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旅遊
內容連載 頁數 5/6
事為先, 人為重
 
柳傳志讀過軍校,後來進入科研領域,四十歲的時候,以二十萬人民幣創業,帶領一手創辦的聯想到香港上市、併購全球資訊龍頭IBM的個人電腦事業,一步步締造世界級的電腦王國。
 
我第一次採訪柳傳志是二〇〇一年,在南京參加華商大會,那是他首次卸任聯想集團董事長後不久。和他的對話,感覺像是一起欣賞一幅山水潑墨畫:沈靜,渾厚,似乎不著痕跡,卻濃淡相宜! 他笑著對我說,有時候做企業,要學會退出畫看畫,如果這個畫太近了,看不出這個黑是什麼!
 
中國大陸科技部部長萬鋼說,他做科學家時就有一個習慣,每天晚上會想想今天做的事有哪些還不完善,第二天會立刻修正。原來,「退出畫面」、「複盤(編按:棋類術語,指在對局完畢後,重新演練該盤棋的記錄,以求著法的優劣得失)」,是柳傳志等科研人的習性。
 
我想起松下幸之助所說的:「當企業是一個人的時候,我自己做;當企業有十個人的時候,我跑在最前面;當企業有一百人的時候,我走在隊伍的中間;當企業有一千人的時候,我在最後面。」
 
於是柳傳志退了一步,但不僅僅止於觀賞,更是一次精進的轉型。
 
柳傳志最為人樂道的特質是:沈穩、冷靜、不惹麻煩,深信做企業「生存」是第一要務。很多人說,他不只是一個企業家,還是一個商業政治家。這種沈穩練達,在一九七○年代後成長起來的新一代身上是有些陌生了。於是,同樣是談論改變中國人生活的未來五年,馬雲能激勵起我們尋寶的希望,而柳傳志能清醒地提示出我們腳下的暗湧。
 
我採訪中國大陸中科院院長白春禮介紹中科院成果時,聯想的創業和今日的成功,至今都是中科院說明科研和市場兩者緊密相連的驕傲。
 
雖然現在的柳傳志更像一個企業家,很難讓人想起他曾經的科研人身分,但是作為過來人,柳傳志深知科研人和創業者的鴻溝。於是他回到老東家中科院,共同發起聯想之星,通過創業培訓、天使投資、創業聯盟等,協助發掘培育科技創業領軍人。這也使他從企業家往投資者轉型。
 
現在人們再談起柳傳志,多了一個稱呼:投資家。投資,做的就是在當下看見未來。一直試圖理解未來的《與卓越同行》,不可能繞過這樣一個投注未來的商業教父。
6上一頁 1 2 3 4 5 6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