輕小說大展
內容連載 頁數 1/7
前言 你什麼時候才要為自己的人生負責?

「你到底什麼時候才要為自己的人生負起責任?」

這是我爸爸在我高中畢業時曾對我說的話。說是高中畢業也不太對,其實我高中是肄業的,這是一段不為人知的黑歷史,我也鮮少和他人提到這件事。

高中是我人生中非常重要的轉捩點,那時候,我發現自己對學校的課業一點興趣也沒有,事實上,我也不在乎自己的學業成績與學校表現,每天總是想盡各種辦法與各種理由裝病請假和翹課。那時唯一讓我有動力去上學的幾件事只有金工課(我念設計學系)、電腦繪圖課以及下了課之後的社團活動(我加入的是街舞社),然而,這些我認為有趣的術科與活動都在高二下學期收了尾,高中的最後一年,所有學生都不會參加社課,工藝或技術科目也幾乎被取消,接踵而來的是每個月的模擬考與從早到晚的自習,而我翹課的頻率也越來越誇張。

當時的情況誇張到教官每一週都會用全校的廣播系統把我叫去教官室訓話,我在想,全校只要聽到我的學號前三位數(總共有五位數)就可以馬上知道教官在叫我。有一次,我還在放學後接到校長打來的電話(沒錯,校長直接打到我的手機)當時一接起來,我還以為對方在開玩笑,但仔細一聽,還真的是校長的聲音!校長和我說:「哎呀,你今天的勞動服務是不是沒有掃乾淨?我在走廊還看到有垃圾,不要被教官給發現了,明天要掃乾淨一點喔!」校長語氣溫和俏皮,完全沒有責備的意思,但我也隱約能感受到這是校長的另類警示,全世界都對我非常的寬容,但我的生活依然過得渾渾噩噩,甚至像在行屍走肉。

我是家中的獨生女,說是被捧在掌心上養大的也不為過,想要什麼幾乎是開口要就能得到,然而,我一向可以很明確的知道自己不要什麼、不想做什麼,但是我就是無法釐清自己究竟「想要什麼」或想過怎麼樣的生活、想成為怎麼樣的人,最後,我因為出席率過低而無法領取畢業證書,只能領到肄業證書。

這件事對當時的我來說是個滿大的打擊,我爸媽一直都算是一對天使爸媽,他們從來不要求我在學業上有什麼傲人的成績,只希望我可以快快樂樂的做自己喜歡的事情,但是,那個時候的我不只成績一點也不傲人,我也不覺得自己有多快樂,生活毫無目標、昏昏沈沈,每天無精打采且一直睡覺(後來我發現有點憂鬱的人似乎都會睡很久)然而,有一件事情是我私底下依然保有的興趣:逛書店。
71 2 3 4 5 6 7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