輕小說大展
凡尼亞舅舅

凡尼亞舅舅

內容連載 頁數 3/5
你剛講的,有關「人物真實性」這點,馬上讓我想起某英國劇作家的名言,「我知道契訶夫的三姊妹,老實說,比我理解我老媽的姊妹們還要多得多」。當然這是玩笑話,可又不全然是句玩笑話,也許有種誇示,經由這種誇示,卻一語道破了契訶夫作品化腐朽(日常瑣碎、婆媽經等等)為神奇的獨得之秘。
 
只是台灣劇場界前衛、後現代風盛行這麼多年,ㄧ時之間,恐怕還是不會輕易買「人物真實性」這種老掉牙的說法。
 
我也覺得,相對於莎翁典型的五幕劇或貝克特的二幕劇,契訶夫的四幕劇在結構上可以說完全吻合戲劇的某種起承轉合。第一幕由群戲展開,人物逐一登場,緩緩演繹出田園生活的日常,及因新人物的造訪而起的,種種變化;第二幕則藉由「雙人戲」的形式,進一步描繪人物的面貌形象,以及人物間的關係進展,他們每個人往往企圖藉此逃脫,已陷入半死狀態中的生活黑洞或厭倦感。第三幕的「轉」往往最為特別,一般熟知的高潮、衝突,或戲劇張力的拔昇,到了契訶夫手中,卻轉為人物的自我揭露(如《凡尼亞舅舅》中的凡尼亞對老教授,《三姊妹》中的老醫生、伊琳娜、瑪莎甚至安得列);然而,話都說白了,情緒也宣泄了,仍不足以改變現狀。到了第四幕的離別戲,來訪的人(或駐軍)離開了,生活又回到原先的作息,日子還是一樣得過下去。
 
但,四幕劇真正厲害之處,不在於情節,而是藉由寫景、寫物,寫節慶及生活中的各種聲音,展現出時代變遷中,一幅幅單獨屬於俄羅斯的風土,世事,及人情。
5上一頁 1 2 3 4 5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