兒童自然生態展
內容連載 頁數 1/4
●前言 面對虛假數據的求生指南
 
當今世上,鬼扯氾濫,世人皆溺。
 
什麼是事實?政治人物沒在怕;什麼是科學?且看媒體怎麼報。在矽谷新創公司的手中,鬼扯的藝術已然昇華;在大專院校的眼裡,鬼扯比分析式思考更值得獎賞。行政管理做的事情,似乎大部分只是一種把鬼扯拿來拼湊重組的高級作業。廣告公司心懷鬼胎地眨眨眼,邀大家一起來揭穿鬼扯的真面目。我們接了招,卻反而因此放鬆戒心,對他們大把塞過來的二階鬼扯信以為真。藉著誤導世人對特定議題的認識,鬼扯得以汙染這個世界,也讓人對於所謂的資訊難以委信,因此這本書儘管力量綿薄,但它代表了我們嘗試予以反擊。
 
哲學家哈利.法蘭克福(Harry Frankfurt)發現,無所不在的鬼扯已成為我們這一代的關鍵特徵。他撰寫的經典文章「論屁話」(On Bullshit,譯註:此文大受矚目,後來出版為書籍,中文版為《放屁!名利雙收的詭話》,時報出版)是這麼開場的:
 
我們的文化有個特別顯著的特色,就是鬼扯太多。對於這一點人人都曉得,會變成這樣也是人人都有份。我們卻都習以為常。然而大家又不太清楚什麼是鬼扯、為何氾濫至此、作用何在。我們也沒有用心去體會鬼扯之於我們是何意義。換言之,關於鬼扯,理論付之闕如。
 
要根除鬼扯的存在,需得知道究竟何為鬼扯,但這就是事情棘手的地方了。
 
首先,「鬼扯」既是名詞,也有動詞用法。我不僅可以說「我聽煩了你的鬼扯」,也可以反過來對你鬼扯一番。夠直白了吧!大致說來,鬼扯這動詞指的是從事產生鬼扯的動作。
 
不過,名詞「鬼扯」又是何物?一如那些想用日常言語說明哲學概念的種種嘗試,若要給它一個最完善又最貼切的定義,恐怕只是徒勞。與其如此,我們打算先舉幾個例子,然後試著描述出一些符合鬼扯資格的事物。
 
◎與時俱進的假象
 
許多人認為自己很擅長看出哪些是鬼扯。當我們遇到以修辭技巧或華麗詞藻取勝的鬼扯時,或許真是如此,稱之為「老派鬼扯」。且看以下例子:
 
• 我們的共同任務是發揮雙邊解決方案的功能,使未獲充分利用之人力資源的機會得到運用(換句話說,我們是一家人力派遣公司)。
 
• 我們因傳輸(transmission)而存在。開啟神秘之道,便是要與之合而為一(這或許可稱之為新世紀老派鬼扯)。

41 2 3 4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