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30
BL漫畫展
內容連載 頁數 3/5
其一,擁有自我連貫性,知道現在的我,正是過去的我的連續;其二,擁有明確的自信,認為在他人眼中的自己,和自己眼中的自已是同一樣子。
 
若能夠滿足這兩個條件,即是自我認同。這代表了自己擁有明確的意識,知道「我是哪裡的某某人」,同時確信在他人眼中的自己也是這樣。
 
過度的均一化,讓這樣的自我認同變得極為曖昧不明,幾乎迷失自我。現在的社會也是一樣,每個人都喪失了「自己的故事」,大家陷入同樣的「自我喪失」狀態。
 
缺乏明確的自我認同,人會變得不安,孤獨感增加。而且,一旦缺乏「自己不是自己」的自我歸屬,一舉一動便容易受到周遭氛圍的影響。
 
如此一來,為了防衛孤獨,人們越來越會迎合他人。
 
雖然擅長配合當下的氣氛,卻沒有屬於自己的感情,沒有和人接觸的實際感覺,這樣的人之所以增加,就是出於以上的防衛。
 
他們安於曾經見過、聽過的狀況,覺得與熟悉的夥伴相處比較輕鬆,只對自己所處的團體感興趣,之所以會引發這樣的現象,全是源自以上的背景。
 
習慣4.  找到知音
 
■被他人接納的體驗,為你打造一顆堅強的心
 
能否不受制於他人的視線度過獨處的時間,擁有「別人是別人,我是我」的強韌心智,取決於你先前擁有多少「被接納的體驗」。
 
「這個人願意接納我。」
 
「像這樣的小事,那個人不會因此討厭我。」
 
只要擁有這樣的對象,能讓一個人的內心更加堅強。
 
像這樣的知己,有時是好友,有時是雙親、手足、戀人或配偶。他們無疑是最令
人安心的重要存在。
 
■總是身處外緣的孩提時代
 
小時候的我經常遭到霸凌。
 
小學二年級從大阪搬到東京時,因為說大阪腔被欺負;四年級回到大阪又因為東京腔被霸凌。
 
從小就不擅長與人溝通,無法融入周遭。由於受到霸凌,再加上父親工作的關係得經常搬家,對我而言,從零開始建立人際關係真的是一件很困難的事。
 
我不曾住過廣島,卻是廣島鯉魚隊的球迷。
 
理由很單純,因為我討厭東京人就該是巨人球迷,大阪人就該是阪神球迷的強迫標籤。
 
對於缺乏地緣感覺,總是身處外緣的孩子而言,和大家一起為「地方之光」的棒球隊加油打氣,是一件難以忍受的事情。
5上一頁 1 2 3 4 5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