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9
BL漫畫展
內容連載 頁數 3/4

所有的「開頭」都沒有理由。沒有非得如此開始的必然性。用「不過」 開場或是用「你好」開始,或是「會這麼說是因為⋯⋯」開始也可以。要怎麼開頭比較好?一開始想這種事,就什麼都沒辦法開始了。skmt說,尋求「必然性」或是「理由」,不過是「文化的成規」罷了。
 
去窮究規則以外的事物,就成了詩,Poem。因為「省略法」是詩意的東西哪。
 
三 關於skmt的二三事
 
出生年月日:一九五二年一月十七日
星座:摩羯座
出身地:東京都中野區
身高:一百七十一公分
體重:七十二公斤
血型:B型
最高學歷:東京藝術大學研究所音樂研究科畢業
一九九六年四月十五日 紐約
 
問與答
 
後藤:你是局外人(Outsider)嗎?還是局內人(Insider)?
 
坂本:不,我遊走於兩方。
 
違和感
 
skmt三歲開始學鋼琴,五歲的時候開始作曲。
 
我從不覺得自己是「音樂型」的人。會這麼說是因為啊,雖然我小時候就這麼想了, 這個世界上,有毫不費勁就能寫出優美旋律、或是很會彈鋼琴的小孩。在山葉音樂教室或是其他,每間教室都有那種看起來很開心地彈奏的人。但我不是那種所謂「不自覺地」,或者說可以不刻意努力就能寫出優美旋律的孩子。所以,對人們口中「優美的旋律」的「優美」,我經常抱著分析的態度。總之,我就是寫不出「自然的旋律」那種曲子。於是,我知道自己和那些人大概是有些不一樣吧。對那種「差異」、「違和」,我變得非常敏感。
 
最不喜歡、最介意的是「生理上感覺舒服的旋律」那類說法。我以前真的認為很詭異。因為旋律的好壞,根本不是「生理上」的感覺。是有生理上的快感那種說法, 但旋律不是那種東西吧?
 
現在,用成年人的語言來說的話,會說「美麗的」或「醜陋的」聲音組合,但那也都是那個時代或那個場域的文化所規定的。如果置換到某個時代或空間,「醜陋」也許會變「美麗」也說不定。即使對所有人來說都不能算是「美麗」,可能對我個人而言卻是「美麗」的也不一定。不應該忽視歷史、文化的框架而使用「生理上」這種語言。對這種事,我感受到極強烈的違和感,從上小學的時候便是如此⋯⋯
4上一頁 1 2 3 4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