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書日
內容連載 頁數 1/3
▋第八章:股市對戰爭的精確判斷
 
當人民被迫服從而服從時,他們做得對。但是,一旦人民可以打破自己身上的桎梏而打破它時,他們做得更對。──盧梭《社會契約論》
 
二次世界大戰是一場關於自由民主的戰爭,但它也攸關資本主義的存續。就某種意義上來說,它也涉及了股市的未來及其一切美好與邪惡的存亡。自由運作的股市若要發揮籌資的功能及獨立定價的機制,就無法和獨裁的社會主義或共產主義相容。在1940年代初期的動盪與混亂中,世界各地的股巿常巧妙地掌握了戰局的起伏,那肯定是群眾智慧發揮了先天的威力,因為當時交戰雙方都嚴格控管大眾接收的戰爭消息,並以政令宣傳作為武器。
 
每逢戰爭的轉捩點,股市總有先見之明,唯一的大型失誤是日本股市在1942年5月及6月未能了解珊瑚海及中途島兩次海戰的意義。第七章提過,日本的官方戰報及日本媒體都把珊瑚海海戰說成大獲全勝,也把中途島海戰說成勝仗,只提到損失幾架飛機和軍艦。儘管大家都知道有人傷亡,也為此哀傷,但是當時的日本社會極其團結,一致支持政府的作戰政策,完全相信日軍所向無敵,幾乎沒有人想到日本可能戰敗及經濟受創。要是有人因為聽到海戰損失的傳言而拋售股票,那就是不愛國。
 
1942年年中,日本幾乎是實行計畫經濟,官方完全控制了勞力、物價、工資和產業決策。首相東條英機把經濟政策交給副手岸信介所執掌的軍需部制定。儘管內閣改組看似成功,簡化了組織架構,卻絲毫無法提高生產力,因為日本的原物料完全依靠進口,美國實施海上封鎖的效果日益明顯。日本的工業生產力從1942年秋季開始下滑,一路萎縮至1945年投降為止。1940到1944年,美國經濟約擴張了三分之二,日本只成長四分之一。
31 2 3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