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五社聯合書展
內容連載 頁數 4/9
探索症狀的過程,會告訴我們到目前為止自己到底缺乏什麼,前提是我們能了解症狀所用的語言。本書的目標就是要重新學習症狀的語言,這裡說「重新學習」,是因為這個語言自古以來就存在,只是現在不為人所知,所以要重新發現。這種語言是身心合一的語言,它完全了解身體和心理的連結。如果我們能再度學習這種雙重語言,傾聽其隱密的意義,就能很快聽見症狀要說什麼,並學會了解症狀。症狀要述說的比朋友能說的更多、也更重要,因為症狀是更親密的夥伴,獨獨適用於我們自己,也是唯一能從內在真實了解我們的朋友。
 
可是,結果會誠實到使我們覺得難以承受,即使是最好的朋友也不敢誠實地當面說出關乎我們的真相,偏偏我們的症狀向來如此坦率。難怪我們會遺忘症狀的語言:畢竟,說謊總是容易多了。我們不斷以各種方法想勉強忍受症狀,可是,光是拒絕傾聽或了解,並不會讓症狀離開。只要我們敢傾聽症狀,並與之溝通,它們會成為正直的老師,並指引我們走向真正的療癒。症狀會告訴我們目前缺乏什麼,使我們察覺需要刻意關切什麼。透過傾聽和內在覺醒的過程,使我們有機會不再需要症狀。
 
疾病是走向療癒的道路
 
這就說明了對抗疾病和轉化疾病的差別,療癒只來自於疾病的轉化,而不會來自於症狀的克服。從德語的字面意義來看,療癒的前提是病人變得「更健康」,也就是「更完整」或「更完全」(我們對「完整」使用不合文法的比較級,意指「更接近於完整」,其實健康也不應該用比較級)。療癒意指更接近完整,意識的完整性也被稱為開悟。透過整合遺失的部分,而得以療癒,必然會導致意識的擴展。疾病和療癒是密切相關的概念,都只與意識有關,並不適用於身體,因為身體本身沒有健康或生病的問題,只是反映出相應的意識狀態。
9上一頁 1 2 3 4 5 6 7 8 9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