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30
BL漫畫展
告別【作者首度來台限量親簽紀念版】

告別【作者首度來台限量親簽紀念版】

작별인사

  • 定價:380
  • 優惠價:79300
  • 優惠期限:2024年07月20日止
  • 運送方式:
  • 臺灣與離島
  • 海外
  • 可配送點:台灣、蘭嶼、綠島、澎湖、金門、馬祖
  • 可取貨點:台灣、蘭嶼、綠島、澎湖、金門、馬祖
  • 台北、新北、基隆宅配快速到貨(除外地區)
載入中...
  • 分享

優惠組合

 

OKAPI 推薦

  • 曹馭博/在機器文明開始之前,我們要先認識死亡——讀金英夏《告別》

    文/曹馭博,|,漫遊者文化2024年05月13日

    初讀金英夏《告別》讓我不斷回想起史蒂芬.史匹柏的電影《AI人工智慧》:同樣是困於人類和機器身份的男孩,同樣遇見全知者且更高階的存在,以及不斷在行動中與苦難的他者相遇,藉由一場場死亡去認識自己的哀傷旅程。但比起電影,《告別》的敘事視角是將死之人的回憶——比起情節的推演,金 more
 

內容簡介

「會者定離,去者必返。」

我們,終須一別。
但就算這個世界毀滅了、你我消融了,
也一定可以再次相逢。

生而為人……究竟是什麼意思?
最人性的科幻故事,獻給所有尋找生命意義與生命歸宿的人

「韓國國民作家」睽違9年最新長篇小說
金英夏 寫作生涯最溫柔作品
長踞文學排行榜,打動260,000韓國讀者的心

  即使要花上億萬劫時間,
  也要遵守與那個人的約定。

  埋葬棕耳鵯那一天,哲的心裡一直覺得怪怪的,有點傷心,又有點生氣,還有點害怕。
  他和父親崔振洙博士生活在位於平壤的「智人麥特斯」園區。父親以韓國國內內戰頻仍、局勢不穩為由,禁止他離開遺世獨立的園區,因此他短短17年的人生中從來不曾與外界有過接觸,只與園區內的研究員家庭有往來,平時則與名叫笛卡兒、伽利略、康德的三隻貓咪爲伴,直到有一天,他為了給父親驚喜、偷溜到園區外……從此再也回不了家。

  不不不,我明明是人類,為什麼把我關進機器人集中營?!
  在強制回收報廢與未註冊機器人的集中營裡,陷入混亂的哲結識了旼和善。旼的外表看來像個六、七歲孩子,是早期開發的寵物型機器人,卻早早就被主人遺棄。善是年紀和哲相仿的女孩子,也堅稱自己是人類。她不斷追著問,要哲證明自己不是機器人,因為眾所周知,掌握製造機器人高端技術的「智人麥特斯」公司早已研發出可以調節情感的AI晶片,打造出與人類無異的機器人……

  那一天,哲埋葬了在路邊發現的棕耳鵯,就有如他的生命預示。困在集中營的那段日子裡,他和機器人旼、不知是人是機器的善,建立起患難之交情誼。當集中營遭到攻擊,他們連袂逃出、意外闖入一個避難所,才發現這裡是另一群機器人的陣營,就此展開另一種截然不同的生存激戰。然而,當哲的父親終於鎖定他的下落、聯絡政府軍前來掃蕩,想要救兒子回家,哲與善因此面臨被迫分別的命運……

  「人」究竟是什麼?「意識」(mind)和「軀體」(body)可以分別與切割嗎?
    當人類意識和人工智慧之間的界線消失,人類文明會否就此瓦解?
  當哲與永恆之流面對面,他可以選擇追隨善的信念、相信告別與重逢嗎?

  ●是什麼定義了「人」?——金英夏的人性與存在辯證
  《告別》原本是金英夏2019年受韓國會員制電子書訂閱平台(www.millie.co.kr)之邀所寫的故事。2020年初,新冠肺炎疫情爆發,金英夏大幅度更改了故事的結構和內容。面對疫情初期全球防疫失控、導致無數人在這場近代最大規模瘟疫中無意義死去的局面,他寫下這個故事,討論我們生命的意義何在、人類這個物種的存在價值。相對地,人工智慧也正如火如荼深入人類社會各個層面,而我們一邊懷抱著對AI的恐懼,卻仍一邊持續開發其可能性——究竟,人類正往哪裡去?人性會否有終結的一日?

  ●生命的歸宿何在?——金英夏最溫柔的叩問
  我們終須與世界一別,但誰都不該荒唐地死去,誰都不能白白犧牲,因為能夠帶著意識來到這個世上是最難得的機遇,也因為人生有限,所以我們產生迫切的情感。生命有沒有意義、有多麼珍貴,取決於我們的意識;生命是意識的源頭,意識是生命的盡頭。當我們跨過生命的終點線,意識在地球的時間將停止計時,開始走入宇宙的時間,也就是無限。意識永遠不會消失,只會回歸宇宙……
  
  「我們這次分開,就很難再見面了吧?」
  「等到你不再是你、我不再是我的時候,我們就會重逢。」

  總有一天,我們會再相遇。
  現在說再見,是為了重逢。

  告別是人生的一種戳記
  銘印絕無僅有、難得一次的生命

專文導讀推薦

  小說家 劉芷妤|寫作者、編輯 蕭詒徽
 

作者介紹

作者簡介

金英夏(김영하)


  1968年11月11日生,是韓國進軍國際文壇的先鋒作家,不少作品已經在美國、法國、日本、德國、義大利、荷蘭、土耳其等十餘個國家翻譯出版。他畢業於延世大學企業管理系,1995年在季刊《批評》上發表〈關於鏡子的冥想〉,登上文壇。2004年,韓國文壇颳起了強勁的「金英夏旋風」。他以短篇小說〈哥哥回來了〉、〈珍寶船〉及長篇小說《黑色花》在一年內勇奪黃順元文學獎、怡山文學獎,以及韓國三大文學獎之一的東仁文學獎。一年之內集三個著名文學獎項於一身,不僅成為年度文壇的一道亮麗風景,也是韓國現代文學史上的罕見傳奇。他不只擅長運用媒體推廣文學,也關懷社會議題,並且勇於發聲。他擅長描寫都市生活的冷冽、無奈,現代人的黑暗面是他關注的主題,性愛與死亡更是他直接大膽的著力點。評論家將他比喻為「韓國的卡夫卡」,足見他的作品為讀者帶來的省思與衝擊,有其重要的代表性。

譯者簡介

胡椒筒


  專職譯者,帶著「為什麼韓劇那麼紅,韓國小說卻沒人看」的好奇心,闖進翻譯的世界。譯有《謊言:韓國世越號沉船事件潛水員的告白》、《那些美好的人啊》、《蟋蟀之歌:韓國王牌主播孫石熙唯一親筆自述》、《信號Signal:原著劇本》、《您已登入N號房:韓國史上最大宗數位性暴力犯罪吹哨者「追蹤團火花」直擊實錄》、《最後一個人:韓國第一部以「慰安婦」受害者證言為藍本的小說》、《朴贊郁的蒙太奇:韓國電影大師朴贊郁首部親筆著作》等。

  ●作品賜教:hoochootong@gmail.com ●Instagram @hoochootong.translator
 
 

目錄

埋葬棕耳鵯的那天
你必須跟我們走
外面的世界
生而為人
使用感
購物失敗的證據
逃亡
夢中的風景
冬日的湖水與魚鷹
達摩
審判
抵達盡頭,方可知曉
體內的開關
機器的時間
成為貓
單純的意識
爸爸內心重拾的平靜
仙人
最後的人類

作者的話

 
 

作者的話

就此告別


  我是從什麼時候知道相識的人必定會分離的呢?好像是在學習「會者定離」這句話以前,在我很小的時候。在跟隨父母每年搬家一次的那段時期,我都沒有好好地跟朋友們做過告別。不知道為什麼,我的父母從不提前告訴我搬家的日期,每次我都是看到搬家的貨車停在家門口時,才知道那天是搬家的日子。我只跟一個朋友好好地做過告別,那是住在坡州汶山的時候,當時我讀小五,而且那次搬走的人不是我,而是朋友。在全家移民去美國之前,朋友來到我家,把自己組裝的模型帆船作為禮物送給了我。不久前在父母家整理照片的時候,我看到當年住在汶山時拍的照片,有一張是在跆拳道場穿著道服的團體照。令我驚訝的是,道場的孩子中有幾個是外國人。美軍部隊駐紮在汶山附近,他們可能都是美軍的孩子,但我把這件事忘得一乾二淨了。送我帆船的孩子的爸爸可能也在美軍部隊工作,所以自然有了移民的機會。我珍藏的那艘帆船在之後的幾次搬家中消失得無影無蹤了,我和那個朋友也失聯了。

  長大後,我知道了「會者定離」出自佛教的《法華經》,與之相應的還有下一句「去者必返」,意思是說離散的人必將重逢。據聞,這是即將圓寂的釋迦牟尼安慰弟子阿難時說的話。令我印象深刻的是,近距離侍奉釋迦牟尼的弟子也會因離別而痛苦。

  這本書的標題定為《告別》是在最後故事快要收尾的時候。定下標題後一看,感覺比之前暫定的標題都更適合這個故事。有趣的是,我至今發表的小說都很適合「告別」這個標題。《我有破壞自己的權利》、《黑色花》和《光之帝國》很適合,甚至就連《殺人者的記憶法》也是如此。難道是因為我從小就是告別專家的關係?我也不知道。

  這部小說原本是在二〇一九年,受某訂閱型電子書服務平台之邀開始執筆,二〇二〇年二月只提供給該平台的訂閱讀者。當時這個故事就只是兩百字稿紙、四百二十頁的中長篇,之後我又用了兩年的時間改寫,增加了兩倍的內容。透過全面改寫,小說的主題和基調也發生了很大的變化。兩年前初稿的暫定標題是「機器的時間」,也許這個標題比「告別」更適合當時的故事。但現在「機器的時間」已經不適合這部小說,而且我已經想不出比「告別」更適合這本書的標題了。

  標題就像帶有魔力一樣,引導我寫出符合它的故事。脫稿不久後,我又讀了一遍原稿,不禁覺得自己想寫的東西都毫無保留的寫了出來。那一瞬間,我腦海中浮現出一幅畫面──一個人在仰望滿天繁星。我打開筆記本,寫下:「孤獨的少年仰望夜空,他有必須遵守的約定。」於我而言,這部小說的人物都是獨自一人。雖然孤獨,但無論如何都想找到痛苦人生的意義。這些人物已離我而去,未來我再也寫不出這樣的故事了。

  昨天,我所有初稿的第一位讀者兼編輯,也就是我的妻子,在看校樣的時候流下了眼淚。我問她為什麼哭,她說這個結局太悲傷了。她已經反覆看過很多次了,為什麼情緒突然出現動搖了呢?也許她發現了我在字裡行間隱藏的什麼吧?這部小說的結尾比任何一次都要難。雖不知出版後,它會帶來什麼樣的反應,但它已經觸動了我唯一的讀者的心,傳達了我的心意。僅憑這一點,我就已經充分得到了補償。

  幾年前,我在院子裡栽種了臘梅樹和白連翹樹,去年秋天還在院子裡埋了側金盞花的球莖。埋首創作一段時間後,當我走到院子看到兩棵樹已經開滿了花,側金盞花也填滿了花壇。我很感謝不忘綻放的花朵,也很開心準時到來的時節。把我家的院子當成自己家的貓咪,聽到我的動靜也跑來,舒服地趴在我旁邊舔著自己的身體。自以為是人類的哲,其實是機器人,而我有時會懷疑自己是一個會思考的機器人。但這樣的瞬間會讓我清醒過來,進而覺得安心。看到春日花朵盛開,我就開始擔心花謝,想到美好的一切終將去而無反,我就會意識到自己不是機器人,而是終有一死的人類。每每這時,我的時間不在過去與未來,而是在此時的當下。引領我活在當下的一切都無比珍貴。

  兩年前的姜允貞和這次的黃藝仁、金必均,得益於三位編輯對故事脈絡的寬闊視野和細心校潤,彌補了我的不足之處。若書中存在錯誤,也是因為當初我寫的不好。在此向三位編輯表示深深的謝意。

  以長篇來看,這是繼《殺人者的記憶法》之後,時隔九年與讀者見面的長篇小說。過去兩年的新冠疫情,讓我們看到了人類的身體有多脆弱。這也促使我今後想要更加勤奮了。

二〇二二年 四月
金英夏
 

詳細資料

  • ISBN:9789864899432
  • 叢書系列:韓國文學
  • 規格:平裝 / 264頁 / 14.8 x 21 x 1.6 cm / 普通級 / 單色印刷 / 初版
  • 出版地:台灣
 

內容連載

〈你必須跟我們走〉

從西側窗戶照進來的微弱光線消失後,研究所裡鴉雀無聲的氣流也發生了變化。研究員們紛紛關掉電腦,從座位上站起來。爸爸走到我身邊,看了一眼我正在讀的書。

「《綠野仙蹤》,有意思嗎?」

「嗯,這是我第三次讀這本書。」

「看來你很喜歡主人公去遠方探險的故事。《西遊記》和《魔戒》也讀了很多遍吧?」

真的是這樣。

「你最喜歡《綠野仙蹤》裡的哪個角色?」

「現在還不好講。」

「我小時候,最喜歡膽小的獅子。明明是獅子,膽子卻很小,多可愛啊。走吧,我們回家,回去再看。」

爸爸下班前,繼續留下來工作的研究員又詢問了一些事。即使是無關緊要的問題,爸爸也會回答得很慎重。

爸爸事先預訂的移動艙正等在研究所大門外。搭乘無人駕駛的移動艙,很快就可以抵達我們位於科技園區內的家,沿路上可以看到提早下班正在修剪庭院雜草的人、陪孩子玩飛盤的人。不久前,我家隔壁搬來了一位印度出身的數學家。這時正在打理院子的數學家看到我們,揮了揮手。從她家開著的門縫,隱約散發出一股薑黃味。數學家和三歲的女兒一起生活,還養了一隻可愛的小豬。比起女兒,數學家更常誇耀小豬很聰明。

走進家門,貓咪們一如既往地歡迎了我們。豎起尾巴的小傢伙們一邊發出喵喵的叫聲,一邊用頭蹭著我們的小腿。三隻小貓分別叫笛卡兒、康德和伽利略,但沒有什麼特別的意義。這種取名方法來自專攻哲學,並以「人工智慧的倫理選擇」為主題取得博士學位的爸爸。笛卡兒總是蜷身而坐,好似陷入深思;康德會按照日程表,吃飯、睡覺、上廁所;伽利略喜歡把書桌上的東西弄到地上,看上去就像在做自由落體實驗(貓塔叫做比薩斜塔)。我的名字叫「哲」也取自於「哲學」。爸爸在散步路上發現了與母貓失散、奄奄一息的康德和伽利略,於是把牠們帶回了家。

對爸爸而言,貓是一種刺激知性的存在。這種靈活敏捷的哺乳動物和數千年一樣,會在大街上靠刺激人類的同情心生存下來,但沒有像狗或馬被徹底馴化。

「貓會留心觀察人類的一舉一動,並做出相應的行動,但牠們始終以自我為中心。可以說,貓是天生的自戀狂。貓不會為主人犧牲自己,更不會徹底服從主人。儘管如此,牠們卻比任何時候都還受人類的喜愛。自私的人類對什麼都不滿,可是為什麼會被更自私的貓迷得神魂顛倒呢?」

會員評鑑

5
2人評分
|
1則書評
|
立即評分
user-img
5.0
|
2024/05/17
這部作品充滿了對於人類及人工智慧的哲學思考,我們一生,都在尋求:我是誰;為什麼活著的答案,帶領我們能更多面向的反思。告別,是重逢的開始,仰望夜空,我們一直同在。
展開
 

特惠贈品

載入中...

最近瀏覽商品

 

相關活動

  • 【文學小說】韓國先鋒作家金英夏首度來台|最新長篇小說《告別》電子書88折、系列作品任選兩本82折
 

購物說明

若您具有法人身份為常態性且大量購書者,或有特殊作業需求,建議您可洽詢「企業採購」。 

退換貨說明 

會員所購買的商品均享有到貨十天的猶豫期(含例假日)。退回之商品必須於猶豫期內寄回。 

辦理退換貨時,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請注意保持商品本體、配件、贈品、保證書、原廠包裝及所有附隨文件或資料的完整性,切勿缺漏任何配件或損毀原廠外盒)。退回商品無法回復原狀者,恐將影響退貨權益或需負擔部分費用。 

訂購本商品前請務必詳閱商品退換貨原則 

  • 臉譜全書系
  • 大塊全書系
  • 簡報溝通說話展(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