輕小說大展
內容連載 頁數 2/3

給孩子一條安全的上學路
這正是戴波‧哈伯史密斯和溫蒂‧考苓斯(Wendi Kallins)所想的。這兩位馬林郡的女性是打造與推銷「安全上學路徑」計畫的兩大功臣,現在這個計畫迅速流傳到全美各級學校,並且成為聯邦政府資助單車的主要計畫之一。聯邦在十年前資助一個先導型的計畫後,在二〇〇五年的交通法案中一共編列了一百八十八億台幣的經費,要將「安全上學路徑」計畫推廣到每一州。

考苓斯和哈伯史密斯都是環境運動份子,她們最早會認識是因為一起從事一個教學計畫,目的是讓孩童瞭解他們所選擇的交通方式會影響到環境與社會。四十四歲的考苓斯說她是因為和提倡打造適合步行環境的領袖人物,也是現代單車推廣運動創始人之一的丹‧伯頓一起加入一個工作坊,因而受到啟發的。她說那時的經驗讓她想到:「除了給孩子汽車駕駛的教育外,若還能給他們交通教育,那該有多好。」那時二十八歲的哈伯史密斯正在學習如何過無車生活,她說:「我對那些開著休旅車或是其他需要加油的車輛,卻到處教導別人如何提升環境意識的人很反感,我想要找出完全不會製造污染的方式去各個學校演講。」

問題是她演講時可能要拖著大概三十幾公斤的小冊子、投影機與幻燈片圓盤(那時還沒有POWER POINT這種東西)。哈伯史密斯最後組裝了一台有拖車的電動腳踏車。她以船用電池來發電,這種電池可用太陽能板來充電。哈伯史密斯和她的太陽能腳踏車吸引了許多目光。

她很喜歡跟小孩子說她年輕時的故事,那時她很渴望要一部車,很早就開始存錢,終於在十七歲時買了一台英式的MG跑車。她說:「因為我的車子老是拋錨,我體會到MG應該是『最後悔的事』」(Maxium Grief)的縮寫。」一年半之後,她就破產了,從此不再對汽車有任何的欲望(不過一直到十年後,她才真正完全擺脫汽車)。可惜這兩位活動份子都無法吸引到足夠的資金來執行一個長久的計畫。當然,這些孩子中可能有幾個在多年後會想起,曾經有位騎著太陽能腳踏車的女人說過:不是到哪裡,你都得開車。但她的話是否真能對這些孩子產生深遠的影響呢?

考苓斯做了一些研究,她發現歐洲有教導孩童走路與騎車安全的課程。她表示這是在一九七〇年代由丹麥開始的,那時這個國家有很高的「兒童行人死亡率」,這個概念後來散播到荷蘭、英國、澳洲、加拿大與其他國家。考苓斯是從英屬哥倫比亞大學的一個計畫辦公室那裡收到一大箱資料來進行這些研究的,她以前經常透過這間辦公室寫計畫,跟地方上主要的慈善機構馬林郡基金會(Marin County Foundation)爭取經費。她也吸引到加州健康部門的安妮‧西莉(Anne Seeley)的注意,那時西莉正在尋求推廣兒童運動的方法。

她們兩個也不是唯一對這個想法有興趣的人,差不多同一時間,芝加哥也開始年度的「走路騎車上學日」,而交通替代組織也在紐約展開他們自己的「安全上學路徑」活動。更重要的是:國會中最重要的單車推廣者,明尼蘇達州的民主黨眾議員歐博斯塔,那時也在構思一些讓兒童騎車的計畫。歐博斯塔說幾年前在聽瑞奇‧基林斯沃思(Rich Killingsworth)這位疾病管制中心的衛生官員簡報兒童糖尿病與肥胖症時感到非常震驚,他認為這有部分的原因要歸咎在有四分之三的孩子是被汽車接送上下學的。歐博斯塔說:「我想:『天啊!我們有一整個世代的孩童行動力是有問題的。』」他又說:「之後我去騎腳踏車,騎了好長一段路,直到我沒力為止,」邊騎邊想要怎樣讓孩童再走路與騎單車上學。

他開始和單車界的朋友聯絡,沒多久就知道有哈伯史密斯這號人物,當時她正在主持馬林郡的單車聯盟。她和馬林郡的單車製造商喬伊‧布瑞茲,以及單車零件公司WTB的董事長派翠克‧塞德勒,在二〇〇〇年於加州蒙特利(Monterey)舉辦的「經典海獺」單車賽期間被安排與歐博斯塔會面。

哈伯史密斯與歐博斯塔一拍即合,一見面就開始計畫要如何將「安全路徑」的概念推廣到全美。歐博斯塔想辦法去爭取聯邦經費,資助在馬林郡與麻州阿靈頓(Arlington)的先導計畫。而在這些計畫有了初步成果,顯示出走路或騎車上學的孩童數量增加後,現任民主黨眾院運輸委員會召集人的歐博斯塔決定在二〇〇五年的法案中加入一項一百八十八億台幣的國家型「安全路徑」計畫(同年,歐博斯塔獲得另一項三十一億台幣的先導計畫經費,在四個郡推動交通方式中的單車比例。不意外地,馬林郡也名列其中)。
3上一頁 1 2 3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