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植物展
扭曲的翅膀

扭曲的翅膀

Twisted Wing

內容連載 頁數 4/4

他套上一件深藍色的連帽衫--正好搭配他的眼睛,之後才硬逼自己回過頭來,看向丹尼森。

「那只是好玩罷了。」他的聲音很低。「老實說,我一見到奧莉薇亞就有那樣的感覺,連自己也嚇到了。那感覺好可怕,竟然有人可以那樣打動你。我才十八歲,是剛進大學的新鮮人,還不想認真談感情,但我知道,我若真的去追奧莉薇亞,那就一定要是認真的。所以,我只是和她保持距離。而寶拉長得那麼艷,看起來又好像被我煞到了,那就吊她膀子看看吧。結果還很……很簡單就上手了。只是,她和我個性不合。她太自負,太挑剔,又太霸道。她們那些女生一個個看起來隨和又風趣,但是啊,一跟她們約會之後,不知道怎麼回事,突然間就開始找你麻煩了,譬如你在外面喝酒喝晚了,去看電影沒帶她們一起什麼的。所以,過了幾個禮拜後,我就想了:我這是在搞什麼鬼?又不是不知道自己真想跟誰在一起!所以我們兩個就分手囉--看你要不要說這樣就算分手啦,我們又沒真的在一起過--我也就名正言順去追奧莉薇亞了。」

「那奧莉薇亞知道你跟寶拉的事嗎?」

尼克臉色一沉。

「在亞曼妲‧蒙哥馬利跟她說之前,她完全不知道。」

丹尼森頭一歪:

「你想亞曼妲是故意要給你找麻煩的嗎?」

「她人都死了,我知道不該再講她壞話--但她那人真的很賤,不止寶拉這一件事而已,其他的事也是。像高佛里和羅伯就被她耍得團團轉,弄得兩人勢不兩立。劇場的事,她本來也可以幫席妮德一把的,結果她卻搞得席妮德覺得自己一無是處。她根本就是個一喜歡擺佈別人的勢利鬼。」

「聽起來,好像很多人都有理由討厭她,」丹尼森說,「那你想,是誰殺了她?」
他覺得尼克的臉色略微產生變化,整個人的姿態也都改變了。很細微的變化,但感覺很像被電流電了一下似的。不過,尼克馬上掩飾起來,臉色僵硬。

「等你來告訴我吧,」他做出回答。

丹尼森坐在桌前,手中的筆輕敲著光滑的桌面。與奧莉薇亞的第一次會談即將開始,他知道他一定要小心行事才行。奧莉薇亞還很脆弱,他可不能冒險害她又遁入原先一言不發的自閉狀態裡去。務必找出方法問出她知道什麼,但又不致引發別的心理創傷。

對講機響了,他一骨碌從椅子上站起來。一名醫護工陪著奧莉薇亞,一起坐在等候室裡。

「謝謝你,麥克,」他說,「等她要回D區時,我們會再通知你來接她。」

他朝助理點一下頭,就護領著奧莉薇亞走進他的診療室。

她的外表很不一樣,他略有一點吃驚。深褐色的頭髮梳成整整齊齊的一條法國辮,也幫她略塗了一點睫毛膏和腮紅,整個人的神態從容,甚至可說輕鬆。

「謝謝你,醫生,」丹尼森請她坐下,她道謝一聲。

她手臂上搭了一件外套,坐下時,將它掛在扶手上,然後兩腿交疊,雙手交握放在大腿上面。

「嗯,你還好嗎,奧莉薇亞?」

她鄭重點一下頭。

「我很好,謝謝你,你好嗎?」

「好啊,謝謝--」

他回答道,有一點意外,他的病人一般不會想到要問候他的。

他知道他最好別問她那一天晚上的事。那一晚被發現時,她全身沾滿好友的鮮血。她仍舊太敏感,太脆弱,他還是往回走比較穩當--先挖掘她以往在艾瑞爾學院的生活,讓她習慣他問話會問到多細微,這樣,等他真的問到夏日舞會那晚的事時才好辦事。他希望藉著這個過程,可以多多了解這一群學生--這群人裡面的女生,好像一個接一個被兇手挑中,成為下手的對象。這一群學生是被圈外的人給盯上了嗎?還是殺手就潛伏在他們當中?奧莉薇亞和這樣的虐待狂為友,卻絲毫看不出有個魔鬼就躲在那人的體內,這有可能嗎?

他決定從一些無關痛癢的事情開始問起。

「我們談談劍橋的事吧,奧莉薇亞。你喜歡劍橋哪一點?」

奧莉薇亞瞅著他看,眼裡寫著猜疑,好像覺得他存心要抓她的把柄。丹尼森也直視她的眼睛,表情始終一派輕鬆:閒聊罷了,打發一點時間嘛。

「學校很漂亮,」頓了一下之後,奧莉薇亞終於開口,「好多建築都很棒。」

這是小孩子的回答,顯然不是她心裡真正想的事。他再接再勵。

「對你一定是個很大的改變。你是在倫敦市區長大的。」

她聳一下肩。

「你的寢室是什麼樣子?」

「我的寢室?」她反問一遍。
4上一頁 1 2 3 4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