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植物展
內容連載 頁數 3/3
也許我還可以接著說:「我們還沒死掉, 是因為一百四十億年前宇宙誕生了,然後⋯⋯」但是,這就把「免疫學」的概念扯得太遠了,即便是最不著邊際的闡釋也不至於此。因此,第四章採取了不同的視角來看待我們為生存和健康所做的努力,回答是:「我們還沒死掉,是因為人們在不斷探索疾病、健康和免疫的機制,而且不斷有新的發現,這使得人類可以控制疾病,降低死亡率。」
 
當然,關於這個問題,顯然有一個更合適的回答—早在人類對健康和疾病有任何瞭解之前,我們就已經在繁衍生息了—但是,如果你縱觀人類歷史上的死亡率,毫無疑問,如果不是由於醫學的進步,特別是藉由抗生素和疫苗來對抗傳染病,今天的大多數人恐怕都活不下來。我會對免疫學歷史上一些有趣的進展、辯論和錯誤(嗯,是的)進行細緻的分析,回顧我們的認識是如何成為今天的模樣—當然,這遠遠不是最終定論。
 
當寫下這些文字的時候,我正坐在墨爾本的一家圖書館裡,步行幾分鐘就是沃爾特和伊麗莎.霍爾醫學研究院(Walter and Eliza Hall Intitute),弗蘭克.麥克法蘭.伯內特(Frank Macfarlane Burnet)曾在此工作多年。從一九四九年起,他在這裡發展出了免疫系統辨識「自我與非我」的概念—這是一個解釋力很強大的框架,主導了免疫學的後續發展,他也為此榮膺一九六○年的諾貝爾生理學或醫學獎。不過,「免疫自我」的概念現在受到了新發現和新問題的挑戰。免疫系統是否把它接觸到的所有物質都認為是「自我或非我」?我會在第四章裡談到伯內特的工作,但是,你會看到,與這個概念相牴牾的例子在本書其他章節也會出現。
 
關於科學研究的進步,第五章給出了更進一步的回答:「我們大多數人還沒死掉,是因為現在我們可以對彼此做一些之前做不了的事情來延續我們的生命。」我們會打針;我們進行器官移植;我們餵孩子,親吻愛人,打噴嚏時小心翼翼地避開他們;即使他們得了重病,我們也會告訴他們問題不大(他們也的確就感覺問題不大,但這個話題會引起很大的爭議,稍後再提);如此等等。我們將會在第五章裡探討這些問題。
 
最後,作為尾聲,我會簡短地談談未來可能會出現的讓我們長生不老的技術。當然,前提是,我們能夠活到那一天。挺住。
3上一頁 1 2 3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