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五社聯合書展
內容連載 頁數 2/7

「你對於近年愈來愈多不肯露面的作者出道,不覺得奇怪嗎?像K氏啦、N氏啦,連拿到推理文學賞也堅持不出席頒獎典禮的M氏啦,他們跟C氏都有著同樣的理由哪。」
 
「您是說……」青年大吃一驚:「他們全部都……殺過人?」
 
「嘿嘿,確切的數目就連我這個在行內混了多年的老鳥也嚇一跳哪。這已經是業界的潛規則了,要成為一線的推理作家,一是像R氏或Q氏那樣高調地偵破懸案,一是隱藏身分秘密地殺過人。」
 
「Q氏筆下的案件都是真實的嗎?」青年問道。
 
「是啊。不過你別妄想現在可以行這一套,警方的科學鑑識愈來愈先進,一般人憑什麼比他們還快偵破案件?今天懸案已經很少,要當個能破案的推理作家,機會微乎其微,大部分新晉作者都會選後者哪。」
 
青年頭昏腦脹,霎時間接受不了這個可怕的事實。
 
「知道去年聖誕節那一樁殺人事件嗎?」大叔突然問。
 
「去年聖誕節的殺人事件?是一位教師殺害了鄰居的女生,一星期後被捕的那一樁嗎?」
 
「對哪,正是那一件。你又知不知道那個男的為什麼要殺那個女的?」
 
「報章說是感情糾紛,男的追求不遂……」青年的話說到一半,猛然止住,因為他猜到對方問他知不知道的理由。
 
「我讀過那個兇手的作品哪。」中年大叔又朝天呼出一個煙圈。
 
「所以……他是為了成為推理作家……才會……」
 
大叔把菸屁股的餘焰弄熄,說:「為了寫作而殺人,這種理由誰會相信?媒體也好、警方也好,都只會找符合他們想像的殺人動機,好讓讀者接受、讓報告來得簡潔。這個時代,沒有人對『真相』有興趣哪。結果那位教師在審訊前,在監獄中自殺了。沒辦法吧,幹得不上不下,就像他的作品一樣半吊子。你的原稿比他的優秀得多啦。」
 
青年受到讚賞,心底有一絲高興,可是一想到對方提出的難題,不由得面露難色。
 
「編輯先生,不殺……不殺人不可以嗎?」
7上一頁 1 2 3 4 5 6 7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