輕小說大展
做孩子的重要他人

做孩子的重要他人

內容連載 頁數 2/5
那天開車回家,我和學生都好沮喪。每個人都默默在找各自的藉口,看下星期要怎麼樣才能不必來上課。我們很清楚,一整天的課程只是浪費彼此的時間,孩子們又一次在「學習」這件事上受挫,大人們也心生怨嘆,就算身為教授及研究生又如何,還不是無用武之地。
 
從挫敗中學習
 
從嘉義回台南一路上的沉默,讓大家壓下「放棄」的衝動念頭,我一面為自己一向坐在冷氣象牙塔裡想像教育這件事,感到羞愧無比,同時也拜託學生們檢視自己的經驗與觀察,隔天再開會討論,下一步該怎麼進行。
 
多虧彥柏的觀察和提醒,我們決定將孩子們的座位前後排錯置開來,讓他們回頭時無法和其他同學互動,同時也把特別容易講話和吵鬧的同學兩兩拆開。第二次上課時,秩序果然變好了「一點」。然而,大家安安靜靜坐在座位上,並不是安安靜靜在聽課,而是專心打 LoL 。

於是第三次上課時,我們出動人海戰術,多帶七位研究生助教到東石去。上課時,每位小朋友身後都有一位老師盯著,只要有人打 LoL,就立刻溫言制止。因為身後站了一整排老師,孩子們大概有點被嚇到了,總算願意乖乖上課了。
 
之後,我們每星期都調整座位,讓比較凶的研究生去盯比較會搗蛋的小朋友,每星期都演出「道高一尺,魔高一丈」的戲碼,不只讓研究生覺得任務充滿挑戰性,也讓我充分掌握每位小朋友的個性,方便日後教學上「對症下藥」。
 
孩子需要的是陪伴
 
人海戰術持續了一整個暑假,儘管師生比如此之高,耗盡了我們實驗室所有的人力,但總算看出一些效果,我也因此體會到,孩子們在學習時最需要的其實是付出時間的「陪伴」。
 
在傳統課堂上,老師一個人在講台上演示,能顧全大多數學生的學習就很不容易了,少數跟不上進度的孩子,只能被放棄。在「被放棄」的類別待久了,孩子們的自我認知也跟著產生變化,覺得自己什麼都不行。
 
在台灣這樣看重升學的社會中,成績不好的學生要「放棄自己」的機會可不會少,惡性循環的結果讓他們愈發跟不上社會的期許。如果這時有黑道幫派適時介入,讓孩子們在錯誤的地方得到同儕、友伴的認同,隨著毒品或暴力的問題加劇,造成的社會成本難以算計。
5上一頁 1 2 3 4 5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