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五社聯合書展
內容連載 頁數 4/7

我和馬丁一家人,約好一起去拜訪那些骨牌。我佯裝自己完全不懂柏林圍牆的歷史,要馬雅教教我。「二次世界大戰後,柏林被分割成東西兩邊,為了不讓東柏林人逃往西柏林,一九六一年東德建立了柏林圍牆。一直到一九八九年,人民的力量推倒了柏林圍牆,象徵冷戰的結束。像我爸爸啊,就是在東柏林長大的,他的姊姊在圍牆開始蓋之前剛好被送去西柏林的阿姨家,牆一蓋起來,兩個人一夕之間就分隔東西啦!」馬雅開心地說著,她是幸福的一代,但是透過這些骨牌,她與自己國家的歷史更接近,更了解自己的爸爸。
 
我被眼前的壯觀的骨牌給震撼到,小朋友們的筆觸如此多彩,豐富的想像力在每塊骨牌上蔓延舞動,這新的骨牌牆,美到令我感動。
 
當晚,在幾位重要歷史人物的起始下,骨牌牆再度被人們推倒。
 
人們在街上歡呼歌唱,骨牌往前倒,歷史往前推,人們不要牆,不要那條地球上的虛線。跨過疆界,推倒圍牆,這時世界沒有征戰紛擾,和平在不遠處。
 
骨牌倒的那一剎那,我可以感受到整座城市微微顫抖。這天,馬雅與許多柏林小朋友們,以及全世界的小朋友們,都用他們的畫作參與了這個歷史時刻。這一千塊歷史虛線上的骨牌,讓我見證到德國人的省思,透過學童的參與,這紀念活動飽滿著教育傳承。
 
我微笑著道別,看著馬丁一家人穿過那條歷史虛線,手牽著手回家。
 
《柏林繼續叛逆》
 
魔山
 
迷路時,我走進魔山。
 
那簡直是設定好的巧遇場景:炎熱的柏林夏天,我在寧靜的社區裡尋找舞者朋友S的公寓。社區裡商店稀疏,人車皆靜,手上的電子羅盤似乎被曬壞了,地圖定位失敗,我一路迷途,眼見皆陌生。蟲在行道樹上慵懶鳴叫,肥胖的胡蜂狂吻花圃裡的牡丹,一位老婦人拖著買菜籃慢慢走過。我揮汗抬頭,看到了寫著「魔山」(Der Zauberberg)的藍色小招牌。我站在街邊觀看「魔山」的櫥窗,全都是文學書籍,還有精美的童話繪本。反正迷路,就進去逛逛吧。我走進這間街角書店,老闆微笑問好,我偷偷深呼吸,視線快速移動,幾秒鐘,我就確定,我找到了我在柏林最愛的書店了。
7上一頁 1 2 3 4 5 6 7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