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植物展
扭曲的翅膀

扭曲的翅膀

Twisted Wing

內容連載 頁數 2/4

魏勒斯開著一輛沒有標誌的警用車,走在一條鄉間小路上。經過一家店名叫「三隻野雉」的小酒館後,他開進一條短短的車道,車道兩旁都是成列的樹木,最後車子停在一棟孤立的房子前面。

「不錯嘛,」丹尼森打量一下赫可索家。

「鐵定貸到最高點,」魏勒斯說,「欸,這一回你一定要很小心喲。」

「我知道,我知道,」丹尼森應了兩聲,鑽出車去的時候,順便拉了拉身上的衣服。「最新的這一件命案,我絕口不提。」

「如果想在自然狀態下問他話,就絕對不可以提--」

赫可索家的前門出現人影,堵住了魏勒斯還想再講下去的嘴。他們聽見碎石車道上有車聲,出來察看。尼克的父親傑夫五十出頭,戴眼鏡留鬍子,身上的紅色套頭毛衣蓋不住小小的啤酒肚,仍是瀟灑的往前凸。他太太維樂麗比他年輕幾歲,金黃色的頭髮上了定型髮膠,一件緊身的牛仔褲秀得苗條的身材一覽無遺。但她手上扭著脖子上的金項鍊,神情顯得緊張。

「謝謝你們願意見我們,」丹尼森向他們自我介紹,魏勒斯留在他身後幾步--赫可索家的人可不怎麼歡迎他。

「我去叫尼克下來,」傑夫說道,回頭爬上樓梯。

維樂麗則是往廚房走去,要替他們泡咖啡。丹尼森趁機四下打量他們家客廳。客廳裡纖塵不染,整整齊齊,書架上的書全按字母順序排得好好的,每一本的書背都和書架的邊緣貼得嚴絲合縫,連壁爐裡的木柴都細心排列,爐裡不見一絲煤渣和煙灰。

壁爐上面有一張相片裱在相框裡面,是張沙龍照:維樂麗坐在一張漂亮的椅子裡,雙腿在腳踝處交叉,相當拘謹;傑夫和尼克站在她的兩側,傑夫一隻手搭在她的肩上,另一隻手搭在尼克肩上。尼克那時約十四歲吧,穿的是帥氣的校服,休閒外套的口袋上有金線繡的校徽和拉丁文校訓,衝著相機咧嘴微笑。丹尼森轉頭看到另一面牆上有一張小一點的相片,快照,六歲的尼克在沙灘上玩,黑色的鬈髮黏著沙子。

丹尼森和魏勒斯聽到樓上有人高聲說話,接著,樓梯傳來咚咚咚的腳步聲。尼克下來了,一臉不馴。相片裡的小男孩這時候已成翩翩青年,頎長,清瘦,一眼就看得出來相當精壯,而且臉蛋俊俏。丹尼森這下子知道何以寶拉和奧莉薇亞同都傾心於他了。

「你要幹嘛?」他衝著魏勒斯劈頭就問,「我們什麼事都跟你講過上千遍了,每一次講的都是一樣的事,你們卻偏偏一問再問。我不懂你們為什麼會以為,只要再多問一遍,我就會想起別的事來,會有不同的講法。」

「我們今天沒有要你把先前的說法再講一遍,」丹尼森安撫他,也向他伸出一隻手。「我叫麥修‧丹尼森,是這案子的精神鑑定顧問。」

尼克和他握手,略有戒心。

「就是你在照顧奧莉薇亞的嗎?」

「沒錯。」

維樂麗‧赫可索從廚房走了出來,用托盤捧來幾個咖啡杯和一把大大的法式咖啡壺。丹尼森看得出來,她一負責招待,馬上就會變得自在起來。她替他們送上牛奶和糖,幫他們倒咖啡。他們五個分別坐在沙發和安樂椅上,各自喝著咖啡,一時都沒吭聲。尼克顯得心神不寧,眼睛不停飄向丹尼森;這精神科醫生當下於是知道,尼克有問題想要問他。

幾分鐘後,尼克一口喝光他杯子裡的咖啡,忽然一骨碌站起來。

「好吧,到我房裡談,」他說,「你們就把咖啡端上來好了。」

維樂麗和傑夫互望一眼,顯然對自己忽然被晾在一旁不知如何是好。不過,尼克沒理會他們,逕自帶頭往他自己的房間走去。

標準的男生臥室,牆上是足球和電影海報,架上有運動獎盃,地板上盡是亂丟的衣服。尼克撈起地板上的T恤和短褲,扔進洗衣籃。
4上一頁 1 2 3 4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