破了通俗小說的水平線,而侵入文學創作的領域了(宮注:墨嬰仍卑視通俗文學)。白羽作品因襲著章回小說的體裁,而內在文心蘊著創作的『新』與『熱』。」
 
  墨嬰評介白羽作品的文筆和內容時寫道:「白羽寫的是劍客拳師,可是善寫人情世態。白羽創造出來的少年壯士,大都倔強,以致到處碰壁,也自討苦吃。白羽的人物好抬杠,罵起人來是很峭的。白羽的筆『健』、筆『潔』,他的小說精嚴廉悍,力透紙背,要一句一句的讀。他寫小說多所修改,報刊稿,與初版書、再版書,字句內容各有不同。白羽以作家而兼出版家,細雕細琢,連一個標點、一個問號也要注意;每一書出,必撰『提要』,卷前有『前記』,括敘前情,卷末有『後記』,預告下文。白羽寫武俠,人物盡是些常人,沒有一個超人。既沒有飛劍的異人,也沒有駕鷹的怪叟,更沒有骨瘦如柴、力抗萬鈞的僧道和小孩。俞鏢頭被二十萬鏢銀逼得亂跑、求援;鐵蓮子袒護己女,助女奪婿。白羽小說中的英雄一點割肉餵虎、捨己徇人的俠氣都沒有;可以稱得起既盡情,又盡俗。既盡俗,而又力求脫俗。這便是白羽小說的特殊作風。」
 
  墨嬰具體分析白羽三部作品說:「《十二金錢鏢》描寫喬九煙的被囚、一塵道人的遇毒,非常生動,得一『俏』字訣。尤其是『楊柳情緣』,寫女俠柳葉青的嬌癡,至今豔稱人口。唯在結構上,此書似不如他的《聯鏢記》。」
 
  這位評論家對武俠三部作的總評是:「《金錢鏢》是白羽的成名作,《聯鏢記》(即《大澤龍蛇傳》)便是他的成功作,若論到代表作,則又數著《偷拳》。白羽用『快爽』的筆調寫《金錢鏢》,用『緊促』的筆調寫《聯鏢記》。及至《偷拳》,故意用『生挺』的筆致寫出。」墨嬰最後說:「白羽寫武俠,卻不願少年的讀者迷惑得『入山學道』!」(原載一九三九年版《偷拳》)
 
  關於墨嬰係何許人?徐斯年教授曾函詢筆者,他認為作者是大手筆,對白羽、劉雲若作品評論甚透,必是知情人,斯年和張贛生研究員隨便談論過,徐、張懷疑是白羽本人的化名。筆者卻認為,墨嬰很可能是天津著名文人郭雲岫的化名。郭是白羽的摯友,當時是國民黨在淪陷區天津的地下市委委員,並以白羽的正華出版部在英法租界的代理商名義藏身。他有較高的文學造詣,對武俠小說觀念與白羽相同,都是卑視武俠題材,尤其避嫌誘使少年「入山學道」。當時報載,有數名小學生私奔四川峨嵋求仙,成為正統文人譴責武俠小說的一個「罪證」。這正是白羽時代文學觀念的通病。
 
  天津資深報人董效舒一九四三年以「巴人」筆名,在《新天津畫報》發表「論白羽武俠小說」的六篇書評,評論者講一些讚揚的話後,指出《十二金錢鏢》的兩大弊病:(1)該書從第九章起插入柳兆鴻和他的女兒柳葉青一段故事,占去三卷多的篇幅,而這段故事與全書並沒有什麼關係,有傷結構的緊嚴性;(2)柳兆鴻這個人非常討厭,按俠客的行徑當該劫富濟貧,所對付的是贓官惡霸,現在柳兆鴻卻光和綠林道作起對來,這完全違反了傳統的俠客定律。(原載一九四三年七月十日至十五日《新天津畫報》。宮注:董效老在一九八八年病逝前,又談了許多評白羽小說的新見解,筆者將於後文摘引。)
 
  上述評說,多褒,少貶,只有「惋惜」;這是因為筆者只能找到這些原始資料。
 
  二、白羽之自評
 
  白羽《話柄》自序的第一句話:「凡是人總要吃飯,而我也是個人。」十幾個字可看出他的寫作目的。
 
  「自序」還說:「一個人所已經做或正在做的事,未必就是他願意做的事,這就是環境。環境與飯碗聯合起來,逼迫我寫了些無聊文字。而這些無聊文字竟能出版,竟有了銷場,這是今日華北文壇的恥辱,我……可不負責。」
 
  白羽《血滌寒光劍》自序評論本人作品說:「或問作者:何書為佳?羽曰:武俠故事,托體既卑,眼高手低,愧無妥作。若比較以求,《話柄》回憶童年,文心尚真。《聯鏢記》人物情節,頗費剪裁,確為經意之筆。次則《金錢鏢》二、三、四卷(原書第六至二十章)《爭雄記》一、二卷(該書第一至十二章),《偷拳》卷下(第十一章以後,楊露蟬三次受騙和陳清平患病),不無一節可取。而讀者眼光與作者不盡相同,或有嫌《聯鏢記》故事太慘者,謂作者慣置『正派英雄』于死地,一塵中毒,獅子林遇狙,不知是何居心。且脅之曰:『若再如此,永不再看閣下大作矣。』一讀者更專函相罵:足下專替劇賊張目,豈小白龍(注:小說人名)之後代乎?『白龍名白,羽亦名白,羽不敢斷言也。』然羽之寫聯鏢故事,預樹『悲壯』一義,而以緊迫之筆出之;或者筆不從心,徒悲不壯,令讀者掩卷不樂乎?《寒光劍》勉徇眾意,力減『彆扭』,期使觀眾鬆心稱快。而首卷脫稿,文情散懈,俗氣逼人,方慚敗筆,乃不意書未付印,預約者、租版者、承銷者紛至,寧非怪事?《寒光劍》竊材於《俠隱記》(注:大仲馬著,今譯書名《三個火槍手》),陳元照脫胎於達特安……」
 
  白羽關於「俠」之含義,大不同於一般武俠小說的概念。我再引一段白羽之自白:「一般小說把心愛的人物都寫成聖人,把對手卻陷入罪惡淵藪,於是設下批判,此為『正派』,彼為『反派』;我以為這不近人情。於是我把柳姑娘寫成一個嬌豪的女子,目中有己無人。但儘管她性行有若干缺點,她的為人仍還可愛,這才叫做『人』。而不是『超人』。所謂『紂之惡,不若是其甚也。是以君子惡居下流』。那種『歸惡』與『歸善』的寫法,我以為不當。我願意把小說(雖然是傳奇的小說)中的人物,還他一個真面目,也跟我們平常人一樣,好人也許做壞事,壞人也許做好事。等之,好人也許遭厄運、壞人也許獲善終;你雖不平,卻也沒法,現實人生偏是這樣!」(原載《話柄》)
 
  從白羽的論述中,可以看出他對我國傳統文字和西方文學都不是全盤照搬,而是力圖使二者結合,並取長補短。這些認識,以及從他的小說中,都不難看出白羽受魯迅教誨的痕跡。當然,魯迅絕無心培養一個武俠小說作家,但在魯迅精神雨露下別生一枝異花,倒值得人們研究。
 
  總之,三四十年代的評論,也都帶有「左」的正統文學的色彩,這反映了中國文化觀念的歷史。
 

詳細資料

  • ISBN:9786267369029
  • 叢書系列:套書專賣店系列
  • 規格:平裝 / 2560頁 / 16.3 x 23 x 21.8 cm / 普通級 / 單色印刷 / 初版
  • 出版地:台灣
 

內容連載

江蘇海州以西,有一座雲台山,山脈綿延,與鷹遊嶺西連山相接。登山東望,波濤萬頃;山麓清流斜繞,旁有小村,負山抱水,名叫清流港。全村疏疏落落,只有三五十戶人家;中有大宅一區,小園廣場,雜植竹石,似別墅,非別墅,實為名鏢師十二金錢俞劍平的私宅。

俞劍平鏢頭生平以拳、劍、鏢三絕技,蜚聲江南。他的太極拳、太極劍,功候精深,已得內家神髓;他的十二支金錢鏢,尤屬武林一絕。所謂金錢鏢,就是用平常使用的十二枚銅錢,不磨邊,不刮刃,備帶身邊;如逢勁敵,借一撚之力,駢指打出,可以上攻敵人雙眸,又能打人三十六穴道。

江湖上會打錢鏢的,不能說沒人,但只兩丈見準。俞鏢頭腕力驚人,可以打出三丈以外。攻穴及遠,百發百中。以此贏得一個綽號,叫做「十二金錢」,又叫俞三勝。

俞劍平挾這三絕技,爭雄武林,一往無敵。遂在江寧府,創開安平鏢局。那鏢旗就繡取十二金錢,作為標幟。

自然當初創業,不免有草莽豪傑跟他為難;終不敵他這雙拳、一劍、十二錢鏢。多番較鬥,樹下威名;他這杆金錢鏢旗在江南道上從此行開了。也仗他為人堅韌,心性熱,眼力真,交遊極廣,人緣極厚,又有賢內助相幫,方得有此成就。他不但能創,也還能守。他心念登高跌重,盛名難久,遇事格外慎畏,待人愈加謙和;就是武功,也不敢稍有間歇,仍及閘人逐日勤練。二十年來,以此自持,倖免蹉跎;於是時光催人,壯士已到暮年。

當他五十三歲時,自想明年便逢暗九,半生挾技創業,今已名利雙收;再不急流勇退,深恐貽悔難追。遂與妻子丁雲秀商計,擇日歇馬,將鏢局收市;在雲台山下,買田築舍,從此封刀歸隱。他把心愛的幾個弟子帶到自家;新宅築有箭園,早晚指授他們武功。期望愛徒精研拳、劍、鏢三絕技,將來昌大門戶,仰報先師恩,圖留身後名。

俞鏢頭退隱雲台,瞬逾半年。    

這日,時當春暮,山花早吐新紅,野草遍繡濃綠;午飯已罷,俞鏢頭散步出門,攜六弟子江紹傑,徐徐踱到港邊。春風微漾,清流如錦;長竹弱柳,在堤邊爭翠,把倒影映在波面,也隨晴風皺起碎碧。遠望西連山,相隔較遠,但見一片青蒼,銜雲籠霧。

這邊港上,有數艘帆船擺來擺去,望過去似戲水浮鷗。師徒負手閑眺,心曠神怡。

最近瀏覽商品

 

相關活動

  • 【文學小說-華文創作】一部觀察微小但無所不在的「不對勁日常」圖鑑,直擊各種性別暴力下的案發現場
 

購物說明

若您具有法人身份為常態性且大量購書者,或有特殊作業需求,建議您可洽詢「企業採購」。 

退換貨說明 

會員所購買的商品均享有到貨十天的猶豫期(含例假日)。退回之商品必須於猶豫期內寄回。 

辦理退換貨時,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請注意保持商品本體、配件、贈品、保證書、原廠包裝及所有附隨文件或資料的完整性,切勿缺漏任何配件或損毀原廠外盒)。退回商品無法回復原狀者,恐將影響退貨權益或需負擔部分費用。 

訂購本商品前請務必詳閱商品退換貨原則 

  • 靈性療癒展(止)
  • 考情中心
  • 經典翻譯文學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