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度諮商展(止)
內容連載 頁數 1/4
一 計畫/這本書是怎麼寫出來的?製作過程為何?
 
這本「書」,既是關於坂本龍一的,也是坂本龍一的「書」。
 
不過,這本「書」既是坂本龍一的「傳記」,又不能說是「傳記」。是某種證明文書, 也是集合了前後不連貫的多個片段編輯而成的作品。
 
書名的skmt,取自坂本龍一的網域名(Domain name)。
 
所謂的描寫「某人」,到底是怎麼一回事?關於「某人」的「評傳」,或者是回憶自身過往,再將其「故事化」的寫作,這種工作從很久以前連綿不絕地進行到如今(以文字寫下的「自傳」或「評傳」始於何時呢?試著研究的話或許很有趣。像是「自傳史」或「評傳史」的書寫)。那是將「自己」視為歷史所寫下的,卻不一定「真實」。自己所想像的「自己」和對他人展現出的「自己」,當然不一樣。「當時的自己」和「現在位於此處的自己」當然也不同。沒有什麼唯一真實的「自己」。存在的只有複數的「我」。這讓人思考「自傳」和「評傳」等文類是如何建立的。因此,這本「書」的目的,不是寫出那種到處都有的、單一面向的坂本龍一傳,而肯定是充滿著難以掌握、不合邏輯之書寫的累積,但採取這種做法,我想「某人」—也就是skmt的樣子,反而能浮現出來。
 
「自傳」和「評傳」,是以所謂人生的時光流逝中發生的特殊事件為中心,加以「故事化」和「歷史化」的文類。確實,那是讓「人」更簡單易懂的方法吧。以前有位評論家說過類似「蓋棺就能簡單論定了」的說法。「活著」,是極為難解,讓人輕微不適的狀態。到昨天為止還那麼說的,今天卻說了不一樣的話,也會出於他人所無法理解的原因,突然表現出截然不同的行動。活著,有理由嗎?有目的嗎?為何在這裡?實際上人們的存在並沒有任何確實的根據。經常變動著。那既是「我」,也是「你」。這本書,即是在某個場所「收錄」、「記下」坂本龍一發言的紀錄素材。
 
這本「書」,完全不是已經固定的書寫,也並非什麼決定版。這份稿子,作為一種素寫,「總之」是先寫了下來,如果可能的話,今後也想繼續改寫,不斷變形下去。是會經常加以修改,持續編輯的文本。
41 2 3 4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