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五社聯合書展
怒江之戰(上下冊不分售)

怒江之戰(上下冊不分售)

內容連載 頁數 2/6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一切都發生得匪夷所思,他們是生病了嗎?可是哪有這麼生病的?所謂的病來如山倒,可是這病比山倒得還快。如果不是生病這又怎麼解釋?

他嘗試著自己爬起來,但發現手腳發軟,根本就沒有力氣,而他只要稍微移動,一股劇烈的頭暈就會襲來,讓他幾乎嘔吐,這種感覺和喝醉了酒十分像。他努力動了幾下,幾乎筋疲力盡,但他敏銳地發現一個現象:趴在地上挪動,就可以抵禦那種劇烈的頭暈。

他先朝軍醫爬去,就看到他臉色發青,手裡還拿著膏藥,還有呼吸,但是怎麼搖都不醒。他只好去搖大牛,這傢伙看上去最強壯,搖了幾下也沒反應。這時候趙半括就看到大牛手裡的槍了,他拿起來,用牙齒咬著拉下槍栓,對天拼命開了幾槍,本來就無力的手在開槍後,一下在槍柄震動的作用力下沒了知覺。

緩緩地,四周的人這才都開始動了起來,趙半括等了一會兒,頭暈得抬不起頭,只好用盡所有的力氣喊道:「出了什麼事了!」
廖國仁在一邊有氣無力道:「操他媽的土著,這地方真的有點邪門,咱們都中招了。」

足足過了兩三個小時,所有人才緩了過來,但是沒有一個人能站起來,都好像宿醉一樣,頭暈得厲害。長毛幾乎用盡全身的力氣才點了支煙,發現似乎吸煙能緩解頭暈,不過效果非常一般。

沒有人能完整地說完一句話,但斷斷續續地,趙半括總算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原來他暈倒之後,由大牛扛著他們又走了一段,這時其實所有人的身體已經開始不行了,直到最後連廖國仁都吃不消了時,他們才發現不對。於是大家坐下來休整,由軍醫檢查,而這一坐,他們就再也沒站起來。
趙半括第一次醒過來應該就在那段時間,但是,後來連軍醫也頂不住了。

他們給軍醫灌了水,軍醫才最後一個醒了過來,面色比任何人都難看,等他慢慢復蘇,聽到長毛說抽煙有效果,就立即讓所有人嚼煙,果然,煙末嚼碎後的那股味道雖然非常噁心,但效果比吸煙要明顯許多。有人就問軍醫是怎麼回事。

王思耄這時反倒最清醒,說這不可能是急性傳染病,因為沒有一種病能傳播得那麼快,可能是中了什麼瘴氣之類的毒。但這推測立即被長毛否定了,長毛說全部人都戴著防毒面具,不可能是瘴氣,但他也不信這會是什麼邪門的事情,所以還是很納悶。

軍醫嚼著煙草,神情很凝重:「這確實不是病,我想不出其他什麼可能性,咱們應該是中毒了。只有中毒才可以在這麼短的時間內,讓我們所有人都產生反應,能讓人中毒的東西不光是空氣,所有能和我們接觸的東西,都會導致我們中毒。都快想想,有什麼東西我們都接觸了,而且都接觸到我們的身體皮膚了。」

趙半括用力嚼著苦澀的煙葉,想著所有可能性。他們這一趟任務,上頭給他們配備的都是最好的東西,美制軍靴,透氣性和防水性都非常好,腳肯定沒有問題,臉上的防毒面具也是最新型的,一路走過來也沒感覺被什麼蟲子咬過,唯一對外接觸的,就是自己的手。因為叢林實在太密集了,任何的前進都需要手來輔助。

趙半括舉起手,去看自己的手心,同時有反應過來的人,也做了同樣的動作。這一看不要緊,趙半括就看到自己的手心,竟然完全是一片青綠色。

這些污穢也不知道是扶著樹幹前進,還是抓著藤蔓蕩過水潭的時候碰上的,趙半括用力搓了一下,發現那些青綠色竟然擦不下來,頓時他就意識到問題出在哪兒了。

同樣的行為,發生在所有人的身上,大家一下就明白了過來,大牛罵了一聲:「媽的,這樹有毒。」

趙半括忽然就想到他是背靠著樹的,一個激靈下立即坐起來,所有人都開始遠離林木。

這時候他們才想到注意四周。在叢林裡,樹木實在太平常不過,一眼望去,起碼有上百種不同的植物同時裹進你的視線裡,誰也不會留意身邊的樹木有沒有變化。但現在他們這麼一看,十分明顯,這裡的樹和之前的有很大的不同,在樹幹處看不出來,朝上看樹冠就能發現,這裡的樹葉是長形的,上面垂下來無數的藤蔓,像榕樹又不是榕樹。

極目望去,周圍這種樹完全形成了樹海,到處都是,他們已經不知道在這樣的樹林裡跋涉了多久。一股寒意立即湧上了趙半括的脊背。
「如果真是這樣,我算知道土著人為什麼要把這裡設為禁區了。」長毛咬著牙,「我操,早知道這樣,幹嗎不直接把後果寫在石頭上,我們也好有個防備。」

小刀子搖頭道:「我們一路過來,一直到林子的深處毒性才發作,說明這種毒即使真的存在,也是緩慢發作的,土著人很可能根本就沒機會活著出去告訴別人這件事,所以進入這片林子裡的人都出不去,所以外面的人才會設立警告。」

長毛看向軍醫:「知道原因就好辦了,蒙古大夫,你不是很厲害嘛,有什麼解毒的東西,快給我們使使。」
軍醫臉色仍舊很難看,長毛問他他也沒吭聲,長毛火了,罵了一聲,軍醫冷冷地看向他,道:「你還搞不清楚狀況?咱們幾個和土著人比起來,就多了幾把槍,他們如果沒法活著出去,我們肯定也會死在這裡!」

廖國仁終於發話:「沒有解毒的辦法?」

軍醫咳嗽了幾聲,用力道:「隊長,我不知道咱們中的這種毒是什麼類型的毒素,人體有一定的解毒能力,我昨天給你們吃的藥丸,能提高解毒效率,但要完全解毒,必須有相應的血清。這種東西我在這裡是做不出來的。」軍醫眼裡有一種莫名的驚恐,他繼續道:「你們還記不記得之前我們看到的那個屍坑,裡面的屍體這麼久都沒有完全腐爛,而且身上沒有明顯的傷痕,他們很可能就是困死在這種樹林裡的。當時第五軍的軍醫配備比我多得多,他們都沒有辦法,說明我們的應急藥品基本上是不管用的。」
6上一頁 1 2 3 4 5 6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