輕小說大展
村上春樹超短篇小說100%解謎

村上春樹超短篇小說100%解謎

  • 作者:原善
  • 出版日期:2020/06/11
內容連載 頁數 4/4

這種物體本身(指示對象), 和表示事務的語言(指示表象) 之間,沒有必然性。也就是繞著所謂「語言的恣意性」這問題,才是口中重複說幾次「CUTTY SARK/CUTTY SARK時/從某個瞬間開始/會感覺/變成好像不是 CUTTY SARK了」。這可能應該在作品前半段就處理的。應該指「裝在綠色瓶中的/英國威士忌」實體的(指示對象)的(指示表象)「CUTTY SARK」這用語,因為失去力量,因此變成「失去實體/就像夢的尾巴般/原本CUTTY SARK/只是語言的聲音」而已了。
 
但那為什麼是廣告?廣告與商品的關係,原來就像指示表象和指示對象的關係一樣。而且所謂「只是語言的聲音」,可以當成所謂廣告是從實體分開的。
 
但那,「滑順爽口的梅子酒」廣告詞,是符合沒有指名XX屋梅子酒實體的空洞語言的情況,那麼作品結尾如果說「在這只是語言的聲響中,加入冰塊來飲用時/會非常美味。」只要不是強烈的諷刺,猛一看可能反而感覺相反,XX屋的梅子酒實體並不「滑順爽口」,雖然如此只有廣告詞「滑順爽口」的情況,變成實體的威士忌不能喝,只能喝「只是語言的聲音」,以這種情況正確對應。
 
雖然還是有某種諷刺,但那與標題說法應該符合「為自己的廣告」。也就是說,指示商品(梅子酒)的廣告(滑順爽口),廣告內容就是「這是梅子酒」,而「裝在綠色瓶子裡的/英國威士忌」的「CUTTY SARK」,顯示是稱為「CUTTY SARK」時,並非只是廣告,而成為「為自己的廣告」。
 
然而,這種作品的結尾語,不僅具有諷刺意味,與其實體不如所用的語言,可能可以讀到「美味的」東西,或有趣的東西。那麼,絕對不能說本書的解釋比村上春樹的作品本身更有趣。不過至少應該可以說,在文學作品本身的趣味之外,另有從深入閱讀與該文本相關事項所擁有的別種趣味。本書可以說就是為這目標而寫的。並以這宣稱「為自己的廣告」,代替前言成為第一章的結尾。
4上一頁 1 2 3 4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