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書展
藝術評論的終結

藝術評論的終結

The Ends of Art Criticism

  • 定價:340
  • 優惠價:79268
  • 優惠期限:2024年04月09日止
  • 運送方式:
  • 臺灣與離島
  • 海外
  • 可配送點:台灣、蘭嶼、綠島、澎湖、金門、馬祖
  • 可取貨點:台灣、蘭嶼、綠島、澎湖、金門、馬祖
  • 台北、新北、基隆宅配快速到貨(除外地區)
載入中...
  • 分享

加購推薦

( 未選購加購品 )

明細
 

內容簡介

  藝評已死?
  當媒體充斥藝術市場消息與畫廊行銷廣告、
  當藝術明星不斷被製造與追捧,
  在重重華麗的煙幕彈中,
  藝術評論該何去何從?又該如何堅持核心價值精神?
  作者派翠西亞.畢克斯在《藝術評論的終結》中試圖對當代藝術評論現狀提出觀察與擔憂。
 
  當藝評不處於危機中,而是達成共識與妥協時,就是該擔心的時候了!策展人取代了藝評者、藝評或評論者沒有客觀的依據標準,現今藝評已失去它的定位,成為另一種形式的新聞、藝評的聲音被網路上的喧囂淹沒,不再被聽到了。
 
  派翠西亞.畢克斯擔任英國專業藝術雜誌《藝術月刊》編輯長達三十餘年,對於當前在藝術批判性寫作上的諸多問題與爭議,包括反思藝術的本質、反思藝術家與藝評家的關係、批判性論述的學院化,以及藝術史與藝術評論間的關係等議題,扣合當今藝術評論的現況、矛盾與困境,提出觀點明確而又發人省思的觀察與見解。
 
名人推薦
 
  派翠西亞.畢克斯寫道:「若藝術評論不被認為處於危機之中,甚至存在著共識,這時才真該令人擔心。」畢克斯對於當前普遍認為藝評家的功能是強加一種支配性的價值判斷的觀點提出了質疑。與此相反,她提出擲地有聲的異議。認知到無論是藝術還是評論都「正面臨被收編、被體制化與理論化而就此消失的風險」,她堅持獨立評論持續存在的迫切性。——巴瑞.夏柏斯基(Barry Schwabsky),藝評家,《國家》(The Nation)
 
  在本書中,派翠西亞.畢克斯不僅以強而有力的論述,指出藝術評論一路走來的重要性,更舉證說明當前藝評令人驚訝的活力。波特萊爾曾說過「為了為自身的存在提供正當性,評論本應有所偏私、充滿激情並具政治性。」,本書將進一步主張藝評本身即「有所偏私、充滿激情並具政治性。」——馬庫斯.費爾哈根(Marcus Verhagen,倫敦蘇富比藝術學院資深講師)
 

作者介紹

作者簡介
 
派翠西亞.畢克斯 Patricia Bickers
 
  為《藝術月刊》主編暨藝術月刊(Art Monthly)基金會總監。她曾任教於倫敦的西敏寺大學與聖馬丁藝術學院,並曾在包括倫敦金匠學院、格拉斯哥藝術學院與牛津大學羅斯金藝術學院在內的多家藝術機構擔任客座講師。畢克斯的文章散見於多本專書與展覽圖錄之中,她同時也主編了以藝術家訪談為主的《談論藝術》(Talking Art),這套專書的上下兩冊分別於2007年與2017年由《藝術月刊》與Ridinghouse共同出版。她於2008年為愛丁堡的水果市場藝廊(Fruitmarket Gallery)策劃了「印製傳奇:西部的神話」(Print the Legend: The Myth of the West)展覽,並為2005年於利物浦FACT新媒體藝術中心展出的「藝評人的選擇」(Critic’s Choice)一展的共同策展人。她曾擔任2001年透納獎(Turner Prize)與2009年北部藝術獎(Northern Art Prize)的評審,也負責為2012年白教堂藝廊的公開徵件展評選作品。畢克斯現為當代藝術學會(Contemporary Art Society)的顧問。
 
譯者簡介
 
高文萱
 
  中央大學藝術學研究所與倫敦大學學院(University College London)藝術史碩士,現為專職譯者。譯有《博物館策展人工作指南》(典藏藝術家庭出版)。
 

目錄

序/馬庫斯.費爾哈根
前言 
第一章藝術評論:危機?什麼危機?
第二章主觀判斷:論價值判斷
第三章相對性的理論:文化相對論及其質疑
第四章批判性距離,的迷思
第五章藝術評論是藝術嗎?請申論
第六章學術界的詛咒
第七章政治,別管了
第八章不存在終結的藝術評論
註釋
延伸閱讀
索引
致謝
 

前言
 
  本書刻意採用模稜兩可的標題,以帶有「終結」與「目標終點」雙重意義的end一詞,一方面指涉近來常常聽見的藝評已死或正邁向死亡的說法,同時也暗指藝評的各種可能目標與成果,而後者勾勒出一幅與前面說法完全不同的景象:藝術評論正蓬勃發展。作為一位因為工作所需,人生大半時間都花在閱讀、書寫、邀稿並編輯藝術評論的人,我感到自己有義務駁斥聲稱藝評正處於瀕死邊緣甚至已經死亡的說法。然而,這並不只是出自我對於一同共事的所有人事物所抱持的責任感,而是因為我對此深信不疑。
 
  為了說明我的觀點,我在文中大量借鑒我教授藝術學生的經驗以及發表在《藝術月刊》(Art Monthly)上的資料,《藝術月刊》是一本深具國際視野的英國期刊,我可以如此自信地斷言,是因為作為這本雜誌的撰稿人與編輯,我與這本雜誌已有超過三十年的合作關係;但在此同時,我也希望能藉此凸顯出從往至今,在辨認以及參與新興藝術概念的形成及傳播上,雜誌持續扮演的重要角色——這可以說是藝術評論的主要「終點」(目標)之一。我所引用的大多為最近發表的資料,因為沒有比如此大量與藝術相關的高品質寫作更能充分展現藝術評論始終不輟的活力與適切性。
 
  在此必須聲明:雖然因為行文脈絡的需要而必須交代某些歷史背景,但本書並不是一本藝術評論的歷史研究,而是聚焦於主題性討論,時不時針對議題進行強烈批判的作品。此外,所有關於藝術的寫作雖然都需要理論架構,尤其藝術書寫構成了製作及理解藝術的脈絡,然而,無論是《藝術月刊》或是《藝術評論的終結》,它們的內容都不以理論為導向。應用在藝術上的理論,也就是應用理論,在某種程度上取決於其所應對的藝術,或至少應該要如此。有時也跨足雕塑創作的美國畫家巴內特.紐曼(Barnett Newman,1905-1970)曾在第四屆國際木刻版畫藝術研討會(Fourth Annual Woodstock Art Conference,於1952年由美國美學協會與木刻版畫藝術家協會共同舉辦)上以這段話為許多藝術家發聲:「美學對我來說就好比鳥類學之於鳥」,雖然他並未說美學理論本身是「為了鳥」而存在,但他堅持,若不參考藝術家自身的價值觀就強將理論套用在藝術家的創作上,結果只會是自說自話的徒勞無功。這個要求的確再合理不過,但評論家也同樣可以理直氣壯的提問,那麼藝術家根據自身所聲稱的這些價值又取得了多大程度的成功。畢竟,更貼近藝術也是藝術評論的其中一項目標,而這與為了確保藝術史學者必須和藝術保持適當距離而訂定,如今卻受到質疑的「二十五年條款」正好背道而馳。
 
  藝術家從各式各樣的理論資源與學科中擷取靈感:美學、人類學、文化(包括大眾文化在內)、經濟、女性主義、歷史、政治、心理、性別、社會與環境等,有時體現在同一件作品中。自然,藝評家也必須相應地撒網朝向茫茫資訊大海,否則就可能冒著因為所採用的特定理論觀點並不適用特定作品的創作基礎,而不得不將之排除在討論之外的風險——當然,除非評論者就是想要提出蒼白無力的論點。舉個例子說明,已故的蘇珊.希勒(Susan Hiller,1940-2019)從她作為人類學學者的專業背景出發,同時深受她對於精神分析的興趣所影響,然而任何一位人類學者大概都能指證她所創作的毫無疑問是藝術,而非人類學作品,當然更不會是精神治療意義上的精神分析。同樣的,所有的評論者在談論希勒的作品時,也至少必須觸及這些面向,但過於專注這部分而摒棄其他所有可能的理解管道,對於藝術家及讀者來說都將是巨大的損失。另一個選擇則是學院專屬的理論正統性(Theoretical orthodoxy)。
 
  藝術創造出一個空間,讓人們得以在其中接觸到各種另類甚至彼此互斥的概念。馬克.包洛斯(Mark Boulos,1975-)以三聯幕呈現的三頻錄像作品《居無定所》(No Permanent Address ,2010)便是一例。為了創作這部作品,包洛斯花了三個月的時間與新人民軍(New People‘s Army)一起待在菲律賓的叢林之中。雖然沒人比他更能清楚意識到藝術可以達到的極限、自身以藝術家身分雜處在武裝人員中相對安全的處境,以及其隨後在千里之外的藝廊展出作品所引發的種種倫理問題與不平等,但也可以說藝術家是被放置在一個獨特的位置上測試這些限制並闡述這些矛盾。包洛斯在接受藝術史學者暨藝評家強納森.哈里斯(Jonathan Harris)的訪問時談到這個空間,或說「鴻溝」:
 
  我想要從女性主義、酷兒以及精神分析的觀點來探索愛。舉例來說,愛是酷兒政治的基礎。除了馬克思之外,共產政治的必要倫理可能是來自基督教或其他元素的某種什麼:愛與純愛(love and agape)。我一開始會對新人民軍產生興趣,是因為他們在菲律賓舉辦了第一場同性戀婚禮。愛可以彌合馬克思主義理論的鴻溝(a gap),在倫理上的鴻溝……馬克思主義、女性主義與基督教的共通點是愛。
 
  在此,包洛斯以英文的鴻溝(a gap)與希臘文的純愛(agape)玩了一個文字遊戲,暗示能夠彌合鴻溝的並非單純的愛而是純愛,也就是希臘基督教神學中最高形式的愛,因為它超越了自我。這是一個美好的想法,一個在原本希臘語境中的美學概念,但對包洛斯來說它也同時是個政治概念,可以說既能作為藝術也能作為藝術評論的典範,在承認差異的過程中矛盾地促成和解,甚至提供了消弭差異的解決之道。換句話說,一種被心理學家視為「認知失調」的狀態於藝術家來說卻是創作不可或缺的助力。按照史考特.費茲傑羅(F. Scott Fitzgerald)在與他1936年的小說《崩潰》(The Crack-Up)同名的短篇小說集導言中的說法,對於創造性才智的檢驗是要「在腦中同時抱持兩個對立的想法,而心智仍可如常運作。」藝評家必須有能力及意願在這個充滿挑戰的領域中反覆折衝。藝術家羅伯特.勞森伯格(Robert Rauschenberg,1925-2008)曾描述他的作品是在藝術與生活的「縫隙」之間活動,我們也可以說,藝評家一方面必須在藝術及其潛在觀眾的縫隙之間工作,同時卻也是觀眾的一分子。然而,頂著藝評家的身分,他們得以與藝術更密切地接觸,也通常有幸能深入一窺究竟。
 

詳細資料

  • ISBN:9786267031520
  • 叢書系列:Critique
  • 規格:平裝 / 184頁 / 14.8 x 21 x 1 cm / 普通級 / 單色印刷 / 初版
  • 出版地:台灣
 

內容連載

第一章 藝術評論:危機?什麼危機?
 
藝術評論常被描述為正處在(通常是末期的)「危機」之中。舉個例子,詹姆斯.艾爾金斯(James Elkins)在2003年出版了標題聳動的《藝評怎麼了?》(What Happened to Art Criticism?)一書,由宣稱以「出版具挑戰性有時甚或聳人聽聞的刊物」為目標的Prickly Paradigm Press出版社發行。如果這本書的標題還無法讓讀者意識到其論述方向,那麼開頭第一句話也足以讓我們毫無懸念:「藝術評論正處於全球性的危機之中。」在這本書出版之後,艾爾金斯旋即成為各大聚焦於藝術評論研討會與論壇所爭相邀請的講者,他在2010年12月於泰德不列顛(Tate Britain)向國際藝評人協會(International Association of Art Critics)發表年度演說,也經常在探討藝術評論處境的相關文章中被引用。因此,從他的文本切入討論或許不啻為是個好選擇,就從這第一句話開始。
 
將自西方藝術評論中感受到的危機推斷為一個「全球性」普遍危機的說法實在過於牽強;這樣一種以偏概全並以西方為中心的觀點似乎忽略了一個事實,無論是於歐洲內部或外部出現的後殖民主義與非西方觀點,或是來自包括少數族裔、黑人和 LGBTQI+等族群在內,以往被邊緣化而今終於大鳴大放的各種聲音,都為藝術與藝術評論注入全新的活力並帶來深刻的轉變。然而,對於艾爾金斯來說,這個藝術評論的「擴展場域」(expanded field,在此借用羅莎琳.克勞斯〔Rosalind Krauss〕談論雕塑時的著名說法),也是他認為藝術評論的「聲音」在如今人滿為患的評論場域中「已經變得非常微弱」的理由之一。然而,儘管藝評瀕臨死亡,評論仍舊被持續生產;但這只會使問題更為複雜棘手:「藝術評論,」根據艾爾金斯的觀察,「被巨量生產,也被巨量忽視。」

最近瀏覽商品

 

相關活動

  • 【繪本追星團】國際書展訪台創作者,推薦書5折起
 

購物說明

若您具有法人身份為常態性且大量購書者,或有特殊作業需求,建議您可洽詢「企業採購」。 

退換貨說明 

會員所購買的商品均享有到貨十天的猶豫期(含例假日)。退回之商品必須於猶豫期內寄回。 

辦理退換貨時,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請注意保持商品本體、配件、贈品、保證書、原廠包裝及所有附隨文件或資料的完整性,切勿缺漏任何配件或損毀原廠外盒)。退回商品無法回復原狀者,恐將影響退貨權益或需負擔部分費用。 

訂購本商品前請務必詳閱商品退換貨原則 

  • 參考書_滿額折百(2/19-2/26)
  • 知識書展
  • Smart智富暢銷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