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植物展
內容連載 頁數 4/4
在風和日麗的某一天,有位正值二八年華的年輕女性陪同八十歲的雇主上門看牙,她叫安妮,雇主是我看診多年的老病友。安妮是個外籍看護,在台灣工作好多年了,雇主對她也不錯,和樂融融視同家人。不過,站在治療檯旁陪伴雇主看診的她卻突然苦著臉問我:「院長,不知道為什麼,最近兩年我的門牙愈暴愈出來……」。待顧主看完後,我請她坐上診療椅,檢查口腔後,發現她的後排牙齒缺了一顆牙。「後面缺了一顆牙齒,你知道嗎?」我問。「嗯……已經好幾年了,跟這個有關係嗎?」她露出疑惑的表情。
 
當事人不能理解:「怎麼我愈來愈暴牙了呢?」殊不知,除了缺牙問題之外,更患上「年輕晚期牙周型咬合傷害症」,牙床骨吸收嚴重,大多數牙齒已相當搖動。後面的缺牙已經好幾年都未處理,因為這一顆缺牙,每天咀嚼時的咬合力道集中於前牙,導致門牙逐漸向外突出,長期的咬力傷害造成牙周型咬合傷害,使得齒槽骨吸收、牙齒開散。這種病症的時間拖得愈長,狀況就會愈糟,牙齒可能接著一顆顆掉光。
 
我告訴安妮,她的病情其實已相當嚴重,要進行徹底的咬合重建復康,時間金錢都相當可觀,她一聽,臉變得更愁苦了。不過,人間處處有溫情,她的雇主在旁邊靜靜聽完後,私下告訴我,他會替安妮支付醫療的費用,請我費心把她治好。我看著這個外省籍的榮民老先生,又一次感受到台灣人的美。在我們的門診裡經過半年的治療,安妮的牙齒恢復健康,整個人的面部輪廓、容貌氣質都大幅改變,陪著主人到診所的她看起來臉上的笑容更多、也變得更快樂。
 
故事說完了,這也已是十年前的舊事,但每一回要上課,編排到安妮的照片,我心中都會湧起一股暖意,也更深體會一個口腔醫療工作者的願景和使命。
 
4上一頁 1 2 3 4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