曬書市集
投票記
  • 定價:420
  • 優惠價:79331
  • 優惠期限:2024年06月08日止
  • 運送方式:
  • 臺灣與離島
  • 海外
  • 可配送點:台灣、蘭嶼、綠島、澎湖、金門、馬祖
  • 可取貨點:台灣、蘭嶼、綠島、澎湖、金門、馬祖
  • 台北、新北、基隆宅配快速到貨(除外地區)
載入中...
  • 分享
 

OKAPI 推薦

  • 馬尼尼為 / 究竟何方神聖可以擊退死神?──讀薩拉馬戈《死神放長假》

    文/馬尼尼為2023年04月20日

    我是薩拉馬戈的書迷,從誤打誤撞買入他的The Tale of the Unknown Island 開始。我馬上被他那喋喋不休沒有句號一長串一長串能言善道的口吻吸引,對話完全不用引號及分段。英文版薄薄小小一本,我沒詳細看完,已經覺得開了眼界—— 故事大意是一個男人向國王要一條船,要去一個無人知 more
  • 2022年第四季OKAPI書籍好設計:20本美書陪你過好年

    文/OKAPI閱讀生活誌,黃曉鈴,|,王志弘,廖韡,徐睿紳,Dot SRT,日安焦慮,劉孟宗,劉耘桑,賴佳韋,木木Lin,謝捲子,平面室,鄧彧,黃思維,楊啟巽,霧室,謝佳芳,李宜家,徐毅樺,方序中,王新宜,|,張志偉2022年12月30日

    第四季好設計挑選了20件作品,在美觀、創意、精準表現書籍核心與最重要的預算綜合考量之下,本季會有哪些精采的書籍設計?完整內容請看以下介紹,或點擊這裡觀看入選名單,並透過索引前往你感興趣的書籍。 意在言外,越想越感驚奇的封面設計 有些作品乍看讓人摸不著頭緒,進一步閱讀後才發現設 more
 

內容簡介

  薩拉馬戈的白色恐怖寓言。一記民主之痛。
 
  史上唯一葡萄牙語諾貝爾文學獎得主 
  傳世經典《盲目》精彩續作
 
  看見之後是更大的災難。驚心動魄揭露極權崛起的全部偽裝。
 
  臺灣大學外文系教授張淑英專文導讀,作家賀景濱專文推薦
  娥蘇拉‧勒瑰恩、哈洛‧卜倫、愛德華多‧加萊亞諾一致推崇
  
  「一部徹底、冷酷又精準的政治寓言。」──《紐約時報》
  「他的小說比我讀過的任何一本書都更能說明我們的生活。」──娥蘇拉‧勒瑰恩
 
  曾經發生過全國性失明症的國家,迎來復明四年後首次全國市長選舉,不料當日離奇大雨,民眾等到傍晚雨勢減緩才陸續出門投票,臨時延遲到凌晨才結束的選舉,竟開出百分之七十以上的空白票。政府評估是天候所致,決定隔週重新舉辦投票,沒想到第二次選舉結果竟然開出超過百分之八十以上的空白票。政府斷定這起異常現象顯然是有人蓄意破壞,宣布首都進入緊急狀態,隨即展開封城,並暗中派祕密警察混入群眾監控人民。眼下對空白票束手無策的當局政府,此刻收到一封密函,揭露了四年前全國失明症疫情中,有一名女子其實看得見,於是政府將矛頭轉向這名女人……
 
  根據盲人法則,最可怕的敵人往往就是離你最近的人。
  
  一場市長選舉背後,人性恐懼再度升級。薩拉馬戈將他對人類悲慘生活的沉思和假設,以冷靜犀利的筆鋒,將不可能發生的事件添入現實生活之中,虛構一場空白票之亂,藉此揭露政治的惡之面目,對官僚體系與民主制度等對人民生活迫切相關的制度進行嚴厲的批判。薩拉馬戈曾說:「所謂的民主,事實上是一個被封鎖、被監視的制度。透過選舉,我們可以汰換政府,但是我們無法改變權力結構。」
 
  《投票記》延續薩拉馬戈創作特色,所有人物都沒有名字,對話與描述一氣呵成,字裡行間只使用逗點與句點,無其他標點符號,綿延的長句構成了他獨樹一格的小說世界。熟悉薩氏書寫風格的讀者,頗能享受此種閱讀邏輯的挑戰。要形容這種新腔調很難,英國文學評論家詹姆斯‧伍德說的最一語中的:「他小說的獨特基調,來自他敘述時好像他是一個既聰明又無知的人。」
  
  我們過去是瞎了,現在可能仍然是瞎的。
  真理有必要一再重申,以免這些可憐的事物落入遺忘。

好評推薦
 
  「作為公民,我們有義務進行干預和參與,改變社會的是公民。」──薩拉馬戈
 
  「薩拉馬戈的《投票記》給所有掌握權力的在上者祭出一面照妖鏡和警訊。」──張淑英(臺灣大學外文系教授),專文導讀
 
  「一個可以想像的世界,總是比一個可以實現的世界更動人。」──賀景濱(作家),專文推薦
 
國際好評
 
  ●「憑藉想像、同情和反諷所之爭的寓言,不斷促使我們再度理解不可捉摸的現實。」──諾貝爾文學獎授獎獻詞
 
  ●「他的小說比我讀過的任何一本書都更能說明我們的生活。」──娥蘇拉‧勒瑰恩,美國奇幻科幻文學作家
 
  ●「當今世界上最有天賦的小說家。」──哈洛‧卜倫,《西方正典》作者、文學評論家
 
  ●「我相當喜愛薩拉馬戈的《投票記》。這個令人震驚的寓言,講述當普通人敢表達自己的立場時,民主會有多快淪為不幸。」──Eddie Glaude Jr.,美國學者
 
 

作者介紹

作者簡介

喬賽‧薩拉馬戈(Jose Saramago,1922-2010)


  一九二二年生於葡萄牙,曾經操持多種不同行業維持生計,包括技工、技術設計人員與編輯,從一九八○年起,全力投入創作。他的作品包含了戲劇、詩作、短篇故事、非小說與虛構小說,他的小說已經被翻譯為四十餘種語言。

  一九八八年出版的《修道院紀事》,讓他首度成為英語出版世界的焦點,《費城詢問報》讚美該部小說:「一部虛構而極富原創性的歷史小說,足以媲美馬奎斯顛峰時期作品」。以《詩人里卡多逝世的那一年》一書獲英國《獨立報》「國外小說創作獎」。一九九一年,出版《耶穌基督的福音》,因其大膽言論觸怒宗教世界而遭受葡萄牙官方干預,憤而自我放逐於西班牙,與妻子琵拉爾居住在蘭薩羅特島。一九九五年出版《盲目》,並於同年獲得葡萄牙文學最高獎項「卡蒙斯文學獎」;一九九八年獲得諾貝爾文學獎,為當今全球最知名的葡萄牙作家。另有代表作《所有的名字》、《里斯本圍城史》、《投票記》、《大象的旅程》、《葡萄牙之旅》等著作。

  二○一○年六月十八日於西班牙蘭薩羅特島辭世,享壽八十七歲。

譯者簡介
 
彭玲嫻
 
  台大外文系畢業,英國諾丁罕大學英語研究,輔大翻譯學研究所肄業,曾任前新聞局《光華畫報雜誌》(今外交部《台灣光華雜誌》)英文編輯、《解讀時代》雜誌主筆,譯有《盲目》、《同名之人》、《凜冬將至》、《大地三部曲》、《黑鳥不哭》、《婚姻生活》等書。

 
 

目錄

投票記

推薦文 看見了,然後呢? 文│賀景濱
導讀 《投票記》白與黑的荒謬與悲劇 文│張淑英
 

詳細資料

  • ISBN:9786263530737
  • 叢書系列:大師名作坊
  • 規格:平裝 / 320頁 / 14.8 x 21 x 2 cm / 普通級 / 單色印刷 / 初版
  • 出版地:台灣
 

內容連載

困惑與驚愕的情緒從北到南橫掃整個國家,但嘲諷與鄙夷也同樣四處瀰漫。地方政府的選舉除了偶然遭壞天氣拖延外毫無異狀,投票結果也與常態相去不遠,正常投票的人數和打死不投票的人數與平時相當,廢票及空白票的數量都並不突出。過去,擁戴中央集權的思潮耀武揚威地吹噓首都的選舉風氣最為規矩純淨,足以作為國家其他地區的表率,這些地方政府深感受辱,如今對於那些只因自己居住於首都便自覺高人一等的先生們,他們可以狠狠打臉,並且大肆嘲笑一番。他們捲著雙唇說出上述那句有關先生們的話,字字流露鄙夷,這些話針對的不是那些在家中一直待到下午四點才忽然猶如接到無可抗拒的命令而衝出家門投票的民眾,而是針對太早張燈結綵慶祝的政府、宛如收割葡萄般對空白選票展開大肆操弄的政黨,以及原本在山頂鼓掌喝采,卻翻臉如翻書般幡然將人推下山谷,彷彿自己在這場災難的形成中並未扮演積極角色一般的報紙及其他媒體。
 
地方上的訕笑有其道理,但並沒有他們所自以為的那樣理直氣壯。政治騷動猶如尋找炸彈的火藥線在首都飛竄,在這騷動之下,有一股唯有在同儕間、密友間、政黨機器與政黨成員間以及政府與其自身間才可言說的不安蠢蠢欲動。重辦一次選舉會發生什麼事,人人都以刻意壓低的音量悄悄詢問這個問題,唯恐驚醒沉睡的巨龍。有人認為最佳方案是別拿長矛去刺向巨龍的胸膛,就讓事情保持原樣,讓右派政黨繼續掌握中央政府和市政廳,裝作什麼事也沒發生,就當是政府宣布首都進入了緊急狀態,一切的憲法保障都暫時中止,一段時間過後,待塵埃落定,整起不幸事件成為了不復記憶的過眼雲煙,再行籌辦新的選舉,展開精心策畫的、充滿嚴肅誓言與承諾的競選活動,不計一切代價防止被某位在這類事務方面素有名望的專家不客氣地稱之為政治社會怪象的局面再次出現,而不用太過擔心發生任何或輕或重的違法情節。

會員評鑑

5
1人評分
|
1則書評
|
立即評分
user-img
5.0
|
2024/03/15
在自由和平等掛帥的民主社會中,沒有明文條款反對這件事情,也沒看過任何一個國家對此祭出法律重責(除非這個國家原本就沒有票可以投)。它或許會被譴責沒有行使應然的公民權利,但人民擁有選票,本來就可以自由決定要選出哪一位公僕,所投出的票也和票匭中另一張平等:在此前提之下,你甘願忍受麻煩冒著大雨,在投票日當天打著傘,拿了身分證到投票所領票,只為了在最後投下一張空白票嗎?一個人或許還好,可以理解他不想要濫竽充數、都沒有喜歡的候選人,或者純粹就是心情不好,想做一次微小的反社會報復,但當整個區域有超過83%的人都投下了空白票,探討核心就不只是犯罪,而是人們最常說卻又輪廓模糊的詞彙:政治。

-

  閱讀喬賽.薩拉馬戈(José Saramago)的作品好比倒吃甘蔗,起初會因為連串、毫不停歇的寫作口吻而感到吃力,但當習慣了這種手法,便會對書頁中所述的情節以至於概念著迷不已。還記得陪阿瑋去燙頭髮,我坐在一旁看《盲目》(Ensaio sobre a cegueira),絲毫不覺得三、四個小時就這樣流逝,也驚訝於經典竟能同時保有可讀娛樂性和深邃概念。作為續集,《投票記》(Ensaio sobre a lucidez)的原文書名是「關於清晰的散文」,恰好與前作「關於失明的散文」形成對比。盲目的象徵很明顯,但民主與清晰的關聯卻顯得諷刺──怎麼樣才算是看得見,這不僅僅是生理上視網膜的映現,更關乎心理人們決定要看見什麼。

-

  《盲目》敘述人們遭逢一種怪疾,會如疾病那般將眼前全白的失明狀況傳染給下一個人,整個族群於是陷入了返祖的社會結構,陷入所有人對所有人的戰爭,從中有猜忌、掠奪和殘暴,但同時也能見到毫無怨言的犧牲。奇妙的是,這疾病並未無止境地蔓延,某天突然便毫無來由的痊癒,如它毫無理由的出現。四年之後,同樣地點舉辦選舉,如上述所言,大雨後的投票所開出70%的空白票,當局大為震驚,對於選票結果不信任,馬上發表聲明,數日後舉辦第二次選舉,結果天氣晴朗的第二次投票,空白票不降反升,來到83%,總理這次不只是震驚,更是震怒,直言選民破壞了民主價值的底蘊,開始試圖懲罰那些投下空白票的人民。
 
- 

  白成了一句髒話,人們用牛奶色來代替那個不能說出口的形容詞(貨真價實的白色恐怖),當誰問你投什麼票是必得要緘默。情治單位分析大量群眾言談的語句,卻無法分析出什麼確鑿鐵證,「我想這事總有一天 會發生的吧」,爪牙聽到破碎片語,試圖想讓它成為呈堂供證,「那樣的話,你不覺得比較自然的反應是嘆氣嗎」,當權者要將千萬群眾的反應套入單一模板,雞蛋裡撈骨頭,眼神裡網出謊言,人民若不符合政府的設想中的應然面貌,那便有鬼,成了上層要抓的倒楣鬼。
 

 
  特別的是,薩拉馬戈並未從底層角度去敘寫人民被刺探的苦楚,反而故事前段都圍繞在各種長官之間遊轉,宛若隱形鏡頭紀錄下他們會談中的各種轉圜:總理、國防部長、內政部長、文化部長……沒有名字,只有科層化頭銜彼此斡旋,他們焦頭爛額地想抓出事情原委,這麼大的事件不可能是巧合,絕對有什麼組織在背後運作云云。在荒謬到略顯幽默的討論之中,我們目睹到很罕見的一件事:這次似乎是群眾占了上風,猶如每次湯姆貓都抓不到的那隻傑利鼠,臉上都映著慧黠的笑,嘻嘻。
 
- 

  眾所皆知,群眾沒有面孔,數十萬心緒所編織出的集合體難以測量,沒有理論可以精準判斷群眾下一步會往哪裡走,但薩拉馬戈筆下這群投出空白票的群體卻完美到不真實:他們懂得用各種機巧語言搪塞、用測謊機反將情治人員一軍,彼此之間也絲毫不見各種對立衝突,甚至在政府決定封城徹逃的深夜,整座首都點亮了高官們即將駛離的道路,提燈、檯燈、聚光燈、手電筒、銅製油燈,「指出了道路,照亮了背棄者的逃生路線,好讓他們不致迷路,也不致走岔了路」。這個魔幻場景過份美好,也近乎明顯地把明亮的象徵搬上檯面,理想公民們用一種明亮且和平的方式,指向顢頇政府在黑暗中應該走離的道路。
 
- 

  或可把這超乎現實的公民群體作為薩拉馬戈的政治理型。身為共產黨的成員,他並不相信真正的民主能夠實現,表層說和平轉移政權、以群眾為主,但政權之間無可避免會有數以千計的黑市交換,階級利益會在檯面下角力,意識形態也可能左右籌碼,到最後,民主僅是裝腔作勢的一場秀,選票是散場時舞台飄下的廉價雪花。所以他假想了一個精明、溫和(封城時沒有任何暴力舉措)、沉穩(就連內政部長放下炸彈後的遊行也都毫無戾氣)到不可思議的群眾,一個現實世界或許再不可得的群眾狀態,去反襯,或者說一種希冀,公民與執政者可以不必上下交相賊,甚至公民可以站在比較高的台階上,替槍管插上一枝康乃馨。
 

 
「......向他說明投空白票的人之所以投空白票,並不是為了搞垮制度奪取權力,因為就算奪了權力,他們也不知道要拿權力來做什麼,這些人之所以投空白票,是因為他們的希望幻滅了,且找不出其他方法來清楚表達這幻滅是有多麼深沉……」(p95)
 

 
  敘述裡只能見到各種職稱,不見個人名姓,常有人說這是體系的詛咒,告訴你只要在換了個位置就會換了腦袋,升上當老闆絕對會變得黑心,選上高官必然會剝削下層,那麼當人從這些頭銜中解脫,賦歸回沒有權力的千萬面孔時,遺失的腦袋會不會重新接回來?他會不會重新想起來(甚至有些愚笨),覺得權力這東西到底可以拿來幹嘛?的確,利益交換之下的選票是最沒價值的一張廢紙,因為你沒辦法選出有價值的那個人選,選擇不落印章,反倒成了通往民主價值最近的途徑。
 

 
  空白票雖然是廢票,但它實際上一點也不廢。
 
- 

  如果前半部分還像是一場荒唐的黑色幽默電影,《投票記》的後半則是逼近人內在本核的偵探懸疑劇碼。在經歷連串風波後,政府高層收到信件,指出四年前有位醫生的妻子並未陷入盲目疾病,暗示她必然和空白票動員有所牽連,於是內政部長派出了三位警員負責調查四年前醫生妻子所照顧的一群人,試圖找出那本來就不存在的證據。
 
- 

  黨只需有個標靶,開槍之後再畫上個圈也算是射中目標,但當中的荒謬讓負責的大隊長愈發不安,任誰都知道這只是欲加之罪。書中並未實際探入大隊長的內心,去仔細描摹他的心緒轉折,但讀者可以從他日常舉措的各種遲疑,找到那善良的輪廓。尤其喜歡有段情節,大隊長跟蹤帶著狗散步的醫生妻子,想要告訴她當局已經有所動作,繼上次到她家偵詢過後,這是他們第二次對話。他們來到個公園,醫生妻子對大隊長的警告給予致謝,卻未顯得過份驚慌。她只是安撫那隻對大隊長嚎叫的狗,然後大方邀請對方到家裡來吃個午飯。
 
- 

  「妳確定嗎。確定什麼。確定要讓我坐上妳的餐桌。是的,我確定。妳不怕我會耍妳。看到你眼睛裡的那些淚水,不,我不怕。」

很簡單的場景,卻道盡了醫生妻子面對不實指控的沉穩,以及大隊長在應然與實然間的良心抉擇──相較於書中其他人都只有稱謂、沒有面孔,此時讀者卻可以清楚看見他們的名字,那是出生就能宣讀於口的美好和善良。
 
- 

  政治,是各種團體進行集體決策的一個過程,然以最寬鬆的定義而論,人在與其他人彼此斡旋、試探、協商裡,也都藏著名為政治的行為。誠然,身在他人生活圈之中,我們很難脫離一系列的算計與被算計,但縱使人生來就被政治包裹著,薩拉馬戈相信,我們內在應該有某些東西是與生俱來,無法被量化、利用或指控的、超出政治兩字能夠囊括的範疇。當醫生妻子最後在電話裡問大隊長,為什麼要如此幫忙時,大隊長是這麼回答的:

  「我們出生的那一刻就好像簽訂了某種終生協議,但是有一天我們會自問,是誰替我簽了這紙協議。」
 

 
  身而為人,我們有太多需要遵守的不成文合約,要孝順父母、要懂得環保、要對感情忠誠、要在周一早上起身上班……有些簽訂在前,有些在後,但大多時候都像個愚騃的客戶,人家叫我簽,我當然就簽了,明明看房貸合約時如此仔細精明,但對於生命本身因循的各種限制和呼籲,人們倒習以為常。當初到底是誰替我簽了協議呢?無神論的薩拉馬戈肯定會說,沒有上帝手把手的引領誰寫下字跡,從頭到尾,身而為人的都只有你自己,唯有意識到這紙需要負責的紙面,才會仔細閱讀上面的詞彙,而不是逕自拉到最下面點同意。
 

 
  《投票記》從政治角度切入,直指政府高官體系敗絮其中,各種欺瞞推託和踢皮球,但我喜歡的是,在諷諭之外,仍有一點稀微火光,告訴你公民有投空白票的自由、告訴你說,人可以撕破官僚俗世的工作合約,只為了遵守另一張有著更加美好願景的協議。
展開
 

特惠贈品

載入中...

最近瀏覽商品

 

相關活動

  • 【文學小說-華文創作】一部觀察微小但無所不在的「不對勁日常」圖鑑,直擊各種性別暴力下的案發現場
 

購物說明

若您具有法人身份為常態性且大量購書者,或有特殊作業需求,建議您可洽詢「企業採購」。 

退換貨說明 

會員所購買的商品均享有到貨十天的猶豫期(含例假日)。退回之商品必須於猶豫期內寄回。 

辦理退換貨時,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請注意保持商品本體、配件、贈品、保證書、原廠包裝及所有附隨文件或資料的完整性,切勿缺漏任何配件或損毀原廠外盒)。退回商品無法回復原狀者,恐將影響退貨權益或需負擔部分費用。 

訂購本商品前請務必詳閱商品退換貨原則 

  • 圓神暢銷展_領券
  • 野人聯合書展_領券
  • 遠流全書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