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9
BL漫畫展
內容連載 頁數 4/5
大概是出於「我怎麼可能與那些霸凌我的人支持相同的棒球隊」的反骨精神吧!對我而言,支持巨人或阪神,無疑等於是為了不被人討厭而看人眼色,屈服於同儕的壓力,我絕對不想做那樣的事!
 
遭受霸凌的孩子面臨的是「人們無法接納自己」的疏離感。不僅缺乏自信,還會陷入「不被接納都是我的錯」的負面思考。
 
我也是差一點點就迷失了自我,成為總是迎合他人意見,唯唯諾諾的人。
 
但現在的我卻可以依靠表達自己的意見來賺錢餬口,覺得「自己雖然也有不對,但是遭到霸凌絕對不是我的錯!」不再否定自我。就跟愛迪生一樣,這都多虧了我的母親。
 
我的母親有點與眾不同,搬到東京遭到霸凌時,她公然放言:
 
「東京人才是土包子。不用理他們。就歷史來說,大阪腔的歷史比較悠久。」
 
一點也不因為兒子遭到霸凌而畏縮。不僅如此,她還說:
 
「東京根本就是鄉下人打造的城市。沒必要配合東京的語言。」
 
全盤否定霸凌那一方的文化。
 
這麼說確實有道理。
 
根本沒有「因為是東京所以很了不起」這回事。
 
倘若當初她說的是:
 
「既然來到東京,你也跟著大家一起講標準語吧!這樣就不會被欺負了。」
 
如果是這樣的父母親,我一定會變成非常糟糕的男人。
 
■不因自己的笨拙而恥
 
此外,我的母親非常清楚我的特質。
 
「像你這樣不適應社會的人,絕對不能當上班族,看是要當醫生,還是律師,最好
去考個執照。」
 
她經常這樣對我說。
 
這些話造就了今日成為精神科醫師的我。雖說如此,我的母親並不是認為「不適應社會的兒子=沒出息的兒子」,只是單純認為這是兒子的個性。
 
母親的想法對我而言是多麼大的救贖。
 
每個人都有擅長和不擅長的地方。
 
能敏銳捕捉現場的氣氛配合周遭,雖說也是一種能力;然而即使像我這樣不擅長配合周遭,能夠誠實表達自己的意見,也是一種能力。
 
單純只是個人特質的差異罷了。
 
端看你是視為單純的特質差異,或是覺得「被霸凌的人一定哪裡也有錯」。
 
接納他人的那一方,需要擁有被接納的體驗,而被接納的那一方,也必須坦率接受他人的好意。
 
就算有人願意接納自己,如果你總是鬧彆扭、硬要挑對方語病,就無法增加被接納的體驗。
5上一頁 1 2 3 4 5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