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旅遊
怒江之戰(上下冊不分售)

怒江之戰(上下冊不分售)

內容連載 頁數 4/6

那只手是小刀子的,他搶到了草藥,廖國仁喝了一下,想去搶,卻見小刀子一下把那塊髒兮兮的東西吞了下去。

接著趙半括又離開了這個世界,陷入了恍惚的狀態,一切都變得混沌模糊。等他醒過來,卻見大家已經不爭吵了,根本不知道這一恍惚又過去了多少時間。

趙半括吃下那不知道什麼東西的卵後,黏黏的感覺始終在喉嚨處揮之不散,他知道這是意識在作怪,得找個辦法轉移注意,於是問軍醫:「你找來的東西吃下去多久會有反應?」語氣中已經帶了一絲絕望。軍醫面色也很慘澹:「說不好,不過明天中午前應該會知道。」

話說成這樣,已經沒必要再問了,既然已經是死局,何必說透。幾個沒有吃藥的人費力地往火裡添柴,這附近不太可能有日本人了,而且火旺些方便及時觀察試藥人的反應,也讓人更不那麼絕望。

大家圍著火堆,沒有人說話,氣氛說不出的壓抑。火光下,大家的目光流轉在幾個吃了藥的人臉上,忽明忽暗的光線讓那些面孔看起來都變得不可捉摸。

趙半括被這種沉默壓得很憋悶,想說點什麼卻又說不出口,他們這群人不是沒經歷過這種要麼死要麼活的局面,但那都是在戰場上,過程迅速得一秒都不用,在本能下做出回答。而眼下這種默默等待宣判結果的折磨又叫什麼事兒。

想到這裡,他內心一陣失望,閉著眼睛感受自己身體的變化。

還是渾身無力,還是頭暈,還是心跳很快。

不對,心跳好像比平常快一些!這代表毒素入侵得更深於是血液供應系統紊亂?還是藥物起作用,開始恢復活力?

趙半括已經完全失去判斷力了,他悄悄伸出右手到背後,從地上抓了一把帶著草的泥,使勁捏了捏,想用真實的觸覺來確認力氣是否減弱,但捏了半天隻感到自己的手在發抖。頓時心裡一片黯然,他明白自己已經緊張到了極限,完全無法客觀評價自己的身體狀況了。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趙半括迷迷糊糊將睡未睡中忽然聽到一陣騷亂,下意識他手撐在地上準備起身,手卻抖得厲害,差點跌坐在地上。他坐正,卻看見草三拿著一堆葉子往嘴巴裡面送,吃相像是餓了幾天的災民看見白麵饅頭那樣恐怖,而軍醫正努力從他嘴邊扯那些紫紅色的植物,拼了老命地大罵:「你他娘的想死啊,這個現在還不知道是不是毒藥呢!」

草三邊嚼那些葉子邊含糊不清地說道:「媽的,小爺那怕死,這麼久都沒好,一定是分量還不夠,這樣得等到什麼時候?」軍醫聽了這話,頓住了,停下了想要阻止他的動作。其他人也面容慘然。也許草三說的話是對的,他們沒有什麼理由來阻止他,所有人都明白他們快承受不了這種折磨了,只是草三最先發洩出來。

這一鬧,大家更沒有說話的欲望,幾乎連看人都懶得看,只是機械地不時往火堆裡加柴,也不知道各自心裡在想些什麼。
趙半括睡意消退,坐著發呆,什麼都不願意去想,忽然覺得眼前暗了下來,連添了幾根柴,卻發現火光更加暗淡,一抬頭,天空已經濛濛發亮,黑夜即將過去。如果軍醫說的是對的,到中午的時候還不見分曉,大家怕是真的都要死在這裡了。

朦朧間趙半括感到一雙手按上自己肩頭,一轉頭,原來是軍醫,一邊打量著他的臉色一邊低聲問:「你現在有什麼反應沒?」趙半括閉上眼睛感受了幾秒,睜開眼,看著軍醫期待的眼神,無奈地嘆了口氣,搖了搖頭。

軍醫又費力地爬到草三旁邊,推了推他。草三趴在那兒似乎睡著了,但是推著推著軍醫的臉色忽然就變了,不知道是不是預感到了什麼,一下手上用力把草三翻了過來。

草三的身體仰面倒在地上,鼻孔、眼睛和嘴裡滲出的鮮血竟然已經乾涸了,臉上一片紫黑,已經毫無生氣。軍醫立即大罵了一聲。

其他人都心中一凜,才湊過去,就聽到軍醫猛然哭出了聲,聽上去撕心裂肺。趙半括也被徹底打擊了,再也站不住,癱倒在地。其他人也都相繼坐倒,面色十分慘然。廖國仁鐵青著臉,默默地拿樹葉擦著草三的臉,把汙血一塊塊地擦淨。長毛緊咬牙關,走上前去,把軍醫從地上扯起來就是兩耳光,小刀子上前一步想阻止,趙半括伸手拉住他,搖了搖頭。這種情況下,絕望已經快要吞沒所有人,發洩一下也許會很好。

軍醫挨了耳光後停止了號啕,但還是下意識地抽泣著,眼神渙散,明顯能看出已經崩潰。現在看來草三的死雖然直接原因是過量服用有毒的草藥,但究其根本,還是因為他提出的這個解毒辦法。

長毛抓住他的頭髮,像死狗一樣把他拖起來,鼻子幾乎貼上了他的耳朵,喝道:「老草包,你不想草三白死的話,趕緊再想辦法!老子寧願死在日本鬼子手裡,也不想這麼窩囊地掛掉!」

軍醫完全沒有反應,像是已經根本聽不進任何聲音了,被抓著頭髮搖來搖去,還是一臉麻木的神情。這時廖國仁終於發話了:「先安葬草三。藥……」頓了一頓,難得地露出猶豫的神情,但還是很快下了決心,「藥就先都別再碰了。」

簡單處理好草三的遺容,大家已經沒有力氣挖坑埋葬他,只能在附近找了個凹進去的小窪,勉強把屍體放了進去,草草掩埋。這一番平常根本無所謂的動作,把他們剩下的精力都耗光了,幾個人重新圍坐在已經熄滅的火堆旁邊,等待廖國仁作最後的決定。

其實大家心裡都很明白,擺在面前的只有兩條路,要麼就是努力繼續向前,但這基本等於找死,因為毒性已經侵蝕進體內,大家的體力又嚴重衰竭,不把毒解掉,走不出幾裡路,肯定得全部倒下。
6上一頁 1 2 3 4 5 6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