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植物展
凡尼亞舅舅

凡尼亞舅舅

內容連載 頁數 5/5
只是,過去的讀者、創作者看重的是契訶夫的小說,而不是戲劇。或者說,即便他們在閱讀、製作演出契訶夫戲劇時,也是走著一條很明確的,中國抒情小說、戲曲的老路,即便在抒情語感、語境的認識上,也不免顯得單調,往往不自覺地太過感傷,太過哀聲嘆氣的詠嘆調起來。這當然是和契訶夫一再強調的「喜劇性」大大有隔的。
 
馬邁的本子,不單如你所說的「簡潔乾淨」,而且底層有種冷峻自制,在在和契訶夫隱藏得極好的那番銳利有所契合。契訶夫的劇中人既處在世事與人情的網絡裡,也卡在高貴與卑賤的拉扯之中;他們活脫脫是一群活在他人地獄或絕境中的男女,被迫放下所有希望,卻又不甘心、不死心地在對方身上,在每個不可能的地方,尋覓新的,哪怕是一絲絲愛的可能。
 
契訶夫的北國天空,偶而雲淡風輕、浮雲片片,其實埋伏著不穩定的氣流,一陣颯颯黃昏雨忽而掩面而來,瞬間風雨滿樓,人物的心情隨之起伏,宛如洗土耳其浴般冷熱交加。契訶夫劇場所以既饒詩情,又富散文性,一來一往,半搭不搭,正在於人物的語言與生活再也找不到那脫落已久的「榫」。契訶夫劇場既主情又主知,貌似寫實,在肉眼看不見的,複雜的神經欉底下,卻隱藏著俄羅斯心靈不為人知的朵朵繁花。
5上一頁 1 2 3 4 5 跳到