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五社聯合書展
怒江之戰(上下冊不分售)

怒江之戰(上下冊不分售)

內容連載 頁數 3/6

大牛頓時笑了,在這種時候讓人毛骨悚然:「我操,你是說,我們死定了?我們現在已經是死人了?」
軍醫想了想道:「野生環境裡的動物植物之間都有一個制衡,兔子吃草,老虎吃兔子,老虎應該沒天敵了吧?但老虎也有弱點,就是少,不然其他小動物沒辦法活下來。」雖然不知道他要講什麼,但大家隱隱感覺到這番話很關鍵了,於是安靜下來仔細聽,長毛也沒說什麼。軍醫環顧了一下四周,繼續說道:「這片林子全是這種樹組成的,顯然不太對勁,如果除了它本身之外沒有其他東西能生存下去,那這種林子早就佈滿野人山了。有句話你們聽說過沒有?古語說『十步之內,必有解藥』,就是指這種情況,這附近一定有什麼東西不怕這種樹的毒,甚至能抑制它生長,並且很可能就是解藥!」

大家馬上坐不住了,大牛立刻說那還等什麼,長毛也反問:「別光說不練,到底是個什麼情況?。」
趙半括心說這確實啊,這話雖然自己也好像聽說過,不過都是演義小說裡的事兒,誰知道管不管用。這時軍醫勉力翻身起來,對他們道:「你們看,那邊那個東西。」

大家把臉轉過去,就看到那邊的樹上,樹皮的縫隙中,長著一種草。
「這樹皮肯定有毒,但是這草能長在樹上,說明它要麼脾性和樹皮一樣,要麼就是能中和這種毒素。」

「你確不確定啊,老兔子。」長毛有氣無力道。
「不確定,這誰也說不準。」軍醫又指了指另一邊:「那兒的樹根上長了青苔,那東西也許也有用。但是,我們是因為通過觸摸的方式中毒的,說明毒性很大,已經進入循環系統,要解毒只有口服,如果那些東西也有毒,死得更快。」

「我操,你能不能說點好聽的。」長毛聽完就罵娘。
廖國仁問道:「不吃呢?有沒有可能自己痊癒?」

「隊長,觀音菩薩都沒你那麼貪心,我不知道這些毒素會不會要了咱們的命,但是我們如果什麼不都做,繼續這樣下去很快就會虛脫而死。煙葉頂不了多少時間。」

趙半括頭痛欲裂,聽到這話連恐懼的力氣都沒有,就聽廖國仁道:「不管了,你先去找點可能有用的。」

軍醫點頭,咬牙就爬了起來。也不知道過了多久,時間的感覺完全消失了,軍醫終於搞了一捧東西過來。趙半括瞄了一眼,發現是三樣東西:一種綠得發黑黏糊糊的東西,看著像苔蘚;另一種是紫紅色的莖稈,狗尾巴草大小,頂端卻是尖尖的一小片葉子;最後一種是白色的,鵪鶉蛋大小,外面覆著一層韌韌的白膜,看不清裡面是什麼,樣子像是什麼東西的卵。

看著擺在地上的這一堆東西,趙半括的內心感受非常奇怪,因為這看起來就像幾個大男人在做辦家家酒的遊戲,而整隊人的命運要靠這種兒戲的方式來拯救,可見情況糟糕到了怎樣的地步。

心裡的糾結反映在臉上,讓趙半括的臉色非常的難看,接著他發現所有人看他的眼神很奇特,轉念一想,他明白了是怎麼回事。
「解藥」暫時有三種,吃下去有什麼後果誰都不知道,很可能三個人全掛,危險是肯定存在的。關鍵是誰來試藥,這是當前最需要決定的事。

按照軍隊裡處理這種事情的慣例,肯定是抽籤,趙半括完全不知道抽籤是怎麼進行的,劇烈的頭暈讓他完全處於一種和現實剝離的狀態,等他反應過來。他突然發現手裡多了一根樹枝。
我操,趙半括一下就暈了,心說這是不是真的,該不是做夢?強行收斂精神,他發現樹枝確實是真的,而且非常短。

他頓時就想笑,可是他知道笑也沒有意義,周圍人不會比他好多少。看了看周圍,前一秒看到的事情根本進不了他的腦子。他意識到,自己可能是中毒情況比較嚴重的,至少別人還能把抽籤的樹枝遞給他,而他連怎麼拿到的都不知道,轉念一想,又忍不住覺得會不會有人在算計他。

不過也沒辦法了,說起來,自己都這樣了,做做貢獻也好。
恍惚中,他感到手裡被塞了什麼東西,然後他的手被抓住,他看到好像大蟲卵的東西舉到了他面前,一股腦送進了他嘴裡。頓時他的舌頭傳來一陣涼涼滑滑的感覺,非常噁心,他根本不敢咀嚼,只能硬著頭皮吞了下去。到這時候,他已經完全明白自己中了籤,被灌了藥,既然已經這樣了,他索性就挑釁地掃視了一圈,意思很明顯,要讓大家知道,我趙半括是個爺們兒!接著就靠到了樹上。

第二個倒楣鬼好像是草三,趙半括看到了他奇怪的腦袋,這讓趙半括有點出乎意料。這個人平時沉默寡言,相當沒有存在感,但關鍵時刻又會冒一冒頭。眩暈裡也沒看清他吃的是什麼。

第三個是誰?他還在想,就見廖國仁拿起苔蘚,端詳了一下。

趙半括在心裡笑了一下,臉上他是動不了了,他娘的原來廖國仁也參加了抽籤,爺們兒,隊長就是應該這麼當。趙半括靠在那裡,看見廖國仁剛要把苔蘚塞進嘴裡,卻斜插過來一隻手,把這東西搶了過去。
6上一頁 1 2 3 4 5 6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