輕小說大展
村上春樹超短篇小說100%解謎

村上春樹超短篇小說100%解謎

  • 作者:原善
  • 出版日期:2020/06/11
內容連載 頁數 3/4

這部作品整體由五部構成。根據日譯全集版的卷末所附分類目錄項目,有「小說」、「隨筆與論文」、「訪談」、「詩」、「戲曲」、「某型傳記」等多種類型。這和收錄有許多短文,難以放進分類中的村上春樹《象工場的Happy End》和《夜之蜘蛛猴─村上朝日堂超短篇小說》超短篇集是共通的。
 
而且諾曼‧梅勒的《為自己的廣告》(Advertisements for Myself)的多樣類別中,最異色的正是「某型傳記」,從〈為我自己的第一個廣告〉開始,到〈退場前,為我自己的最後廣告〉為止,這所謂「某型傳記」類,就像和一冊的結尾部分附有(「長小說的前言」副標題那樣,也以「小說」放進類別目錄中)與〈退場前為自己的廣告〉那章,一起成為標題作(作品名和書名相同)。
 
在這層意義上,村上的〈CUTTY SARK自己的廣告〉雖然可以說作出了破格的「某型」,但怎麼想都不是「傳記」,和 Norman Mailer的長篇大作比起來,簡直就是「極短篇」,可以說是極端相反的程度。因此〈CUTTY SARK自己的廣告 〉和內容(若深讀,或許隱藏著極沉重的東西)完全無關,可能只是用 Norman Mailer作品的名字而已。但只是借用名字,內容不同的作法本身,正是這〈CUTTY SARK自己的廣告〉想處理的問題。
 
說到這裡,先來談談只讀〈CUTTY SARK自己的廣告〉,就能嘗到的深刻意味。
 
〈CUTTY SARK自己的廣告〉,是在追究用語和那所指事物的關係。以有點難的詞彙來說,即指示表象(signifiant)和指示對象(signifie)的關係。也就是廣告和實體CUTTY SARK酒的關係。
 
例如中島敦的作品《文字禍》與《山月記》是同樣名為「古譚」作品中的一篇。其中有一段「在長久注視一個文字之下,那文字不知不覺間會解體成沒有意思的一條條交錯的線。開始令人不解,為什麼單純線條的聚集,會有那樣的聲音和那樣的意思。」我們應該也常會有這種莫名其妙的感覺。尤其習慣依賴電腦輸入文字之後,偶爾試改手寫時,常會懷疑這個字的筆劃到底對嗎?
4上一頁 1 2 3 4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